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答問》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難免心懷不平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聖經:詩篇七十三篇1-28節

詩篇七十三篇第3節的『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其實,是【忌妒】別人的好日子。不可諱言的,在過去的幾年當中,在我們身旁,有發生了一些事情;有人就覺得自己很委屈,似乎一無所有。再怎麼敬虔,再怎麼保持自己的純潔;身旁的惡人似乎不但毫無生病痛苦,卻也凡事順利;更令人生氣的,似乎他們都心想事成,而信靠上帝的信徒卻一個一個的生 病,去世,遭受苦難與折磨。讓人懷疑上帝是公義且慈愛的對待我們的嗎?聖經是鏡子,指出我們的錯誤;聖經同時也是路上的光,必教導我們如何歸正我們的心態與提升眼界與上帝同。

一、詩篇73:1-16【惡人與愚人享福讓人心懷不平】

在一年的開始,想了許久,要用什麼經節來與大家分享,讓我們能用感恩的心來面對去年,用依靠上帝的心來走入今年。這段經節,是去年在每日靈修中,讓我最刻骨銘心的一段經文;也是提醒我,要常常回到【聖所】來面見我的神。

聖經所談到詩人,也是信靠上帝的人,他的心境的改變。是他個人的經驗,卻也是普世所有基督徒都會面臨的掙扎與考驗。我們都相信,公義的上帝統管世界每一個角落;世界上的每一件事情祂都知道。上帝透過聖經要求我們要遵守祂的誡命,甚至嚴格過一般的道德與法律的規範;我們也願意去遵行;可是,為何就如聖經所寫的『惡人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因為我終日遭災難,每早晨受懲治。』惡人不受苦也不遭難,讓我們幾乎要放棄當好信徒。

二、詩篇73:17-24【進了聖所就修正了我們的眼界】

其實,心懷不平,表面是忌妒,內心是羨慕;我們渴求富足安樂的阿!等我們來到禮拜堂,進入聖所,伏在永恆上帝的面前;突然,發現我們其實是一樣軟弱貪愛世界享樂的人,比起惡人,我們只是外表沒行惡,其實內心是跟他們完全一樣。

當我們讀到聖經,指出惡人的結局是永恆的滅亡,是被上帝所丟棄的一群;因為,在活的時候,他們丟棄了上帝藐視上帝。這個時候我們的心突然發亮,我們的心與眼睛就被上帝糾正了。

我們的眼不再羨慕惡人的富足與平順,我們的心不再自憐的埋怨上帝。我們不再因放棄尋找可解決困境的辦法而掉落於失望之谷,我們開始膝跪下,眼望上,懇求上帝施恩憐憫與引導。

結論:詩篇73:25-28【肉體漸衰退,神是我的力量與福份】

就如22節所描述的,聖靈光照我們的自憐與不平,讓我們覺得自己『像畜牲一樣的愚昧無知,心裡發酸, 肺腑被刺』。所以,我們必須常常到主面前(常讀經禱告聚會禮拜),就能得糾正。就如常唱的詩歌內容一樣『雖然我的肉體和我的心靈漸漸地衰退,但是上帝是我永遠的力量與永遠的福份』。

世界上的不公不義情形,仍然會繼續發生下去。自從上帝給我們看到那一定會來臨的最後審判,看到惡人的結局是那麼的悲慘之後,我們的心就不再自憐也不再羨慕他們的富足與安樂。

在一年的開始,讓我們用這首詩歌來回應上帝的呼召!主,您是我的福分與滿足,除你以外,我別無羨慕也不會心懷不平。

●詩篇七十三篇●

1 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
2 至於我,我的腳幾乎失閃;我的腳險些滑跌。
3 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
4 他們死的時候沒有疼痛;他們的力氣卻也壯實。
5 他們不像別人受苦,也不像別人遭災。
6 所以,驕傲如鏈子戴在他們的項上;強暴像衣裳遮住他們的身體。
7 他們的眼睛因體胖而凸出;他們所得的,過於心裡所想的。
8 他們譏笑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他們說話自高。
9 他們的口褻瀆上天;他們的舌毀謗全地。
10 所以神的民歸到這裡,喝盡了滿杯的苦水。
11 他們說:神怎能曉得?至高者豈有知識呢?
12 看哪,這就是惡人;他們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
13 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
14 因為,我終日遭災難;每早晨受懲治。
15 我若說,我要這樣講,這就是以奸詐待你的眾子。
16 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
17 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
18 你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
19 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
20 人睡醒了,怎樣看夢;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樣輕看他們的影像。
21 因而,我心裡發酸,肺腑被刺。
22 我這樣愚昧無知,在你面前如畜類一般。
23 然而,我常與你同在;你攙著我的右手。
24 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以後必接我到榮耀裡。
25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26 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
27 遠離你的,必要死亡;凡離棄你行邪淫的,你都滅絕了。
28 但我親近神是與我有益;我以主耶和華為我的避難所,好叫我述說你一切的作為。

【延伸閱讀】:
      知道如何處卑賤與豐富
      天災就是上帝的懲罰?
      上帝有沒有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