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新弱智時代的神學教育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見與思

  要如何描述現在的時代呢?狄更斯曾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最光明的時代,也是最黑暗的時代。」對台灣而言,相對於過去的封閉,現在應該是開放的;相對於過去的守舊,現在應該是創新的;相對於過去的威權,現在是自由的;相對於過去的單向度,現在是多維度的。

  網路的發達與手機的普及,資訊的傳遞不僅沒有地域的界線,連時間差也漸次消融。經歷了大量的訊息與知識的啟蒙,人應該是脫離了無知、愚昧、魯鈍的行列,而漸次進入統整、熟慮、精確判斷的境界。但是,我卻認為現在是一個新弱智時代,訊息的量太大,使得人失去了思考的空間;信息的即時性易使人來不及判斷真偽;而網路的匿名更是使人任意發言而無所忌憚。當網路捲起新的旋風,便追隨者眾卻完全無理性可言。社會如此,教會也漸如此。

教會現象

  放眼看去,台灣社會 正處在基督教的戰國時代,各種思想崢嶸而起,可謂「百鳥爭鳴、百花齊放」。有的傳統、有的現代;有的福音派、有的靈恩派;有的強調悔改和好、有的主張命定宣告;有的要走天國文化、有的則要用猶太曆、過猶太節。有牧師傳道、也有先知使徒;有的用雙翼、有的學康希。之前有人以趙鏞基為導師、也有的走華理克路線。當然,也不可忘了百萬聽眾的布永康、以及神蹟醫治的辛班尼。然而,現在最夯的非幸福小組不可。你可以不懂車,但是會賣車;你可以對福音無知,但是你會傳福音。也許,我們亦當如顯克維之的小說所言:「主啊!你要往何處去?」

  有的牧者說:「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牧師願意為了你們的益處四處奔跑,只要什麼對弟兄姊妹有幫助,我就去學,到韓國、新加坡、甚至到印度、印尼,學來了就用在我們的教會,只要能使教會復興、對大家有幫助,我就去學。」這位牧者的用心與勞苦,著實令人感動。但是,也足證這牧者的無知,他的心中沒有定見,只要教會興起什麼流行風,他就去跟,這陣風過去,下陣風就來,牧者與教會就如此這般隨風逐流。有無知的牧者,就會有可憐的教會。而牧師高舉什麼,信徒就會起而跟隨。

  你有沒有發現那些被稱為「先知」的人,都很愛錢?參加這種先知預言的聚會,都會要你憑信心大量奉獻;甚至,到前面讓先知禱告的人,還要有額外的奉獻。難道你不會問:他們到底是在事奉上帝?還是在事奉瑪門?講到特會,在某些特會,會降金粉、會有香氣、還有的人揀到天使的羽毛,這些有聖經的根據嗎?宗教改革以後,「唯獨聖經」是所有基督教會所堅持的原則。要問:什麼時候開始,基督教會變得如此怪力亂神?

需要讀神學

  以前讀神學,是為了要獻身做牧師;但現在,平信徒也應該讀神學,否則你根本不知道牧師講的是對的還是錯的。神學,讓人有系統認識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明白上帝救恩的計畫,知曉聖經中的微言大義,好使人走向正確的道路。神學,教導人理性的思維與邏輯的分析,讓人在歪裡充斥的時代分辨出歷久彌新的真理。

  如果你讀過神學,當有人說「上帝告訴我」時,你就當問他:「你以前見過上帝、聽過祂的聲音嗎?不然你怎麼確定你聽到的就是上帝的聲音?而不是撒但的聲音?」當有人問你:「你有聖靈充滿的經驗嗎?」你就能這樣回答他:「像你們這種倒在地上的經驗,我沒有;但是像聖經,起來放膽傳講基督的經驗我有。況且,聖靈充滿如果是一種經驗,那麼你現在一定沒有被聖靈充滿。但聖經上彼得被聖靈充滿,就一生活在聖靈的引導與管理之中;我願我的一生被上帝的話與上帝的靈引導與管理。」

