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選擇「手機」,還是選擇「禱告」?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今早一醒來開始覺得有輕微的頭疼,雖然只是小頭疼,也讓我無法專心工作思考,甚至做任何事。即使中午的小睡,也無法除去這令人不舒服的頭疼,心中不耐煩。

既然無法繼續工作,就打開手機,遊覽臉書,閱讀網上新聞,以及一些文章。閱讀了一些關於國內、國際,還有尼泊爾地震的新聞報導,最後讀了一篇關於「禱告」的文章,文中的一句話寫到:The peace of God is the byproduct of prayer 。頓時我好像被提醒似的,隨即打開了手機版聖經,卻無意中讀到以賽亞書35:10:「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卻是不肯。」

最後那句「你們卻是不肯」終於敲醒了我。我知道上帝要我做什麼。

我放下手機,然後到房間裡安靜禱告。雖然頭疼還是一樣,但心情和情緒卻是平靜安穩的。這段安靜禱告的時間,我將之前所閱讀到的相關新聞事故都一一帶到上帝的面前祈求,腦海中也浮現了身邊許許多多需要我禱告的人、親人、朋友。這段時間不只是禱告,也在禱告過程中上帝讓我一直回顧、反省、回顧、反省。

這時我才明白,其實我根本不相信禱告,不相信禱告有力量的。有時晚上無意間打開爸爸媽媽的房間,會看到他們跪在床上禱告,這也是從小他們教導我的睡前習慣。如果我們真的相信禱告是有力量的,禱告是可以帶來改變,甚至改變世界,我們絕對會花更多時間來禱告,一兩小時的禱告也算不了什麼。但如今我卻發現即使用五分鐘來禱告,自己也不肯。我寧願用更多的時間在手機上、網上。

還記得在唸大學時,曾經固定每天早上6點起床,然後用上一小時的時間為著許多事情來禱告,以禱告開始一天的生活。現在的我一起床就打開手機。

還記得在唸大學時,那時還在用著那種Nokia 3310的手機。早晨靈修完畢後,都會手機,一字一字地把經文打下,然後傳送個小組組員、組長(那時候傳送一SMS大約RM0.20)。現在的我擁有智能手機,傳送信息完全免費無限量,然而我卻沒想到要傳送些什麼給身邊的人。

還記得在唸大學時,我床邊放著一本禱告手冊,晚上睡覺前會為牧師禱告,為家人禱告,為愛人禱告。現在的我卻是把手機放在床邊。

許多時候,手機佔據了我應該去做的事。那些like、share、comment佔據了我應該去做的事。Like了尼泊爾地震的新聞並沒有促使我們放下手機立刻去禱告;Comment了「願上帝祝福你」並沒有促使我們為對方禱告;Share了感人的文章後並沒有促使我們立刻傳一封簡訊給所愛的人告訴對方你多麼感激和珍惜他。我們應該要做的事都被那一按下的like和share給取代了。

我們總是以為智能手機讓我們更好掌控生活中的一切,只是沒想到智能手機反而掌控了我們的生活。它讓我們知道了很多,但讓我們做到的卻很少。

禱告完畢後,我走出房間,然後陪著剛睡醒的侄兒。我摸摸他的頭,然後按手為這小可愛禱告。是的,我從來沒好好這樣地為他來禱告。

謝謝上帝你今天給我的頭疼。

★作者部落格:無法還原的痕跡


圖片提供/123RF

【延伸閱讀】:
從父母心看天父心
牧師的孩子
如此教會,深觸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