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閱讀》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安息日的真諦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一個日正當中的中午,耶穌走入一個叫敘加的小鎮,祂從猶太地到這裡已經大半天了,非常疲累,就坐在鎮上的一座井旁休息,同時請門徒到附近較大的城鎮買些食物補給。因為歷史民族遷徙融合的關係,正統猶太人是不會行經這樣撒瑪利亞地區的小鎮,但耶穌這位由上帝差來的和平之子,要以身作則讓猶太人認識上帝和好的福音,就不繞路地經過敘加上加利利去。

大熱天的此時,人們都在家中休息,室外不見一人。忽然有位婦女,頭頂著水罐走過來,她看著耶穌,由穿著知道祂是猶太人,雖然驚訝,但沒說話。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是互不往來的,婦女謹記這生活教條,何況是個猶太男子。這時耶穌請這婦人打水給祂喝,讓婦人下了一跳,猶太人不是瞧不起撒瑪利亞人嗎?怎麼還向撒瑪利亞人求事情呢?耶穌這時說了自己行動的原因:上帝如活水般的恩典要臨在這自認不配的撒瑪利亞婦人身上。

在相互對話中,婦女查覺耶穌如她的祖先摩西一樣是先知,想必耶穌可回答一個讓她信仰上困擾的問題,同時這問題與耶穌的身分有關,就是:撒瑪利亞人在基立心山上敬拜神的聖殿,和猶太人在耶路撒冷敬拜上帝的聖殿,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敬拜?信仰的正統性,地域的神聖性,血統的傳承性,節期儀式的象徵性,在這段故事中,呈現了張力。

台北市的新生南路,有「天堂之路」的名號,這條路沿線周邊,有林林總總的一神信仰教派,當我們有信仰上的需要,走在其上,會不會也這樣問:「哪裡才是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呢?」基督徒最明顯的標記,就是到敬拜的時空中,獻上自己,這是一般的概念。「做禮拜,聽道理。」是傳統的標記,「敬拜讚美」是現在的說法,無非都是在講「敬拜」這件事。然而,我們說敬拜,原則都是指「主日崇拜」,就是主日到一間會堂參加崇拜儀式。從接受耶穌開始,很多信徒都會因不同的因素,更換到一些別的教會聚會,其中也牽涉到自己喜歡或認同的敬拜方式,或者是因教義差異的原故。「哪裡才是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呢?」或也成為我們信徒的困擾。

有人說:到你適合的教會就好了。但怎麼換,都沒有「非常適合」的教會。原來普世教會不但是多樣性格之人的集合,也是歷史事件時間的集合,又是思想衝撞的集合。我們若希望在一個固定的時間空間中,從事一些固定的儀式,就稱其為敬拜;而當我們在週間失去這樣的時空而感覺信仰虛浮,或者比較其他教會(派)而感到自己的信仰不夠高超,我們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進入信仰了!以敬拜上帝為標記的基督徒,面臨時間空間和儀式教義的信仰難處。

主耶穌給撒瑪利亞婦人有關敬拜的問題,不是從空間(儀式)去解決,而是從時間(靈魂)去理解。耶穌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耶穌停止了過去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有關正統敬拜處所(儀式、教義)的爭論,這幾乎是從所羅門之後的羅波安和耶羅波安就開始了。「現在是改變想法的時候了,真正的敬拜,不是安息日時敬拜的地點問題,而是在時時刻刻中,我們是否用自己的靈魂思想及領受的真理來到神面前讚美、感謝、默想、尊榮、敬畏祂。」耶穌教導的敬拜信息,是生活中的敬拜,而不是教堂中的敬拜。因為「神是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在生命時間(即心靈真理的所在)上來界定敬拜,要比從教會空間的儀式界定敬拜,較符合耶穌的福音。

在《安息日的真諦》一書中,赫舍爾說:「時間是敬拜及存在的核心,因為,上帝是時間的主。」的確,上帝是真正的時間,人定的時間是抽象的,上帝才是實際的永恆時間。因而,「時間建構起的殿堂」,就是安息的所在。時間就是空間(聖堂),空間臣服於時間。如此,人所建構的空間是抽象的想像力得到滿足,卻無益敬拜;唯有每時每刻的永恆,才是在真實存在中的與神同在,這就是安息日。因此,每一天我們都可以敬拜神,每一天都是「禮拜天」。

我很喜歡目前所在教會的主日崇拜,因為不論在聚會中的哪個時段,都可以令我有「在地如在天」的體驗(要誠實的說,包括打瞌睡的時候)。然而正因如此,每次出教會的門,就明顯感覺走出靈修聖地,步入凡世紅塵。從耶穌在這段對撒瑪利亞婦人的信息中,帶給我們解決這種感覺的方案。禮拜天去教會固然是敬拜神,這是一定的;但週間在家庭在職場,也同樣是敬拜神的時刻啊!有首台語詩歌「真正好」歌詞唱得好—— 「我拜一、拜二、拜三、拜四、拜五、拜六、整個禮拜,真正好,來信耶穌真正好。」真的喔!每一天都是敬「拜」神的時候,都可以「做禮拜」。
在一個日正當中的中午,耶穌走入一個叫敘加的小鎮,祂從猶太地到這裡已經大半天了,非常疲累,就坐在鎮上的一座井旁休息,同時請門徒到附近較大的城鎮買些食物補給。因為歷史民族遷徙融合的關係,正統猶太人是不會行經這樣撒瑪利亞地區的小鎮,但耶穌這位由上帝差來的和平之子,要以身作則讓猶太人認識上帝和好的福音,就不繞路地經過敘加上加利利去。

