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思想的芦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挂「性平教育」的头,卖「性解放」的肉――从《青春水漾》到春心荡漾!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久仰《青春水漾》的「大名」,在2015年9月终于有机会与友好一起观赏,实在「叹为观止」!一方面佩服编剧与导演的高明,能不知不觉把性解放的意识形态渗进整部影片,另一方面慨叹这样的影片竟能在台湾的校园中登堂入室,向中学生播放(亦有人尝试在小学推动这影片),令人错愕和难以置信!

  《青春水漾》是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下面简称「协会」)制作的「性教育影片」,协会也出版了《青春水漾导读手册》(2011)(下面简称《导读》)以协助老师使用这影片,这《导读》也为《青春水漾》的意识形态提供了说明。从协会的角度看,《青春水漾》提供的是「正向的、积极的……性教育」,也是他们「送给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大业的礼物。」(《导读》,页2、3)。然而事与愿违,这影片引发不少家长的负面反应,更被台湾的监察院严厉批评。[2]当然,《青春水漾》的支持者会认为批评者过于保守,然而我相信监察院的批评不单成立,更认为他们只集中在法例问题,其实忽略了更重要的要点,就是《青春水漾》其实是在向少年男女(而且特别针对少女)灌输性解放的意识形态。

《青春水漾》在提倡性解放吗?

  有些人会反驳,《青春水漾》没有「露点」,没有露骨的性行为描述,也没有鼓吹滥交,如何能说是在提倡性解放呢?其实只要细心看《青春水漾》和《导读》,已可看到不少端倪。协会也明白地说:「透过水流和指尖,体验愉悦和解放 泳池里的青春探索,余波荡漾……」(《导读》,页11),而观众也不难看到:水与泳池本来就是代表情欲,本片导演傅天余就说:「身体的欲望有如游泳池」(《导读》,页5),那所谓「余波荡漾」不就是「春心荡漾」吗?

  首先,性解放的根源是对性的不同了解,传统性伦理,起码肯定性行为应该在爱的关系中进行,[3]爱是性行为的先决条件,而性行为是爱的表达。因此,性行为被称为「做爱」。性解放意识形态则否定以上理解,认为性的本质是透过身体寻找「愉悦」、「舒服」和「爽」的感觉,不多也不少,就是这么简单!综观《青春水漾》,焦点从头到尾都放在女主角少女雅若如何去寻找令自己身体爽的「开关」,影片并没有交待男主角小康与雅若之间除了身体接触外,有甚么精神上甚或生活上的交流。所以当傅天余说《青春水漾》在提供「情感教育」时(《导读》,页4),我实在大惑不解。影片究竟在那里有处理「情感」呢?无处不在的却是「情欲」和「性快感」,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傅天余接着说:「性……是人类透过自己身体与另一个人互相取悦的方式。」(《导读》,页5)他一方面说「不准备提出任何口号或结论」(《导读》,页4),但另一方面却希望国高中生「建立一种正确的态度」――这就是「身体自觉……对身体、对欲望的自信」。(《导读》,页5)这样看来,《青春水漾》还是有其结论的,就是性的本质就是「身体性」的,而其目的是「愉悦」!当然,口号也不少:「敏感带」、「爽」和「舒服」。

  在协会推介的教学活动中,焦点也是放在身体的情欲上,如「活动3 身体密码」叫学生「用蓝色贴纸标记你∕你的敏感带。试着摸摸看自己的身体,什么方式及部位让你∕你最舒服?」(《导读》,页21)在「活动4 性的地图」中,协会批评「身心二分,远离我们的身体经验与感觉」的进路,并强调「身体愉悦的来源与方式十分多元……性其实可以很多元多样」(《导读》,页22)。而接着提到「取悦自己」的方式的确很多元:女性的「跳蛋、手机、手指、莲藕头……按摩棒、小黄瓜、奶油犬」,以及男性的「充气娃娃、保龄球瓶、用硬物摩擦」。(《导读》,页23)[4] 片尾曲《爱神》的歌词也说:「哪儿是快乐的入口 求求爱神告诉我……哎呦!累死了!要不要再来一次啊?」(《导读》,页29)

  毫无疑问,《青春水漾》在提倡性解放,而「多元」基本上是「甚么都行!」(Anything goes!)

