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我視界》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被命定的悲哀?從韓劇《The Game:倒數計時》再思猶大賣主是否無辜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片取自MBC官網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問:如果耶穌早知道「誰要賣他」(約六64、71、十三11、21),賣主的猶大豈不是生來註定成為背叛者?果真如此,猶大還需要為他賣主負責嗎?

儘管猶大因為背叛惡名昭彰,導致幾乎沒有父母「願意為小孩取名為猶大」[1];但不時有人關心猶大賣主是否「宿命使然、非人力所能變更」,多少說明了還是有人對他表示同情,並因此關心猶大是否有逆轉命運的可能性。

最讓人感到難以理解的問題之一是:若耶穌已「預知」猶大將會出賣他,猶大賣主的行動是否還是出於自由?神的「預知」與人的「自由意志」是否能夠相容?

犯罪行事預知

最近看了2020年由玉澤演、李沇熹與林周煥主演的犯罪嫌疑劇《The Game:倒數計時》(另譯:向著零時)[2]。此劇雖主要是反省刑事犯罪偵查所導致的冤獄與媒體嗜血對犯罪嫌疑人家屬所造成的傷害,但劇中主角金泰平(玉澤演飾演)所具有「預知」他人死亡前畫面的能力,卻也提供了我們再思猶大是否無辜的思考題材(以下有雷,請慎入)。

此劇反派主角具道京(本名趙玹宇,林周煥飾演)的父親趙弼斗因殺害七名女高中生的連續殺人案入獄,承受不了強大社會譴責壓力的母親拋下兒子離去,趙玹宇因而進入育幼院,並在此與自幼就有預知能力的金泰平相遇。

長大後的趙玹宇立志要當法醫替父親贖罪,但曾在育幼院欺負他的夥伴卻以金泰平預見趙玹宇在警察面前自殺的往事嘲笑趙玹宇:「反正你會自殺,何必活得那麼辛苦?他(金泰平)說你會在警察面前墜樓,殺人犯的兒子當甚麼法醫?」趙玹宇一怒之下把夥伴勒死,並改以他的名字具道京變造新的身分,日後真的成了法醫。

後來具道京(趙玹宇)意外得知父親趙弼斗其實是因重案組組長南宇賢(朴止一飾演)變造證據而冤枉入獄,他不但查到了真正的連續殺人犯金亨秀,也模仿當年「零時殺人犯」手法犯下新案,並刻意把已在獄中服刑20年父親趙弼斗的DNA留在犯罪現場,藉以控訴當年警方辦案的錯誤。

截至這裡為止,具道京(趙玹宇)為父親平反的動機還是令人同情的。但為了報復,他選擇綁架《第一日報》資深記者李俊熙的女兒李美真,且在李美真因金泰平以預知能力協助警方辦案獲救後,再次在醫院殘忍加以殺害,一步步踏上越來越難以回頭的犯罪之路。

最弔詭之處在於,中央警察所重案一組刑警徐晙煐(李沇熹飾演)這位趙玹宇在育幼院結識,自始對她有好感、絕不會想加害於她的情感依戀對象,最後卻在具道京(趙玹宇)計畫進行恐怖炸彈攻擊,報復《第一日報》與重案一組時,被關在密閉的木棺裡並瀕臨死亡。

一如金泰平所預見趙玹宇死前的畫面,被包圍在第一日報頂樓的具道京(趙玹宇)一方面拒不告知炸彈密碼,一方面也堅拒透露徐晙煐的藏身處。哪怕金泰平再三勸說:「你是因殺了人才痛苦、才想自殺。」、「回心轉意吧,晙煐是唯一幫你撐到現在的人啊!」、「現在還不算太遲,告訴我晙煐在哪?」他仍堅持要讓金泰平體會失去生命重要之人的痛苦而不吐實。

最後被救下的具道京(趙玹宇)在一番僵持後,終於透露了徐晙煐被關木棺的貨車車號,被找到的徐晙煐也在昏迷數月後從鬼門關被救了回來。這關鍵的一念雖然來得有點遲,終究是逆轉了具道京(趙玹宇)一部分形象,沒讓他一路黑到底,也藉此傳達命運並非不可改變的信息。

預知未剝奪自由

《The Game:倒數計時》劇中一連串預知死前畫面的情節雖是出於虛構,但看過此劇就知道,金泰平的預知能力並沒有剝奪具道京(趙玹宇)實施綁架、殺害女學生、預謀恐怖炸彈攻擊等犯罪過程的自由,所有行動都是出於他的自由意志。

