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紋理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木有木的紋理,葉有葉的紋理,那麼,這個世界啊,必然也有它的紋理吧。」有一天,他這樣想。

「總要明白這個世界的紋理才好,不要糊里糊塗地就這樣生老病死了去。」然後,他這樣決定。

「這紋理一定是刻在書本裡。」接著,不知為何的,他這樣堅信。

於是,他告別父親,辭別母親,揮別妻子,埋首書堆。

父親問:「兒子,需要幫忙嗎?」
他說:「不用。」
作粗活的工人能幫得上什麼忙呢?
但是當他看見大病未痊的父親把木塊扛到工地時的堅毅腳步,他感到父親似乎已經掌握到了世界的紋理。喔,那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不!工人不可能懂的!」他決定把被父親吸引出去的心收回書堆。

母親問:「兒子,晚餐想吃什麼呢?」
他說:「隨便。」
晚餐吃什麼,和這個世界的紋理有什麼關係呢?
但是當他聽見白髮蒼蒼的母親喊他吃飯時的慈愛聲音,他感到母親似乎已經掌握到了世界的紋理。喔,那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不!老婦不可能懂的!」他決定把被母親吸引出去的心收回書堆。

妻子問:「親愛的,這件襯衫我幫你燙一燙吧?」
他說:「嗯。」
燙襯衫?妻子能不能也對世界的紋理有些熱情呢?
但是當他看到忙了一天的妻子在為自己燙襯衫時的專注神情,他感到妻子似乎已經掌握到了世界的紋理。喔,那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不!家庭主婦不可能懂的!」他決定把被妻子吸引出去的心收回書堆。

春去秋來,寒暑交替。書本中的紋理啊,文學、美學、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心理學、哲學、神學﹔仰之彌高的各種主義、萬花筒般的學派、無奇不有的主張、永無盡頭的討論、推陳出新的詞彙、繁複多變的理論……鋪陳在地上,覆蓋在天上,交錯出一個令人目眩的緊密網羅。網羅住他的心,他的心陷入網羅。

「兒子,需要幫忙嗎?」網羅中,有聲音傳入。這聲音並不新鮮。
「兒子,晚餐想吃什麼呢?」今日卻令他征忪。
「親愛的,這件襯衫我幫你燙一燙吧?」還濕了他的眼。
這一天,他征忪地,濕了眼地,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紋理。

(基督教論壇報6月25日雅歌版)

【延伸閱讀】:
我,選擇活下去
「人生的意義和目的」再討論
洗禮的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