《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病痛中的恩典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去年此时,我和一位癌症病友暗自庆幸能活着过 2000 年。没想到现在嬴弱 如我仍被存留着,可以与你们一起进入 21 世纪;心中除了 神的满满恩典,我实 在不晓得能说什么。此外,没有我的家人及教会肢体的爱、支持、鼓励与代祷 ,更没有今天的我。如果说我有一点点的勇敢、有一些些的见证,那是因为有 你们;如同我一再说的,我虽未曾亲身经历『与 神同在』的独特经验,但从你 们身上及许许多多数不清的恩典,我就深深地相信 神对我的爱,是多么地长阔 高深。

  跨入千禧年,我这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在去年六月时,脑子里又被发现 了三颗肿瘤:两颗在前脑,十公分大的在后小脑。前后接受了两回合、共 15 次 的放射线治疗。犹记得第一次在接受完 10 次的疗程,回家后非常虚弱;眼睛不 能阅读,脑子无法承受音量的刺激。整天只能无助、无聊地躺在床上,面对不 可知的未来,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恐惧;尤其在躺了十几天后,仍不见起色 时,我心里的沮丧是可想而知的。以前住院总缠绕着苦毒和怨恨,今年虽少了 抱怨,却多了旁徨、无助和绝望。两手不能提、双肩不能挑的我,真的只能泪 眼模糊地看着这个活泼的世界,却不知哪儿是立足之地。

  大约三个月前,我的健康状况再次出现警讯:抽血检查的结果,肿瘤指数 竟高达 840,医生决定改试新的化疗药物。感谢 神,疗效不差;然而副作用可 就难挨了。我常会呕吐不止,甚至严重到需挂急诊打止吐针,巨大的疼痛更是 无时无刻地袭击我的身心灵!往常高剂量的止痛药,每六个小时一颗,便有不 错的果效;现在却撑不到两小时,就全身酸痛不止。医生只好无奈地换吗啡给 我,每四小时一颗。虽不是高剂量的吗啡,但只要想到居然已动用到了吗啡, 就会让我陷入深深的沮丧当中。

  我一再地求告神及主治大夫,我要的不是活得长久,而能在活着的时候, 过得有意义。我甚至向 神祷告说:「即使我只是一颗烂木头,也请让我在烂尽 之前,再焚烧、照亮世界一次,我真的不要就这样默默无言的死去。」

  过去三年来,我没有一个时刻忘记身上的病痛及死亡的威胁,即便在开怀 大笑时,我仍会想到我是个没有希望的人;再大的阳光,也赶不走我心底深处 最阴寒的那块禁地。我常常会落入一种深不可测的焦虑网罗中,担忧、害怕今 天做不完的事,明天不一定有机会完成;所以当精神、体力还可以勉强时,我 会舍不得休息、睡觉。也许我所做的事,在一般人眼中实在不值一提,但对可 能没有明天的我,就是无法罢手地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甚至夜半醒来时,也 会起床再做一点。听起来很傻吗?为一些毫不重要、毫不起眼的事,却是如此 地牵肠挂肚。

  我已是个被时间、体力与地域完全圈限了的人。从出门到回家,最好不要 超过四到五个小时,每天只能爬一点点的楼梯、走一些些的路,甚至不能兴奋 过度,否则体力就会过度透支;更是个没有梦、连明天都不知如何的人,遑论 计画未来?只能在『今天』的岁月里,努力地"拼凑″我的生命,握有多少图 片,就想办法在有限的空间上,拼出灿烂的花色来。

  这样与癌细胞为伍的日子,我实在也有些疲累了;尤其受不了任何一次的 病痛来袭,就得躺上好几天的虚弱,甚至连饭粒都吞咽不下,对生命灰心沮丧 的次数,也明显地加增许多。我多么想、多么盼也能和你们一样,可以自由自 在地走来走去,可以晒晒阳光,可以数数星点,可以去见见想看的人,可以自 己洗澡,可以有头发梳,可以……,多少的可以,日日夜夜在我心中回荡再回荡 ,但我可以吗?。

  虽然已经病得很委屈了,想到的依然是感谢 神,因为已有满满的恩典与祝 福裹着我,也因着有来自 神、家人及你们的爱与陪伴,我才能在一次又一次地 跌倒之后,仍有机会笑着爬起来。


编按:
  蔡美玲姊妹已于 2 月 25 日安息主怀,她的另一篇见证刊于五月号《宇宙光》,标题「美玲的故事」。美玲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家人信主,若您有感动,请为此事祷告,谢谢。

【延伸阅读】:
仙人掌
给沮丧的你
狂飙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