由追寻「好爽」到性混乱

  有些人会质问:「追寻身体的愉悦有甚么问题?我们不是已指出传统性教育的『身心二分』的流弊吗?」当然,我们也反对「身心二分」,有些传统性教育只强调心灵,却贬低「身体经验与感觉」,我们也不以为然。但《青春水漾》所谈的性却好像只有身体感觉的向度,没有深刻的人际关系,没有心灵的交流。

  当然,更没有互相的委身,他们谈的顶多是「互相取悦」,但到后来连「互相」两个字也消失,只余下「取悦自己」――这样性行为的关系性也就取消了。我对此一点也不奇怪,若把焦点放在「愉悦」及「爽」上,一些人很快就发现,或许令我们更愉悦及爽的,不一定是另一个人,而是「莲藕头、小黄瓜」或「充气娃娃」!只有身体却没有心灵或关系的性,不正是颠倒过来的「身心二分」吗?其实着名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Rollo May)已指出西方性解放的一个问题,就是颠倒的「清教徒主义」,假若传统的清教徒主义是有爱无性的话,现代社会的颠倒清教徒主义却是「有性无爱」![5]

  没有了整全的爱的指引和约束,情欲本身就会如脱强野马,难以找到界线。若性就是要爽,那任何能令自己爽的性行为就是美好的性,任何性道德不单是多余的,更导致万恶之根――性压抑。因此,我们要铲除所有性道德。首先要除掉的当然是性节制的理念,在「活动1 青春对话中」,老师要问以下问题:「在亲密的身体互动中,例如……做爱……,如果一个女生都只能一直说『不要」,对她自己会有什么问题?」(《导读》,页13)当然,这是一个引导性问题,暗示性节制是有问题的。协会对贞洁似乎有种恐慌,好像年青人不进行性行为就大祸临头,当然这是毫无根据的。

  第二个要打破的是对同性恋的禁忌。《青春水漾》很清晰地提倡同性恋,协会的杨佳羚承认影片提到「女性友伴的身体探索与女同志情感的滋长」(《导读》,页8),这里指的当然是小蜜帮助雅若探索敏感带的情节。其实这情节已是非常大胆和「出位」,但她杨佳羚仍要投诉「片子中的主要亲密关系仍以异性恋为主轴……,没能够好好地呈现少女小蜜的情欲」!(《导读》,页9)[6]而不接受同性恋的立场被标签为「同性恋歧视或恐同症」。(《导读》,页18)当然,若只是求爽,何必理会令你爽者是同性还是异性?甚或近亲?可以如此改编《青春水漾》:当雅若问她妈妈敏感带的问题时,妈妈不单没有逃避问题,更亲自帮雅若摸遍全身,为她找寻敏感带!只是要爽,为何近亲不能担任令你爽者的角色呢?若性行为的本质是互相取悦,这不是很适合母女间(或父子、父女、母子间)进行的活动吗?!换言之,从性解放的性哲学看,乱伦的禁忌,与婚前性行为和同性恋的禁忌,都是没有基础的!

  第三,以上的逻辑也可应用到各式各样的性行为上。协会认为我们不能把性想像局限于插入性的异性恋性行为,而要认识多元的「性行为或性游戏」,这包括:「69、共浴、舔果酱、口交、肛交、3P、人兽交、多P」。(《导读》,页24)当然,他们没有明白说所有这些行为都没有问题,但从上文下理看,完全看不到他们对任何性行为有任何道德上的保留,当然这只是背后性哲学的延伸:只要能爽,甚么形式、与甚么人、多少人、甚么东西进行「性游戏」又有甚么相干?然而,在道德与法律上人兽交真的没有问题吗?肛交的风险又为何只字不提?这是负责任和面对事实的性教育吗?