同理,即使猶大一開始就被神預知將會賣主,但神的預知沒有剝奪他的自由。一如金泰平苦苦勸說具道京(趙玹宇)回心轉意,耶穌也一再提醒猶大,盼望他能懸崖勒馬。不論趙玹宇或猶大都不是沒有做出其他選擇的可能性,但這兩人卻都執意要把心中的惡念進行到底,唯一的差別是最後趙玹宇鬆口說出了徐晙煐的下落。

也因此,耶穌對猶大賣主的預知,並不能成為猶大脫罪的理由。耶穌所說的這句:「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但賣人子的人有禍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太二六24,另參可十四21)也說明了即使「十字架是神所命定的事」,但「猶大自己的決定確定了自己永恆的命運,他個人必須為此負責」[3]。

耶穌這句話,正是「感嘆」猶大「他犯了這麼可惡的罪,出賣一個一直恩待、愛他的朋友、老師,所以他也必須面對嚴厲的處罰」。耶穌被賣、受害雖然是神所預定,且經過猶大的手造成,但「神的掌權卻不會抵銷人的責任,因為神給人自由意志,出賣者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耶穌的預告其實也是提醒所有門徒和讀者:「必須為自己所有的動機和行為在終末主的審判台前負全責」[4]。

可能還是有人會覺得,若耶穌不把猶大選為門徒,他就不會犯下此罪,但這仍是卸責的託辭。中山狼不能因東郭先生好心救了中箭的牠,就合理化自己解危之後反目要吃掉東郭先生的惡行[5],怪東郭先生為何救了他?同理,該隱不能怪神為何讓他與亞伯生為兄弟,才讓他因妒生恨,動手殺了亞伯。

事實上,能與耶穌相遇並成為門徒是千載難逢且萬金難求的幸運。佈道家唐崇榮牧師就說猶大「所蒙的恩太大了」,他有「最好的老師,耶穌是他的神學院院長」、「最好的同學,跟彼得、雅各同班」、「最好的課程(如登山寶訓)」,猶大「無法用『沒有機會』當作不得救的藉口」[6]。

可惜的是,「猶大遇見主,服事在他左右,卻決意認為耶穌不是他自稱的那位」[7]。即使耶穌早知他是個賊,「仍對他存無限的溫柔忍耐」、「從未止息祂豐盛的慈愛」,「在最後的晚餐中,祂蹲下來為猶大洗腳」,並沒有錯過他。遺憾的是,「這個最後的舉動還不能改變他」,主也只好「任憑猶大偏行己路」了[8]。


《猶大自縊》,James Tissot,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自由帶來責任

古德恩(Wayne Grudem)博士也說:基督被釘十字架這件事雖是神所命定的,一如使徒行傳所指出:「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裡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僕耶穌,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預定必有的事。」(徒四27-28)但很清楚地,「使徒們沒有將任何的罪責歸到神身上,因為所有的行動是出於罪人自己意志的抉擇。」

彼得在五旬節的講道也清楚表明這點:「祂(耶穌)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祂釘在十字架上殺了。」(徒二23)因為,神沒有脅迫他們去做違反他們意志的事,即使神透過他們出於意志的抉擇,促成了祂的計畫,他們仍要為自己的抉擇負責任。

猶大賣主或惡人行惡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說:「這等人揀選自己的道路,心裡喜悅行可憎惡的事」(賽六六3),「行惡之責一定是在受造者身上」,原因在於「在每一件我們行惡的事情上,我們都知道自己是自願地選擇那麼做的,而且我們也了解,我們為那事受責也是正當的」[9]。

有人問:猶大是不是「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羅九22)?華神前院長陳濟民博士提醒:這一節的重點不在「有些人是神預備要毀滅的,而是神竟然容忍這些人,繼續讓他們存活著」。保羅強調的是:「作為窯匠,神有權發怒並處罰那些適合被毀滅的人,然而祂不但拯救那些沒有條件接受憐憫的人,同時也繼續忍耐那些適合被毀滅的器皿」[10]。

已故的華神沈介山老師也認為:「這器皿固然是神忿怒的對象,但在忿怒爆發之前,神總是給它充分的機會,祂『多多忍耐寬容』」。「可見只要這器皿及時悔改,就可以不必一直做神忿怒的對象。儘管這器皿適合毀滅,結果不一定遭受毀滅」。