大熱天的此時,人們都在家中休息,室外不見一人。忽然有位婦女,頭頂著水罐走過來,她看著耶穌,由穿著知道祂是猶太人,雖然驚訝,但沒說話。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是互不往來的,婦女謹記這生活教條,何況是個猶太男子。這時耶穌請這婦人打水給祂喝,讓婦人嚇了一跳,猶太人不是瞧不起撒瑪利亞人嗎?怎麼還向撒瑪利亞人求事情呢?耶穌這時說了自己行動的原因:上帝如活水般的恩典要臨在這自認不配的撒瑪利亞婦人身上。

在相互對話中,婦女查覺耶穌如她的祖先摩西一樣是先知,想必耶穌可回答一個讓她信仰上困擾的問題,同時這問題與耶穌的身分有關,就是:撒瑪利亞人在基立心山上敬拜神的聖殿,和猶太人在耶路撒冷敬拜上帝的聖殿,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敬拜?信仰的正統性,地域的神聖性,血統的傳承性,節期儀式的象徵性,在這段故事中,呈現了張力。

台北市的新生南路,有「天堂之路」的名號,這條路沿線周邊,有林林總總的一神信仰教派,當我們有信仰上的需要,走在其上,會不會也這樣問:「哪裡才是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呢?」基督徒最明顯的標記,就是到敬拜的時空中,獻上自己,這是一般的概念。「做禮拜,聽道理。」是傳統的標記,「敬拜讚美」是現在的說法,無非都是在講「敬拜」這件事。然而,我們說敬拜,原則都是指「主日崇拜」,就是主日到一間會堂參加崇拜儀式。從接受耶穌開始,很多信徒都會因不同的因素,更換到一些別的教會聚會,其中也牽涉到自己喜歡或認同的敬拜方式,或者是因教義差異的原故。「哪裡才是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呢?」或也成為我們信徒的困擾。

有人說:到你適合的教會就好了。但怎麼換,都沒有「非常適合」的教會。原來普世教會不但是多樣性格之人的集合,也是歷史事件時間的集合,又是思想衝撞的集合。我們若希望在一個固定的時間空間中,從事一些固定的儀式,就稱其為敬拜;而當我們在週間失去這樣的時空而感覺信仰虛浮,或者比較其他教會(派)而感到自己的信仰不夠高超,我們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進入信仰了!以敬拜上帝為標記的基督徒,面臨時間空間和儀式教義的信仰難處。

主耶穌給撒瑪利亞婦人有關敬拜的問題,不是從空間(儀式)去解決,而是從時間(靈魂)去理解。耶穌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耶穌停止了過去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有關正統敬拜處所(儀式、教義)的爭論,這幾乎是從所羅門之後的羅波安和耶羅波安就開始了。「現在是改變想法的時候了,真正的敬拜,不是安息日時敬拜的地點問題,而是在時時刻刻中,我們是否用自己的靈魂思想及領受的真理來到神面前讚美、感謝、默想、尊榮、敬畏祂。」耶穌教導的敬拜信息,是生活中的敬拜,而不是教堂中的敬拜。因為「神是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在生命時間(即心靈真理的所在)上來界定敬拜,要比從教會空間的儀式界定敬拜,較符合耶穌的福音。

在《安息日的真諦》一書中,赫舍爾說:「時間是敬拜及存在的核心,因為,上帝是時間的主。」的確,上帝是真正的時間,人定的時間是抽象的,上帝才是實際的永恆時間。因而,「時間建構起的殿堂」,就是安息的所在。時間就是空間(聖堂),空間臣服於時間。如此,人所建構的空間是抽象的想像力得到滿足,卻無益敬拜;唯有每時每刻的永恆,才是在真實存在中的與神同在,這就是安息日。因此,每一天我們都可以敬拜神,每一天都是「禮拜天」。

我很喜歡目前所在教會的主日崇拜,因為不論在聚會中的哪個時段,都可以令我有「在地如在天」的體驗(要誠實的說,包括打瞌睡的時候)。然而正因如此,每次出教會的門,就明顯感覺走出靈修聖地,步入凡世紅塵。從耶穌在這段對撒瑪利亞婦人的信息中,帶給我們解決這種感覺的方案。禮拜天去教會固然是敬拜神,這是一定的;但週間在家庭在職場,也同樣是敬拜神的時刻啊!有首台語詩歌「真正好」歌詞唱得好—— 「我拜一、拜二、拜三、拜四、拜五、拜六、整個禮拜,真正好,來信耶穌真正好。」真的喔!每一天都是敬「拜」神的時候,都可以「做禮拜」。

在彼得前書二章9節說到「君尊的祭司」,這處引自出埃及記十九章6節七十士譯本的經文,意思是「基督徒是君王基督的專屬祭司」。這個祭司的比喻,就是讓我們每位基督徒都可像祭司般有資格來到神面前,隨時向神獻上我們自己身心靈的活祭敬拜他。耶穌就是要我們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祂,而祂會喜悅並接納我們時時刻刻心靈中的敬拜。因著耶穌這樣的福音信息,我們就不必擔心只有週日才有敬拜的機會,而可以平日就在敬拜神之中。雅各書四章8節「你們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讀冊過日子,思想評塵世

全國各地基督教書房一覽表

【延伸閱讀】:
      靈修良伴
      牧師,敬拜讚美一定要舉手嗎?
      《上帝的爵士樂》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