  第四,爽的逻辑根本不能讲忠诚,这对婚姻和家庭制度会带来毁灭性的冲击。基本问题是,若性就是为了「爽」,那「不爽」时性行为不就失去意义吗?假若性只是为了愉悦,那当与妻子或丈夫做爱不那么爽时,还有理由要这样做吗?又或者你想像与另一些青春少艾上床会比与「黄脸婆」做爱更爽,那通奸不是变得合理吗?当然,妻子也可投诉丈夫不能满足她的性需要,所以她要在外面找「猛男」慰藉,不也是天经地义吗?事实上,推动性解放的人(如何春蕤)也明白地把这些涵义说出来。

改造少女成为豪爽女人――性解放的策略

  在人类历史中,女性一直是传统性道德的中流砥柱,也是性解放的主要障碍,所以要推动性解放,一定要改造女性的思想、感觉和价值观。但成年女人的性格往往难以改造,所以最「明智」的策略就是改造少女,让她们成为豪爽女人――这正正是何春蕤的主张,而她本来就是性平教育的鼻祖。在2011年6月5日的性权会募款餐会里何春蕤的发言题目是「回归身体 回归性」,她说:「在教育部推动多元性别教育事件上,……如果我们自己在这个议题的辩论过程中也极力撇清,划地自限,强调多元性别教育并不是鼓励多元性别认知,不是鼓励青少年发生性行为,不是引导青少年发展多元情欲,不是鼓励他们尝试建立多元家庭,那么,这个多元性别教育还剩下什么东西是值得我们费力去推动、去争战的?我今天还是要回到豪爽女人性解放的基本立场:……真正的关键在身体,在透过性的好奇所带动的探索和越轨,在短暂欢愉中领悟社会文化对个人长久以来的剥夺,在跨越羞耻和罪恶所设立的藩篱时体验解放的快感。」她强调:「下一代的孩子总是有机会从头开始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抵抗那些再度要把儿少锁入身体暗柜的团体,我们必须打儿少的性自由这一仗。」但她要改造的并非自己的儿女,而是别人的儿女啊!

  《青春水漾》对「好爽」的执迷反映的正正是何春蕤的《豪爽女人》所提倡的意识形态。[7]何春蕤就是台湾性革命的主将,她提倡把性和爱彻底脱钩,她接受「一个多元多音的情欲世界,……没有什么道德也没有什么底线的。不同的伴侣、异性同性、不同的关系、动物……什么都可以玩,都好玩。」[8] 何春蕤更着力美化、歌颂卖淫,高姿态说性工作就是好工作![9]她公然在网站倡导大家「快快乐乐去援交」。[10] 她曾在中央大学性/别研究室的「性解放」网页内,呈现人与斑马、猪、熊等人兽交的图片。

  她致力婚姻制度的彻底颠覆,如通奸合法化和第三者英雄化,因为「外遇是追求性解放的手段……已经在外遇中的男人女人以及俗称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实在是抗暴的义士先驱。」[11] 而且「你不只要做第三者,还应该同时……做不同人的第四者、第五者、第六者,更要培养自己的第二者、第三者、第四者。」[12] 她的性解放伴侣宁应斌(笔名卡维波)干脆否定变态与常态的分野,认为所有「性少数」都应平反,他们包括:「同性恋、双性恋、第三者 、滥交者、卖淫者或其他性工作者、豪放女、群交者、易装恋、变性恋、家人恋、跨代恋、物恋、动物恋、排泄恋、尸恋、SM、捆绑恋、窥视或观淫恋、露阴或展示恋、追求情欲满足的老人和青少年、爱滋病患、私生子……等等。(口交者、肛交者、裸体模特儿、受性侵害者、残障恋、婚前性行为、不伦的性幻想等,在保守的性文化中可能是性少数)」。[13]

