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旅的驛站》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婚姻「奏鳴曲」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愛俄華州舉行總統候選人初選﹐有記者提問布希總統當晚看到共和黨的初選結果﹐作何評論。白宮的發言人說結果出來時﹐已過了總統就寢時間﹐他早就上床睡覺了﹐到第二天才被告知結果。有人可能覺得不可思議﹐我可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我們家也有這樣的人。

即使是觀看像超級盃足球大賽這樣精彩的比賽﹐只要過了我家先生一貫就寢時間﹐他也是把電視一關 ( 如果沒有人和他一起看 ) ﹐或是毅然離開電視﹐走進臥室﹐準備睡覺。

每天他固定十點睡﹐六點鬧鐘一響就起﹐漱洗完畢﹐讀聖經禱告﹐吃過早餐﹐七點左右出門﹐上班去。週末的作息也不變﹐因為要整理庭院。住在天氣像亞熱帶似的中佛州﹐院子的草沒有停止長的時候﹐一年五十二周﹐每週都必須剪。只是當他在週六早上不到八點﹐就推著隆隆作響的割草機在院子幹活﹐我想左鄰右舍大概沒有一個人覺得他很辛勤吧﹗週末晚也必須早睡﹐要預備心﹐參加主日崇拜。

作息如此﹐飲食也是﹐酸甜辣都不太碰﹐尤其甜點﹐好像咬一口﹐就會蛀掉一顆牙似的。到朋友家作客﹐女主人若端上蛋糕餅派﹐他可以面不改色的說﹕「謝謝﹗我一向不愛吃甜食﹗」反讓我覺得尷尬﹐擔心人家認為他太矯情。每天上班﹐用小紙袋裝他的中餐﹐ 三片土司夾兩片 cheese 和兩片 ham ﹐外加一個蘋果﹐二十多年﹐日日如是。

他東西用完﹐物歸原位﹔我偏偏拿到那﹐丟到那﹐當然有時就忘了到底放在那裡﹐不時就得花時間去找﹐被他責罵的次數自然不在話下。他做事講求計劃﹐連出門一天的旅遊﹐也得把要帶的物品一一寫下﹐打包以後再一項一項的劃掉。我是什麼都記在腦海裡﹐可是出門以後總會發現有遺漏缺帶的。

兩人交往時﹐頗欣賞他生活嚴謹﹐作息有序﹐讓我這散漫慣的人佩服不已。

婚後﹐這些當時認為的「優點」卻逐漸讓我受不了﹐我覺得自己是「動輒得咎」﹐做菜做飯﹐總會有他拒絕入口的食物。晚睡晚起﹐更是天天被他嘮叨。

我開始覺得他那 No Bible, No Breakfast ﹐只是個口號﹐認為他活得像個法利賽人﹐就是耶穌指責的那種只知墨守規矩﹐不願變通的高傲信仰人士。

當然我的大而化之﹐不屑拘小節的習性也很令他抓狂。

有些婚姻學者認為兩人交往時﹐外向的人會欣賞內向的﹐反之亦然﹐是一種互補的心態。

可是為什麼一旦共同生活﹐互補﹐互欣賞的心就消磨不見了﹖

婚前﹐好像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婚後﹐變成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人其實沒什麼變﹐變的是觀點﹐看什麼都可以挑出毛病來。

架吵來吵去﹐徵結只有一個﹕各人熟悉的舒適區 ( Comfort Zone ) 被攪擾了﹐生活需要作調整﹐可是當事人不喜歡也不樂意改變﹐自我防衛的方式﹐就是指責對方的不是。

兩人的鴻溝越來越寬﹐歧見越來越深﹐婚姻似乎只剩下一紙約書﹐而沒有實質內涵。

「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聖經這愛的篇章﹐在婚禮上聽證婚的牧師唸﹐在伉儷團契也常常唱﹐就是難以實踐於日常生活中。因為要實行﹐必須肯「捨己」﹔而捨己是痛苦的。

直到又一次在主的面前哭泣求告﹐而主輕聲問道﹕「為了我﹐不是為了他﹐你可願捨己﹖你可願放下自己批判的觀點﹐學習去接納﹐去包容﹐即使那讓你覺得不方便﹐不習慣﹐不樂意﹖」

這才發現﹐耶穌因著愛父神﹐甘願順服﹐以至捨己。而我的剛硬驕傲﹐缺乏愛心卻使我無法虛己。於是開始像一個初學步的孩子﹐學習跟著主的足跡。

想批評時﹐及時噤口﹔被指責時﹐不再辯駁﹔遇糾正時﹐按對方的要求去做。「主啊﹗我是為你而作﹐為你而改變。」

然後﹐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那規律的作息不再像一根刺﹐刺的我不舒服﹔他那平淡的飲食口味﹐不再惹我嫌厭﹔他那一板一眼的處事﹐不再讓我覺得受束縛。我再次看到一個認真執著﹐踏實勤勉﹐又甘于簡單樸素的人。

在婚後多年﹐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了。然而那是從婚前的對望﹐變成融入以後的理解與接納。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的部落格:客旅奧蘭多

about 【客旅的驛站】專欄主要寫手:客旅貞吟
歡迎參觀客旅奧蘭多部落格

【延伸閱讀】:
      讀者回應
      饒恕的愛(下)
      生活,不必再炮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