  有位弟兄問我:「牧師,有一個先知為我禱告,說他在禱告中看到有很多人到一輛車上買東西,他不知道我就是開車作生意的,我覺得他好像很準。」我問:「然後呢?」他說:「三個月過去了,我的生意也沒有變好。這個先知講的到底對還是不對?」我中肯地告訴他:「你要耐心等候,聖經上有些先知的預言,要四百年以後才會實現。」他懂我在告訴他什麼。

  如果,一個平信徒有讀神學,就不容易被這些光怪陸離的現象所迷惑,也不會被似是非的道理所轄制。從另一方面說,如果,一個傳道人好好讀神學並擁有一套中心思想,就可以輕易解決這些問題、並正確為疑惑的信徒指點迷津。如果,一個傳道人明白正確的教義,他就不會說:「我們教會很開放,接受傳統神學、也可以接受先知預言。」因為,傳統神學以聖經為核心,這些先知預言企圖在聖經之外另立權威。有中心思想的人就會知道:「增長」不是教會的任務,「見證基督」才是教會存在的目的。

從神學知識到神學思考

  我在神學院的課室曾不客氣地說:「現在,教會裡充斥著一些有讀過神學院,卻沒有讀過神學的牧師。」同學們納悶:怎麼可能呢?此話怎講呢?我解釋:「有讀過神學院」就是有一張神學文憑,很多牧師都有;但是「有讀過神學」則是指能把學問融匯貫通、具批判性的思考能力、能指出是非、能分辨對錯、擁有中心思想的人,老實說,這種牧師不多。前者,僅擁有神學的知識;而後者,是具有神學的思考能力。

  神學是理性的,理性講究的是前因後果、重視的是正確推理,必須言之有物、言之成理,不僅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傳福音必須說服人,澎湃的聚會、滿桌的美食、神蹟與奇事,只能迷惑人,無法真正說服人。殊不知見慣了神蹟的希伯來人,入了迦南地還是不斷的悖逆神。新弱智時代的人缺乏理性思維的能力,容易被煽動而聚集,也可能一下就鳥獸散。缺乏了正確教義的基督教,要吸引人很迅速,也可能很快就見不到身影。情緒性、表象性、感覺性、物質性的東西,在建立信仰的有效性上是何等的薄弱啊!

  有紮實的神學知識為根基,再加上嚴謹的學思考,才能孕育出一篇豐厚的講章。不管在會堂,或是在小組,凡是得開口講論聖經的人,都應該好好讀神學。當人人讀神學,不僅能一再確證自己所行走的道路的正確性,更能一同力抗當代社會與教會中弱智無知的盲流。否則,必有人如此反應:「我為什麼要到一間吵鬧的教會,聽一個膚淺的牧師,講幼稚的道?」「我現在真的是混亂了,我想介紹我的朋友去教會,但實在不知道該到哪一間教會,我很怕他一進去,就被教壞了!」「我覺得好饑渴,都快要burn out了,我需要被牧養,但是主日講台與小組聚會都無法滿足我的需要!」

結語:以靈性統攝理性與感性

  一個真正敬畏上帝的人,必會認真追求信仰真理、嚴謹探討信仰法則,這樣的人不會隨波逐流、不致同流合汙。當代的神學教育正應當教出這樣的學生,在理性的思辨中不失情感,在感性的瀰漫中保持清醒。而厚實的靈性與美好的生命,正是撐起理性感性的重要支柱。

  我想起九十年前,佈道家宋尚節曾說:「希望國內各神學院、聖經學校不單是泡製了許多依靠文憑來教會混飯吃的畢業生,最希望的是每個神學院必須造就她的學生是一個個屬靈的人。因為,今日國內教會的不景氣,不是缺少神學畢業生出來傳道,是缺少有新生命的屬靈人做聖工。」這句話至今天仍然有效。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

神學教育現場初探
讓每個孩子都有機會是神學家!
「陪伴」是成長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