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祢的杖、祢的竿都與我同在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打自國中起,我就為人生意義苦惱,心想:「我現在活著是上課、下課,出了社會也不過是上班、下班,我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那時候傻傻的,想要自盡,於是用棉被蓋住自己的頭,想悶死自己,不過當然是失敗了;繼而又拿窗簾布想上吊,可是窗簾布承受不住我的重量,結果窗簾布就崩垮掉了。成天活得渾渾噩噩的我簡直活像一具行屍走肉。

媽媽察覺我的不對勁,帶著我南北跑以尋覓良醫,可惜沒有人說得出來我得的是什麼病。感謝主,祂仍讓我考上當初的縣立女中。高三那年我跳樓,北榮醫師才診斷出我得的是躁鬱症。住院期間,高三下課時我老是跑去詰問天問的學務主任拿考試卷來讓我填六十分。這次自殺讓我留下許多日後的後遺症。

弔詭的是,從前升學壓力是我跳樓的一個因子,如今卻成了前進的動力。我拿起以前學姐送的一本新約中英對照聖經天天讀英文版,起先並無信教的打算,只是在下意識中說:「神哪,如果你真是聖經上說的真神,求祢告訴我我的人生意義在哪裡。」想不到有一天讀經時,一節經文真的活脫脫跳出來向我說話:「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1:4)當時我就認定這是神給我的答案。

從那時候到現在,我總共住了十幾次的精神科病房,其間老是不遺餘力地傳福音,不過是否結果子,這就要交給神了。我的腳也因為當初跳樓是腳先著地而有粉碎性骨折,雖然打上石膏,暫時痊癒了,但是經過六七年的使用,腳先是長雞眼,繼而有慢性骨髓炎,前前後後總共動了十幾次手術,腳的情況每下愈況,有一次手術甚至深得見骨頭。

那次手術在床上躺了兩個月,拔掉尿管以後便無法靠自己排尿了,於是去彰基門診衛教中心學由護士教我如何靠自己導尿。有時候也會很沮喪,但有一次媽媽說:「你要這麼想,你是自己的護理師耶!」說得好!我只不過早人家二三十幾年先插管而已。腳雖然站不久也走不遠,在家裡有疼我的媽媽陪我作伴也不錯。

聖經哥林多後書4:16~17節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這也是我很喜歡的經文。楊腓力所著的《無語問蒼天》中提到一個少女玖妮,她年輕時非常愛玩跳水,卻在一次意外中傷了頸椎,從頸椎以下全部癱瘓。她說,她不是受騙上當無法經歷身心靈的健全,她只是經歷四五十年的延遲罷了。教會牧師小兒麻痺,見過玖妮本人,說她會開車,我忘了牧師說玖妮用什麼東西連到方向盤來操控。誰說身殘就代表心殘呢?

其實,我的天問始終都在,每隔一陣子就會跑出來鬧我。我問我的精神科醫師,他什麼時候開始思考人生意義的,他說幼稚園,(天哪!)他也是基督徒,同時是教會執事,所以精神科醫師是他的呼召不是沒有原因的。我曾經跟他說過厭世的念頭有時仍會在我心頭盤旋,他就說以利亞也是這樣。我想,偉大如先知都會這樣,更何況是像我這樣卑微的小人物呢?

聽過一位牧師證道,她說,羊是非常笨的動物,因此常常迷路,有被狼吞吃的危險,所以需要牧人的引領。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約10:14~15)當我行過死蔭幽谷,當我困頓難行,受羞辱逼迫,祂與我同在,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因為這是聖經上真神的應許,因我深知「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後1;12)

【延伸閱讀】:
      給憂鬱的你
      果真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您的孩子是資優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