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禱告中的聆聽:我們就是那個答案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一位弟兄針對我所寫的《當我們坐在華麗的教堂裡為著無家可歸的難民祈禱》一文做了以下的回應,對此坦誠的回應,讓我不禁停下來思考。

「題目本身確實是某些(如果不是多數)教會現實的反射,除了禱告,我不說自義,可能就是基督徒的自然反射行為,重點是阿們後就什麼也沒做了。老實說,我不敢帶領會眾作這樣的禱告,會很心虛,也沒平安。作為個體,包括我,也可能難咎其詞,除了關注,轉貼,吹水,也不見得有什麼“建構性”的作為。那些默默做事的,願主賜福他們。至於有媒體報導的,也盼望是一種對大眾的正面鼓舞,而非替代本身的責任,否則善事又會被我們消費了。」

我在想:禱告是否已變成了基督徒「自我安慰」的善事方式?

晚上出席教會禱告會時,沒想到牧師邀請我分享並帶領會眾為著羅興亞難民來禱告。心裏突然有種感動:禱告不只是呼求,更是一種聆聽,聆聽來自那差遣我們去行善的主的召喚。

每一次有機會帶領會眾禱告時,我都會花較長的時間做分享和教導,即使也許有些人會認為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在禱告,而不是「浪費時間」在分享信息。其實這樣思維的背後存在著一種「職責式」的禱告,漸漸變成了我朋友上述的「阿們後就什麼也沒做」。我們的問題不是禱告,而是為了禱告而禱告,認為自己已盡了禱告的職責和本份,其他的不關我的事,或者我已做了該做的禱告,其餘的是上帝的責任,以至於我們只想快快地做完禱告,禱告之後就任務完成,在這件事上心無愧疚。

「求主教導我們如何禱告」乃是一個禱告者應該具備的首要態度。這樣的心態源自於禱告者明白禱告的起點不是「說」而是「聽」。因此我也告訴牧師說:醒覺或看見比起禱告本身更來得關鍵。醒覺和看見就好像主耶穌對其門徒說「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 ,可以收割了。」主耶穌要求我們「看」,並「醒覺」原來該行動的時候已到了。唯有當我們有了醒覺和看見,我們才曉得如何真正的禱告。

禱告可以改變世界,因為禱告首先改變了我們,因為禱告使我們從禱告者成為回應上帝呼召的行動者,因為禱告使我們回應「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禱告帶有「改變」的大能,而每當你我越是為著這世界代禱時,我們不禁被催逼為這世界的需要而做點事:有時我們本身成為了我們禱告的答案,有時我們本身成為了他人禱告的答案。我們本身就是上帝對我們禱告的「回應」。

當我們學習在禱告中認真聆聽時,我們會開始願意用我們的生命來回應。禱告作為一個開始,始於上帝改變禱告者。


★作者部落格:無法還原的痕跡

【延伸閱讀】:
從父母心看天父心
牧師的孩子
如此教會,深觸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