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不能因为没有过劳死,就不关心过劳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我们国家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当然会讨论劳工的各种问题。最近令我感到难过的是,很多人说台湾没有过劳死。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指不必过分的注意台湾劳工有没有过劳的事情。这实在是不合逻辑的,我们关心劳工过劳问题并不是因为过劳会致死。无论什么人过劳都会影响他的健康,也会影响他的家庭幸福,也可能因为他的过劳而对社会有负面的影响。

比方说,我们的卡车司机或者客运司机过劳的话,极有可能造成车祸。不仅他自己会受伤,也会使很多其他人受伤。我在义大利旅行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游览车司机开车以前要插入一张他自己的卡片,开了八小时以后他就不能再开了,必须换一位司机。很多到义大利去旅行的人都知道义大利的法律是不能让这一类司机过劳的,这不是因为过劳死的问题。

我们国家的确有过劳的问题,最奇怪的是,很多电子公司的工程师是过劳的。有很多公司有这种文化,那就是工程师必须每天晚上加班。他们的薪水的确是相当不错,可是晚上不能和家人吃晚饭,乃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很多小孩根本不认识爸爸。这种工作大概也不会引起过劳死的问题,但绝对是对那些工程师非常不利的,绝对对他们的健康有损,也对他们的家庭幸福有损,其结果也是对公司有损的。

值得检讨的是,为什么我们国家有这种现象?偶尔需要加班是可以谅解的,每天晚上要加班是不正常的。一个可能性是我们的工程师能力不足,必须勤以补拙,还有一个可能是公司用人太少。我认为是后者,因为我们的工程师绝对是相当有能力的。

我们正确的观念是,过劳对劳工有害,对社会也有负面的影响。但是这个问题似乎也不能完全靠法律和政治来解决,希望整个社会能够静下心来,冷静地面对这个问题,从而改善劳工过劳的现象。但是绝对不能因为台湾没有过劳死,而不关心这个问题。我们更应该知道劳工过劳是国家落后的现象。

【延伸阅读】:
      20171225漏网新闻
      「嘘!这是秘密!」目睹家庭暴力与世代复制
      人权的限制与性权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