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人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光和愛──訪高榮台南分院王志龍院長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帝,我知道你是一個神,但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的神。我跟佛祖、跟乾媽,已經對話十多年了,現在我想跟你對話。」

初生之犢

第一次禱告的時候,王志龍院長是高三生,是虔誠的佛教徒,是觀世音菩薩的乾兒子。當時同學向他傳福音,和他辯論聖經,最後建議他自己向上帝禱告,直接與耶穌對話。於是在家中佛堂後方的小房間,王院長輕聲地做了這個禱告;他感覺到有人在聽,並且有一股能量環繞著他,是穿透眼簾的大光,是超越想像的愛,是拜佛的時候未曾有過的感受。

隔天,王院長向同學借聖經,而這位熱心的同學就向媽媽借錢,買了聖經給他,並告訴他從約翰福音開始讀。他打開第一章,一邊讀,就一邊流淚:「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裏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約翰福音一章1-4節)阿密陀佛的「佛」,梵文就是光,原來他早晚拜佛所追求的光和道就在這裡,原來所有的答案都在聖經上面了。

「我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信耶穌的呢?」王院長形容自己像是「被這光所點著,被這愛所摸著了」,自從第一次禱告,他就切慕上帝的聲音,自從第一次讀聖經,他就渴求上帝的話語。他非常喜愛到教會去,除了禮拜天的主日禮拜,周間也參加高雄高中的團契聚會。儘管有時候仍聽不懂牧師的講道,但是坐在弟兄姐妹當中,總有一種言詞無以形容,「滿有榮光的大喜樂」。

可是,這份喜樂非但於家人沒有共鳴,在佛教界有地位的父親更是嚴厲抵擋。後來王院長毅然接受了洗禮,家庭的爭戰也如預期而至。父母責罵他背叛了全家虔誠敬奉的神佛,他幾次下跪,在雨夜中被趕出家門,也曾被鞭打得遍體麟傷。「那時候有人說,你暫時不要參加教會,回去也不要做那麼熱心的佛教徒,等到父母改變心意了再來信。」但是有主做堅固的磐石,他如今可以說:「感謝主,是主的恩典讓我能夠走了過來」。

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當信主耶穌,你和你們一家都必得救」,這個經句是讓王院長矢志不移的後盾,因為假若放棄,他的父母就不會信主,就沒有得救的機會了。儘管受逼迫,他仍感受得到父母的愛;在雨夜的隔天拉他回家,口裡責罵他傻,其實是擔心兒子受凍。儘管受逼迫,他更經歷上帝的保守與懷抱;被鞭打後疼痛難眠的夜晚,有一股力量帶領他說方言、唱靈歌,使他充滿喜樂,不覺孤單。

一主一靈,一信一洗

困境使王院長緊緊抓住上帝,「在這當中我的信心被堅固,知道祂是又真又活的上帝,我今日的受苦不是沒有盼望。」大學考進國防醫學院之後,他北上求學,減少了與家人起衝突的機會,也可以更自由地追求信仰。

他對上帝的家充滿了好奇與羨慕,參加國防團契之外,也到處接觸不同傳統的教會。他在聚會所受到深刻的聖經造就,也在錫安堂經驗內在醫治與聖靈充滿。「我所要的不只是上帝的祝福,而是要上帝自己;不只是要神蹟奇事,而是要行神蹟奇事的上帝。」因為只要「上帝自己」,在吸收不同教派理念的時候,可以安穩地抓住核心真理,不容易搖擺迷惑;因為只要「上帝自己」,可以追求真正的主,而不誤將某一教派、某一個人、某一教會甚或某一棟建築物當作是主。

然而,在追尋的過程中,王院長也曾遇過絆腳的稗子。「我也受傷了,覺得我一直大力支持的屬靈領袖怎麼會出錯,覺得灰心不想待在教會……後來明白,屬靈領袖不能代表上帝,他其實也是普通人,我們可以反過頭來安慰他;對於其他受傷的弟兄姐妹,也要把他們拉回來。」上帝的愛和憐憫住在他身上,那愛就是光,光照他,帶領他,衝破生命中一切的黑暗。

願你的國降臨

至於醫療仕途,他說「去哪裡工作都是上帝的帶領」。大學畢業後,從入伍到醫療服務,從行政職位到一年多前接任院長,一步一步,他都看出上帝的預備和訓練。「上帝要我們馴良像鴿子,靈巧像蛇,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裡,我們要以僕人的樣式來領導,做眾人的僕人。」在職場上,不用宗教理念壓迫人,而是盡量提供福音的出口,製造機會傳講上帝的愛。

王院長認為「其實愛,就是幫助一個人發揮最大的成就。」他希望不把自己看得過高,盡可能隱身團隊並聽取意見。為了更廣泛了解病人的想法,他會到醫院餐廳與病患、家屬用餐,有機會就解答他們的問題。偶爾有家屬開玩笑說:「你服務這麼好,我要告訴你們院長。」他就幽默地答:「不用啦,我們院長很忙,不要去麻煩他了。」

另一個領導理念則是「一起學習,一起成長」,因為「我們誰也少不了誰,今天我能做一個稱職的院長,是因為同仁成長了,所以我也成長了。」在不斷學習、觀摩其他醫院長處的同時,他也深知道上帝才是引領醫院方向的舵手,上帝才是磨塑組織文化的陶匠。當更高的職位代表著更大的責任,上帝就成為他決策時的智慧,承擔責任時的倚靠。「只要求主來做主。主是這個國家的總統、行政院長,也是這個醫院的院長。」

不可能的結髮

職位越高,就越需要代禱夥伴,論到此,王院長直率地說妻子就是他最可靠的屬靈同伴。和陳敏慧醫師相識之初,他們的家庭背景甚異,專業體系也不同,看起來不太可能走到一處。「我當時提出了七個不太可能」,但是當他們把不可能擺在禱告裡面,凡是出於上帝的,一切最終都成了可能,彼此也有了相屬的完美印證。

結婚多年,在他人眼中卻恩愛似新婚。王院長大方透露他的秘訣:「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這句話的原文是現在式,表示我們什麼時候回到基督裡,什麼時候就是新造的。所以我每天早上醒來都看到:『喔!有一個新娘子在身邊!』」或許聽來像是打趣,卻也見證了活出上帝話語的福氣。

寧願有耶穌

除了職場上的幫助,上帝也透過妻子,讓王院長的父母對基督教改觀,得著喜樂的心,最後也都成為主內永不分離的家人。「所以說,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和帶領」,年過半百,到了收割成就的人生階段,「按我們現在的表現,很多人提議要幫我推薦到某某位置,但是主若問我:『你選擇什麼?』我說:『主啊,你是我唯一的選擇。』」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世界榮華、富貴、聲望。」這是王院長愛唱的古典聖詩《寧願有耶穌》。在跟隨上帝走過了曠野與種種困境之後,他仍然渴望與耶穌再更靠近一點。「因為沒有什麼比耶穌的愛更能滿足人心,沒有什麼比祂溫暖的光更能安慰人的靈魂。」


圖片提供/123RF

本專欄與路加傳道會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如你所願
      你累了嗎?
      用文字更深地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