  指导《青春水漾》的基本上是以上意识形态,但这影片的高明之处,是用较低调的方法,从少女的角度出发,去描绘一种性解放的性想像。假若一切都以男性视野出发,描述一个少男如何藉着泳池的水流获取性快感,又透过与女性身体的接触产生性兴奋,并最后与女生上床,上床之后不是关注与女生的关系,只是感激女生让他知道他身体的「开关」何在,如何能够很舒服、很爽……这样的《青春水漾》肯定会给人「很色」的感觉,俨然是另一套把女性身体物化和看作性玩物的A片。然而从女生的角度叙事,这种感觉就大大淡化。

  但究竟这种叙事有多少现实性呢?有多少少女真的会藉着泳池的水流获取性快感,并因着与男性身体的接触就产生性兴奋,并且当男生说:「时间还早,不如一起睡吧?」就马上钻进被窝与男生睡?又有多少女生在与男生上床之前和之后,不是关注与男生的关系,反而只是聚焦于自己身体的感觉呢?其实「开关」这种词汇把身体说成机器一般,但性真的只是机械性的反应吗?性行为中能否感到舒服和很爽,只要找到「敏感带」就有保证?如此把性完全抽离于人际关系,这不单是非人性化(depersonalization),更未必与女性的性情和真正需要吻合。我有点怀疑,这种种对女性的描述有多符合现实,抑或都只是男性对女性性爱的投射?

  这些描述虽然可能不太现实,但青春期的性想像还是很受媒体和文化影响的,台湾过往几十年来,女性的性解放正迎头赶上,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台湾年轻女性的性开放程度令人咋舌。20岁男学生曾经性交的比率,从1979年的29.3%逐渐成长为2007年的40.3%。而女性婚前性行为的比率,从1979年的5.3%攀升到2007年的35.7%,30年来增幅达7倍!负责研究的学者晏涵文指出,台湾年轻女性从「玉女」成为「欲女」。[14]不少案例也印证这种改变,如2012年一少女Rainfull与十八男生在列车举行集体性派对,[15]2010年一名叫「茜茜」的19岁女学生在其部落格上载露点自拍照,并表明要「百人斩」(至少和100人发生性关系),大批男网民争相表示要「协助」她完成心愿。除了自称与19至44岁的男人上过床,她在文中大胆描述3P、角色扮演等,其中一篇写道:「I am a Bitch......Just Wanna Fxxk」(原文粗言,以x代替),又说「我是卑贱的,我是淫荡的」。[16]亦有年青女生在捷运公然为男生口交的案例。

  《青春水漾》这种性媒体只会进一步扭曲少女的性想像,把她们塑造为豪爽女人。但这种发展到最后只会对她们带来伤害,是火上加油。例如杨佳羚嘲笑传统性教育强调「『小妈妈的天空』的悲惨世界」(《导读》,页7),但性解放的一个恶果的确是愈来愈多的小妈妈,我自己就亲耳听过她们的故事――而「悲惨世界」的确是存在的。(其实不难想像雅若之后继续追逐身体之爽,不久就会怀孕,届时就要面对堕胎与小妈妈的悲惨抉择。)悲哀的是,性解放派可以肆无忌惮去「放火」,但往往「被火烧伤」和付出代价去「救火」的却是少男、少女和他们的家长。《青春水漾》的性解放意识形态不断鼓励同学「探索」身体情欲,却对罔顾可能有的后果,如此的性教育是不负责任的。如监察院所言,也有违法的嫌疑。

语言迷阵中的性解放

  提倡性解放的人很懂得包装,他们使用很多动听的语言去掩饰性解放的意识形态,若读者不察就很易堕进他们的语言迷阵,忘记了性解放的不良后果。例如,协会的萧昭君说《青春水漾》提供的是「正向的、积极的……性教育,而不是负面的、避讳的、恐吓的……洗脑……。让学生有机会积极正向看待自己的存在,自尊自信地发展跟别人、社会的正向互动关系。」(《导读》,页2)其实后者提到的东西,是每个教育工作者都能认同的,提倡性节制教育者也不会否定我们「应该……肯定青少年发展过程中对于身体与性的求知」(《导读》,页2),但这不代表我们应该提倡性解放。提倡性节制者同样希望学生「积极正向看待自己的存在」――但我们并非纯动物性的存在,而是身心灵结合、有良知和自由意志的存在,所以我们要告诉同学,他们的身体很重要,但他们的存在不能消解为身体的欲望,性也不能化约为愉悦与爽的感觉。他们要好好运用自由意志,去选择最能全面发展人性和对他人尊重的性行为模式,这是性节制而不是性解放。

