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答問》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你喜歡預測總冠軍嗎?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湖人隊四比零被小牛橫掃以後,之後另一支冠軍熱門隊波士頓也在延長賽輸給邁阿密熱火,三比一落後,前途不妙。於是,西區小牛跟東區熱火成了冠軍大熱門,當然,東區芝加哥公牛若在年度MVP羅斯帶領下繼喬丹之後殺進總冠軍也是眾望所歸,西區如果老八灰熊爆冷挺進冠軍賽更是爆炸話題,所以今年NBA季後賽真是好看。

預測職業運動總冠軍,向來是球迷有興趣的事,國外因為有彩券,更有很多預測專家,就算不為了賭錢,只為「證明自己的眼光」,球迷還是很喜歡預測總冠軍,反正又不必負責,也不必給錢,而且這種預測未來的事本來就很迷人,投資股票跟房地產也是一種預測未來所以迷人的事。職業運動正好提供了一個成本最低的絕佳機會,讓球迷評估自己觀察事物的準確度。但是預測未來有一個重點,就是你必須說出「預測的理由」。

以NBA為例(因為我比較熟),三十幾支球隊開打以前,人人都想拿總冠軍,球迷更瘋狂投入,你想預測誰拿冠軍都可以,因為這是球迷的權利,熱情投入的球迷可以在網路上口沫橫飛地說自己支持的球隊有一百個拿總冠軍的理由,但是冷靜的球迷會區分「希望拿冠軍」跟「可以拿冠軍」的差別。

對台灣籃球迷來說,哈佛畢業的台灣人林書豪今年入選金州勇士隊,就算只是替補,都足以令人興奮,所以只要有蛛絲馬跡,報紙都會著墨滿足一下球迷的情感,當地華人更是場場都到,只為了他出場那幾分鐘盡情搖旗吶喊,甚至當地媒體都訪問這個神奇的小子(因為從來沒有哈佛畢業可以成功待在NBA的例子,過去有二個老外都失敗了),但是我從來沒看過有人預測金州勇士可以拿冠軍。因為你要相信一個東西「必須有理由」,不是隨便講一講。

再舉個更厲害的例子,因為姚明在火箭隊,所以大陸球迷當然力挺(就像當年台灣力挺王建民所在的洋基隊一樣,所以當時紐約洋基被戲稱為台灣洋基隊),連姚明受傷不能打,球迷都可以灌票把他灌進明星賽,十幾億人都希望他拿冠軍,但是如果你問球迷,火箭會拿冠軍嗎?只有少數非常瘋狂的球迷會真的這樣想,他這樣想,不是因為他有根據,而是情感投入到無法自拔的程度。

就算十幾億人一起發動念力,也幫不了火箭隊拿冠軍。

懂這個道理的話,回頭檢視自己的信仰,根本是一模一樣。

選擇信仰也是一種預測未來,跟預測總冠軍很像,不是靠瞎猜也不是聽爸媽怎麼說,而是要有理由。以我來說,我是基督徒,不是因為我爸是牧師、我家開教會這種遜到爆的理由,我年輕的時候也懷疑會不會全家信錯,我爸當年會信有他的理由,我不一定要跟著信,就像我當年看喬丹打球,支持公牛隊,我兒子可以喜歡波士頓的後衛朗多,就算他也支持公牛也跟喬丹無關,而是迷上速度驚人的後衛羅斯。

同樣地,我之所以正好也信基督教,是因為我確實比較過台灣的另一個主流──輪迴。我之所以沒有選擇佛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會去批評選擇佛教的人,更沒必要攻擊佛教(球迷支持自己的球隊就好,幹嘛攻擊別人?),但是我傳福音的時候,我會很清楚說明我為何沒有選佛教,原因很簡單,對我而言,輪迴是建立在人種不會滅絕的前題上,但是恐龍都會絕跡,現在核子武器那麼恐怖,我根本無法相信人類生命「生生不息」,萬一人類絕種,我要輪迴去哪裡?去當外星人嗎?所以相較之下,我選擇相信聖經,因為聖經說世界會毀滅,我同意,所以我信耶穌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佛教講因果,這輩子累得要死,可以換下輩子好命,但是以我目前當「人」的經驗,根本沒有所謂「好命」,如果一直回來當人,生生不息,我真的沒興趣,因為我不是很喜歡打電動,一直死了又重來,佛教追求的是「涅盤」,不必再輪迴,回歸寂靜與虛無,這對我沒有吸引力,因為我不覺得今生的喜怒哀樂就為了換取沒有感覺的未來,我也對於下輩子當別人沒興趣,想到我還會回來面對環保跟一大堆無法解決的問題,我真的沒興趣。