沈老師也解釋了保羅所說的這句:「(神)要叫誰剛硬就叫誰剛硬」(羅九18)。這裡保羅引用的是出埃及記九16,神對法老的期待是「容我百姓去,好事奉我」(出九13),「祂也期待法老配合祂的旨意」。「耶和華本來無意除滅法老,只要法老聽從祂,祂的榮耀就得以彰顯了,可惜法老剛硬不配合」[11]。

斯托得(John R.W.Stott)牧師也指出:「除非人先使自己剛硬,神是從來不會使人剛硬的」,「法老使自己的心向神剛硬,拒絕謙卑,因此使他剛硬是神對他的審判,神任憑他剛愎自用;就如祂對不敬虔者彰顯怒氣,就是『任憑他們』自甘墮落一樣」[12]。

責任在於回心轉意

探討至此,我們可以肯定猶大賣主並非無辜,「基於神的話語,人子的犧牲是必須的,但這並不能免除或減輕背叛的罪行」。「猶大背叛這事同時涉及神的主權與人的責任,前者完全成就了救贖歷史,後者回應了邪惡心意的驅使。前者使彌賽亞的子民從罪惡中得到拯救,後者帶來個人永恆的毀滅」[13]。

猶大的賣主無疑是「道德上的邪惡」,但因「神的定旨僅僅是容許」,神沒有「在其中施加影響,使這些惡行得到實現」,「當人違背神啟示的旨意時,神並沒有積極地在人的心裡動工,使人立志行事」,神只是「不攔阻人有罪之有限意志的自我決斷」。換言之,在猶大「行惡的過程中,他是完全自由的,因此要對這個罪行負責」[14]。

韓劇《The Game:倒數計時》預知死前景象的劇情雖是虛構,仍讓我們了解預知並未剝奪人的自由;反派人物具道京(趙玹宇)因報復之念讓自己走到幾乎無法收手、甚至差一點殺了自己愛慕的徐晙煐,也提醒我們別讓自己的心變得越來越剛硬,最後一如猶大被神任憑的下場。

福音書感嘆猶大的下場,重點不是要告訴讀者其賣主的命運不可逆轉,而是提醒您我不要重蹈他令人唏噓的覆轍。若具道京(趙玹宇)可以不必以殺人魔的形象終結一生,我們就更有理由牢記金泰平對具道京(趙玹宇)最後的苦勸:「回心轉意吧,現在還不算太遲!」



[1] 曾思瀚博士,《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基道出版社,2006,頁158。
[2] 《The Game:倒數計時》,LiTV:https://www.litv.tv/vod/drama/content.do......
[3] 邁克爾.威爾金斯(Michael J.Wikins)博士,《馬太福音(卷下)》,漢語聖經協會,2016,頁977。
[4] 葉雅蓮博士,《天道聖經註釋:馬可福音(下) 》,天道書樓,2016,頁443。
[5] 漫遊者編輯室,《經典中國童話》,漫遊者文化事業,2012,頁82-91。
[6] 唐崇榮牧師,《神的預定與人的自由》,中福出版,2003,頁279-208。
[7] 達雷爾.博克(Darrell L. Bock)博士,《房角石聖經註釋叢書:第十一卷下:馬可福音》,恩道出版,2017,頁234。
[8] 華思德(Harry Foster),《默想聖經人物》,美國活泉出版社,1996,〈六月四日〉。
[9] 古德恩(Wayne Grudem)博士,《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2011,頁317-318、320-321。
[10] 陳濟民博士,《跨越藩籬的福音:給全世界的羅馬書》,校園書房,2020,頁248。
[11] 沈介山老師,《信徒神學》,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1994,頁163-164。
[12] 斯托得(John R.W.Stott)牧師,《聖經信息系列 :羅馬書》,校園書房,1997,頁363。
[13] 卡森(D.A.Carson)博士,《馬太福音》,美國麥種傳道會,2013,頁1012。
[14] 路易斯‧伯克富(Louis Berkhof)博士,《伯克富系統神學》,美國麥種傳道會,2019,頁334-335。
[15] 附圖《The Game:倒數計時》海報與猶大自縊像(James Tissot繪)引自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熱忱地工作,但不出賣靈魂
生命豐盛的過程,可能是瘦減
人會犯罪,都是因為魔鬼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