  因此,性节制并非负面的,而是源自对人性的全面尊重与肯定(包括精神性);反而是性解放把人贬为单纯动物性或情欲主导的存在,这其实是贬抑人性的「身体还原论」。性节制教育也不必避讳,可坦诚地与同学讨论性问题,但这不代表要采纳性解放的立场。至于「恐吓」指的是写实的「堕胎影片」(《导读》,页7),但为何不让同学充分明白事实才做抉择呢?归根究柢,性解放派把所有对性的规限都说成是「负面」的,这并不合理,难道提倡「食」节制者(如不吃junk food、鱼翅等)也是「负面」吗?说到底,「正面」性教育就是要去道德化和 取消所有规限,这其实是性混乱,会带来个人与社会不少伤害,如何能说是「正面」呢?[17]

结语:与「性别平等」何干?

  《青春水漾》是一个推动「性别平等教育」的组织制作的,一方面是性教育教材,另一方面也是性别平等教育的影片,但这究竟与性别平等有何关系?我们大可提倡平等对待和尊重男性与女性(甚或不同性倾向人士),但这不代表我们应向中小学生灌输性解放的意识形态。现在不少人把性平教育与性解放等同,并认为性平教育与传统性教育水火不容,一个近期的新闻报道就反映这种趋势。[18]按这报道,台湾女人连线秘书长蔡宛芬说,「国高中性教育教材应正视青少年情欲发展,若担心未婚怀孕应加强『安全性行为』教育」,这与《青春水漾》如出一辙。报道也单方面引述很多对传统性教育教材的批评,却完全没有平衡的意见。这些都只是反映一种偏狭的意识形态,并没有甚么稳固的学术甚础,更没有广大台湾家长和老师的支持。当台湾女人连线理事长黄淑英说「健康教育应回归科学与医学专业」时,我是非常赞成的,但问题正正是,今天很多所谓性别教育,其实只是一种意识形能,并不是植根于「科学与医学专业」,更加不是「健康教育」,例如一面倒美化同性性行为,却完全忽略它产生的健康风险。

  我在另一篇文章指出,这是台湾的同运和性解放派多年来的努力成果,先把「两性平等」改为「性别平等」,然后建构一种「多元性别」的伪学术理论,把所有东西都变成「性别」,然后再把「平等」理解为「甚么都行」,这就把「性平教育」改造为「性解放洗脑」。[19]这实在是挂「性平教育」的头,卖「性解放」的肉!但这一切建基的是一个极端、非常争议性且没有充足理据支持的「多元性别论」,我会在另一篇文章作出更详细批评。

  假若「性平教育」真的被改造为「性解放洗脑」,这并非台湾之福,也会侵害家长的教育权和学生的受教权。盼望更多家长、老师和市民对性平教育的课纲积极提出意见,守护台湾社会和下一代的幸福。●


