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森林》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不平衡的人生路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由於右腳膝蓋曾經因為摩托車摔車開刀,導致造成退化性關節炎,兩隻腳的大小不一肌力不同,走路無法平衡,常常走走就會摔跤,加上自己個性急常常希望三步當兩步走,別人輕而易舉的步行,我竟然不太容易,而且還有跌倒的可能,有時讓我十分氣餒,面對瘡瘡疤疤的雙腳,是有幾許的失落與無奈。

以往我喜歡打球,也喜歡慢跑,但由於退化性關節炎的問題,就無法再做這樣的運動,可是還是要活動,我選擇快走平路,這大概是我唯一能做也沒有運動傷害的問題,可是因為抬腿的高度不一,就算是平路也有絆跌的可能,但我在走路中發現,部隊要求的抬左腳伸右手,也就要交錯互動,不能同手同腳,所以只要我用力擺動雙手,雙腳就自然會跟上來,這個體會讓我知道身體功能是互通協調的,手腳和腦袋其實都是身體重要器官,而且都需要彼此聯繫互補的。

走過許多路,總覺得這是人生必經過程,但似乎沒有想到困難提早來臨,人人期待的身心健康喜樂平安的生命,但我要開始提早學習一種不平衡的人生。

許多傳道人都教導基督徒生活要平衡,工作要努力,家庭要和樂而且還要有家庭祭壇,平日參加小組,週日參與服事,最好是同工會、執事會、姊妹會、主日學都要參加,這樣看來怎麼平衡呢?

其實看看聖經人物,大概都不是平衡的良好範例,我們的主耶穌,白天到處醫病傳道,夜晚獨自禱告,四更天還走在水面上,不知道祂什麼時候睡覺?我們會覺得祂是平衡的範例嗎?使徒保羅自己在歌林多後書說:「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後11:23-29),他的生命如果有妻子相伴,可能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生活與變化?早早逃回娘家去了,保羅是個平衡的人嗎?

也許很多人還是無法接受所謂基督徒生活會有不平衡的可能?這是我們太習慣於以一種絕對的標準用在相對的現實生活中,耶穌自己也說過:「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太 6:24),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生命必須有重心有比例,而不是什麼都要好。

這是一個違反現代所謂追求樣樣都要好的觀點,就像小學生國語要好要先學正音,要學作文,數學要好要學功文數學要學心算,體育要好要學跆拳道要學游泳,英文更不能輸人要上何嘉仁或是長頸鹿,最好學校有雙語教學,於是學生從週一補到週日,從平常上課到寒暑假的營會出國遊學,零零總總加起來都是為了不能輸在起跑線,可是這一切學習的背後,可能形成樣樣都會樣樣都不精,到底意義何在?也會不會讓孩子倒了胃口,失去主動學習的意願與動機。

以前在神學院時,老師常提醒:「不要以為什麼都懂,與專業人士談專業這是在找麻煩,也不要太專注政治時事,以免迷失了焦點」,其實常常聽到許多傳道人以時事為批判重點,這雖然容易抓住會友胃口,但往往就不容易以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所以我常覺得要效法馬丁路德及浸信會的精神所在「唯獨聖經」,將焦點集中於神及祂的話,這才是我們的專業,這才是傳道人長長久久事奉的準則。

讀大學時也喜歡讀及寫新詩,其實新詩寫得好的詩人大多有極深的古詩背景,在看起來沒有格律中展現一種格率,在率性表達之外有一份嚴謹的堅持,常常讀完之後會有一種驚喜,這種看似亂又不亂的表述,更展現一種深邃的吸引力。

聖經說真理使人得自由,其實基督徒應該是自由的,只是在人的解讀下,信仰反而成為一種限制,我們要讀經、要禱告、要參加團契、要在職場做見證、又要有個人及家庭祭壇、要做慈惠工作、要為別人代禱、要做好基督徒,這些其實都是好事,只是我們能每方面都能做好嗎?

這樣看來,大家會以為我放棄平衡生活的追求,其實我是期待一種「專注後的平衡」,也就是要專注於神,把眼光注意力集中在主身上,以神為神,努力過神喜悅的生活,看重天上的事,以永恆生命為依歸。

我期待自己的生活以及事奉,是以「專注後的平衡」為主軸,允許一些的不平衡,我要更多的神自己,更少的我,要更多的讀神的話、講神的話,更少的自己及自我的偏執,以神為Focus,以神為重點,以神為專注的所在。

現在我還是以快走平路來運動,我一邊走路一邊禱告,也學習聖經上「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提前2:8)雖然有時也會走得跌跌撞撞,但我與神有更親密的互動,我學習讚美,揚聲讚美歌頌神,我知道要完全平衡幾乎不可能,但專注於神有更多的喜樂與交託,我明白自己有一雙不平衡的腿,一個有些不平衡的事奉眼光,但生命專注於神卻更深更平衡。

本專欄由希望森林網站 提供

【延伸閱讀】:
      盛裝蒞臨的美好
      速問速答——蝸牛篇
      春光,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