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富有的老師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南臺灣的五重溪畔,
遇見許多的高中學生,她們
像是美麗的樹木,生長在那裏,茁壯在那裏。
在她們當中演講,似乎在上課,
卻是欣賞學生的樸實,
享受純真的歡愉。
當屏東的陽光,撒在臉上,
我體會,甚麼是富有。

昨夜,我自屏東女中歸回,在那裡參加了一場豐宴。我想如果將「當個老師」視為一種生命的投資,那將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好的學生,老師教不壞;壞的學生,老師可教好,末了老師總是賺。祇是,當了多年的老師,始終搞不懂為何有些學生,會忽然由偏差轉向正確、錯誤中願意矯正、散漫中重新振作、迷茫中看清標竿、試探中能夠脫離。也許學生的心像鍵盤,有些鍵是老師在按,有些鍵人雖按不到,仍有上帝在接手。

我有些畢業的學生,經常回來致謝。想當年他們有些人一副死樣子,講也沒用,說也沒用,教導他們像是對牛唱歌,對雞講話,與鴨比手畫腳,讓人難過久久,擔心時時。即使相處一陣,彷彿他們是馬、是牛,我是風。原來,教育對我像是一場長期信心的操練。現今,我進入教室,即使看到學生或睡、或玩手機、或看漫畫、或低頭喝豆漿、或吃雞排、或梳頭、或看鏡子、或用呆滯空洞的眼神在觀看,我漸不受影響。愛是以保守的心,來做正確的事;愛是關心學生,心裡卻不受學生負面的影響。每個學生都有「三個耳朵」,兩個在頭上,一個看不見。他們雖然睡著了,仍可對他們的第三個耳朵傳講。

教育是帶著信心與盼望的工作,相信學生的心可以被感動,被喚醒,產生不同的質變。在年輕的日子,可看到什麼是價值,什麼是永久不變的愛,什麼是自己的有限,並知道有限之外是上帝的眷顧。我不知道,這些變化如何臨到他們身上。不過一個撒種的農夫,不需要知道太多,祇要持續去撒種,就有機會。

現代學生的問題多,需要有人陪他們多走一里路。成為一個老師,總要多保持一點時間與體力。如果,一時沒有學生需要陪伴,也是自己安靜休息的時候。到那裡休息?到屏東吧。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我的盼望從您們來
學習障礙兒的感恩
一位鄉下的國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