最重要的是,聖經講的「愛」吸引了我,我很喜歡去接受「有一個充滿愛的上帝,祂造了美妙的世界,也造了我」,我很感激祂願意赦免我,接納我的不完美,我認為用十八層地獄的酷刑改變不了我的不完美,只讓我更害怕更挫折,同時,我基本上對於當上帝完全沒興趣,所以就算成仙成佛,我也不覺得值得高興,我喜歡被上帝愛,我喜歡跟上帝溝通,我喜歡接受上帝給我生命的挑戰,我照聖經的話去做有很多體會跟成長,我在敬拜上帝的時候有著無比的滿足,我想到未來想到死後,我會很有盼望,所以我很高興我是基督徒。

然後再偷偷跟各位洩露一個祕密,你可能覺得我很賊,但我確實這麼想,萬一輪迴是真的,我現在信耶穌也不吃虧,因為不管我信甚麼,反正還是得去輪迴,至少我信的聖經引導我的生活方式可以保證我不會輪得太差,所以,我就認為,輪迴這東西,不需要「相信」,該發生就發生了,就是個自然律,審判我的是佛祖或觀音根本沒差,玉皇大帝或上帝都一樣,他們也不收紅包,輪迴是我的行為決定,我就好好做人就是了,但是這種信仰只是一種精神寄託,是種不需要你去信的信仰。當基督徒就完全不一樣了,我的未來不是全部建立在我的行為,而是建立在我跟神的關係,所以那是真的要去「相信」的,所謂相信就是要去經營我跟神的關係,很像古人說的天人之間,他不是自然發生的定律,我是真的感受到上帝的幫助,我也相信上帝為了愛我們來到世界是合理的,所以,我預測的宗教總冠軍是耶穌基督,我認為聖經與教會歷史足以說服我預測耶穌是總冠軍。

如果你覺得我預測很有理,所以你也跟著信,對不起,我認為你是盲從(我確實覺得現在有很多基督徒是盲從在信耶穌呢),因為你沒有自己信的理由,我剛剛說的理由只是我成為基督徒上千個理由中間的簡單幾個而已,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可以講三天三夜,因為這是「我的」信仰,如果你真的有興趣,也可以去看電視或網路「劉三講古」(不過是台語就是了)。

信仰是很個人的,你想找人多的信仰?沒問題,世界幾大宗教,人都很多,但是球迷多不見得能拿總冠軍,不是嗎?信徒多也不見得能得永生,所以人數不是關鍵,你不能因為身邊朋友都是基督徒,你也跟著信基督,你也不能因為祖先都拜拜,你也拿香跟著拜,你總要有自己相信的理由。

還是回到運動吧 ,王建民快復出了,對於努力復健,每天最早到、最晚走的「台灣之光」,我們寄予無限祝福也必須表達無比佩服,復健是很恐怖的痛苦過程(我斷過右腳膝蓋,所以知道),他的精神我既感動又欽佩,但是我絕不會因此預測他可以拿到今年塞洋獎(就是最佳投手的意思)我很尊敬他,但是我沒有瘋狂到這樣挺他。我不會把預測跟瞎挺混為一談。

信仰是更嚴肅的事,比預測洋基會不會拿世界冠軍嚴肅多了,如果你對於自己的信仰忠心,我很欽佩,但如果不求甚解而瘋狂地認為,自己的信仰是對的,那你真是不折不扣的宗教狂(包括基督徒在內)。

下次預測職業運動總冠軍的時候,順便也預測一下自己靈魂的去處吧。

【延伸閱讀】:
      龍的傳人為什麼要去信國外宗教?歐秀慧的故事
      凡事要靠自己吧?
      總要遵行上帝的旨意,不能有自己的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