[1] 本文可在我的face book page和blog找到。

[2] 〈纠正案字号103内正0011〉,《监察院全球资讯网》,纠正案文可在这网页下载:http://www.cy.gov.tw/sp.asp?xdurl=./CyBsBox/CyBsR1.asp&ctNode=910。
纠正案提及:「『青春水漾-Shall We Swim』影片,版权由内政部与该协会共享,内容教导探索性敏感带、性高潮及进行性行为,影片出现『女对女探索身体』、『女明示男探索身体』及『男女生发生性行为』等画面,如对未满18岁学生播放或教导,可能触犯禁止引诱儿童及少年为性交或猥亵行为之规定,学生如依该影片对未满16岁者为性交或猥亵行为,将成立妨害性自主罪及性侵害犯罪,该影片对于可能触法情事却无片语只字提及,且该影片以影像及对白为强烈性暗示,依法应列为限制级,至少应列为辅导级;该影片企划书却明载以国高中生为主要对话对象,内政部对该影片之审查不仅流于形式,而且未依法审查分级即同意发行公播版,致使该影片对许多国小、国中及高中学生播放,因而引起家长诸多恐慌及反弹,核有重大违失」,因而谴责内政部未尽审查和分级之责;台北市政府亦有虚报的嫌疑:「惟该府嗣后辩称:上开统计表因学校填报人员认知差异仓促回报,故数据与事实不符……该市国小仅2校播放该影片约1分钟广告片段,国中仅1校由播放约2分钟片段,部分学校由讲师片段播放该影片作为家长亲职教育及教师增能研习之教材,重新调查情形详如附表五等语。然而,经本院调查,台北市成功高中、志仁高中、忠孝国中及金陵女中等400位中学生曾参加该影片首映会,并有明伦高中高二两个班级学生看过影片,与附表五所列数据显不相同,所辩系卸责之词,并无足采。」

[3] 有些人对这里的爱理解得比较严格,认为真正的爱应是一种义无反顾的委身,所以性、爱与婚姻(委身的实现)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另一些人认为「爱」只需要一种关系和感情,不一定需要婚盟的委身。这两者的区别本文不会讨论,只集中于这类立场与性解放的重大区别,因为性解放认为性行为与爱(无论如何理解)根本没有关系。

[4] 当然对一般男性而然,这里列出的「充气娃娃」容易理解,但「保龄球瓶、用硬物摩擦」则有点费解,或许这是指喜爱把东西插进自己肛门的男性吧?

[5] 参冯川主编,《罗洛.梅文集》,中国言实出版社,1996,页41-55,73-88,109-113。这是译自Rollo May, Love and Will. 我认为他或许对传统的清教徒主义有些误解,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6] 一个学生活动就是「改写剧本」,请同学「做不同的剧本改写,让小蜜与雅若有不同的感情发展。」(《导读》,页19)

[7] 何春蕤,《豪爽女人:女性主义与性解放》,台北:皇冠,1994。

[8] 何春蕤,〈女性情欲不要「政治正确」〉,载何春蕤主编,《呼唤台湾新女性――《豪爽女人》谁不爽?》,台北:元尊文化,1997,页389。

[9] 何春蕤,〈性工作,好工作〉,《明报》,2001年2月13日。

[10] 〈两性专家何春蕤挨告〉,《中时晚报》,2003年6月23日。

[11] 何春蕤,《豪爽女人:女性主义与性解放》,页109。

[12] 同上,页112。

[13] 卡维波,〈一场性革命正在发生〉,载《呼唤台湾新女性》,页354。

[14] 〈台女婚前性行为激增7倍 性开放度30年大跃进〉,《文汇报》,2011年5月30日。

[15] 〈台19男女搞性爱列车派对〉,《爽报》,2012年2月28日,页V24。

[16] 〈性爱网志震动台湾 19岁女生要与百人上床〉,《 苹果日报》,2010年4月22日,页A26。

[17] 其实协会对性节制教育有不少误解,例如把美国说成是「『只教禁欲』的国家」(《导读》,页10)。当然,美国的情况很复杂,但多年来的主流都是综合和自由派的性教育,在小布殊当总统的年代,他的确增加了abstinence education的拨款,但这不代表全美国教育系统都推动这种性教育。事实上,在美国不少州和市,在那年代推行的依然是自由派的性教育。何况现在是奥巴马的年代,政府更加不会支持abstinence education。

[18] 〈这是我们的教科书吗 女立委痛批 守贞值得敬佩 婚前有性易阳痿? 〉,《中国时报》,2015年8月26日。

[19] 〈「性别平等教育」如何被骑劫?――从高雄市教育部事件谈起〉,也收于本特刊。

◎作者为浸会大学宗哲系系主任,个人网页http://kwankaiman.blogspot.tw/

about 【会思想的芦苇】专栏主要写手:张大虹

【延伸阅读】:
      处在大患难中的秘诀
      左派的「怨恨」逻辑
      基督徒应当关心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