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美麗與戰爭的植物 — 阿勃勒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課堂上,
「老師,為什麼校園裡面會種阿勃勒(Cassia fistula)呢?」學生問道。
「嗯,有趣的題目。你們猜是什麼原因?」我反問道。
「阿勃勒開成串的黃花,很漂亮。」一個學生問道。
「答的好。還有別的理由嗎?」我轉頭看其他的學生。
「長得快」、「少有病蟲害」、「不用照顧」學生紛紛說道。
「這些說法不錯。還有別的嗎?」我緩緩說道,邊說邊等。
「聽說是種有毒植物,校園裡為何要種有毒植物呢?」有學生補充道。
「誰說校園不能種植有毒植物?植物的毒性與藥用性,端在使用的多寡而定。」我靜靜的說道。



公元前327年,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56BC-323 BC)揮軍攻下波斯,進軍印度。亞歷山大是戰爭的天才,他率軍與印度軍團對戰時,他發現對方以一種硬質的木頭,作為刀柄、木盾與馬車的車輪。後來他沒帶走印度的領土,卻帶走這根未知的木頭。他在回返的途中病逝,另有人將這木頭帶回歐洲。

航海者的發現

希臘時期的哲學家,曾討論這根木頭,大概來自何種植物,但是歐洲沒有這種植物,瞭解非常有限。後來這塊木頭也遺失了,其功能成為傳說:在喜瑪拉雅山東南方的山麓,生長一種植物,能夠快速成長,但是材質堅硬。這個傳說的引人之處,一般人認為「在生長快的植物,木頭材質較軟;反之生長較慢的植物,材質才較硬。」顯然,這根木頭在證明這種說法有例外。這個疑題流傳千年,直到十六世紀後期,荷蘭人前來印度尋找,才發現這種植物 —阿勃勒。

十六世紀是荷蘭海上航運的黃金期,荷蘭的商船航駛到北美洲的曼哈頓,南美洲的好望角等。遠航的船隻要用好的木頭建造,這種木頭需要耐壓、有抗浪的張力;日曬不收縮,泡水不腫脹,材質緊密使海水不易滲入;木頭表面光滑,容易清洗;木頭不吸艙底廚房的氣味,才能保持船上空氣流通的功能。當荷蘭的商船到亞洲,船隻的更新、修補,需要在地的木頭來供應。

種在台灣的原因

1602年,荷蘭成立「東印度公司」。東印度公司設立的地方,荷蘭人會在該地種植阿勃勒。1645年,荷蘭人將印度阿勃勒移種台灣,除了作船料,也給台灣的農夫作農具。至今淡水仍有一條溪,稱為「公司田溪」,溪邊的農地整齊有序,是荷蘭東印度公司開墾之地,甚具台灣開發史的紀念價值。由於荷蘭取這種植物來時,用印度語Ca-bur-num稱之。早期平埔族人可能用此譯音「a-bo-la」,後來稱為「阿勃勒」。

十八世紀,荷蘭人航海勢力勢微,阿勃勒的秘密傳開。法國植物學家蒙梭(Henri-Louis Duhamel du Monceau, 1700-1782)開始用物理檢測的方法,量測阿勃勒木頭,所能承受的壓力與拉力,他用實驗證明這是良好的建材,且開啟近代的「材料力學」。英國的數學家羅賓斯(Benjamin Robins, 1707-1751)認為大炮射擊時的爆發力愈大,反作力就愈大,需要堅硬的木頭作為基座,支撐砲身。他自印度取到阿勃勒,作為大炮基座,他也開啟「彈道分析學」。

植物教人要謙卑

許多學生知道阿勃勒的開花之美,實在令人欣慰,證明他們是成長在平安的年代,不知道阿勃勒曾經在軍事上使用。但是除了欣賞開花之美,還有許多可以觀察的,例如阿勃勒嗜熱、耐旱,開花期4-6月,南部的阿勃勒是落葉後開花,北部則長葉後再開花。阿勃勒的種莢在樹上可以保存很久,呈直條「熱狗」狀。這種造型的果莢落地後容易滾動,將種子散佈遠。果莢內的種子大小不一,愈小的種子表面積大,水份易滲入,將先發芽;反之,較大的種子後發芽。這使種子在不同的時間與環境,有更多發芽的機會。

阿勃勒耐空氣汙染,又能吸收大量土壤重金屬,是汙染整治場址最適栽種的植物之一。即使知道這些,我仍不明白阿勃勒能生長快,材質硬的秘訣。我雖長期觀察植物,仍需承認自己無知,必須保持謙卑去學習的原由。

不過,作個無知的人,還是可以很快樂。當我站在阿勃勒的樹下,仍可欣賞每根種莢造型都有點不同,看呀、看呀、…無論早晚,只要看阿勃勒,就是多麼自由與喜樂。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植物探險家肯寧漢
      是上帝讓林書豪贏球嗎?
      台灣父母也一起「林來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