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為什麼去清晨禱告會(새벽기도회)的理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自從去年底開始參加韓國教會的年末年初21日特別禱告會後,斷斷續續地,好像也漸漸養成了去清晨禱告會的習慣,特別是搬到了離教會只有幾百米的姊妹生活館之後,更沒有理由不去參加了。這對於身為超級夜貓子的我來說,好像真的可以算是一大神蹟啊~~

我爹娘都感動地不得了,對他們來說,很難想像得到會有這麼一天,這個夜貓子米蟲女兒竟然會這麼地勤奮早起、參加清晨禱告會。年末年初的21日特別禱告會,我初步估計了一下,我的出席率大概有七成,若不算一定會去教會的主日,真的可以算是不錯的成果咧。其後,也斷斷續續地繼續參加清晨禱告會。

韓國教會與基督徒的禱告生活是很有名的。剛好今天讀到之前美國教會牧師寫的一篇文章,談到當他就讀神學院的時候,每天早晨要去禱告室禱告,結果全被韓國神學生給占滿了。從小看著我長大的輔導說,神帶領我到韓國教會,一定有祂的美意,因為韓國教會的禱告操練真的很厲害。可不是嗎?現在我真的經驗到了。之前每次作屬靈恩賜的測驗,都發現禱告是我最弱的一環,幾乎等於零。果然上帝不會輕易放棄啊~以前都以為沒有禱告恩賜就算了,反正還有別的恩賜可以發揮,可是神果然不會輕易放棄操練我們人生中的每一個環節。

今天是四旬節(Lent,又稱大齋節期、預苦期)的第一天,教會開始舉行四旬節為期四十天的特別禱告會。四旬節指的是復活節前四十天(扣掉主日)的這一段時間;在這一段時間裡,基督徒們藉著禁食、禁止各類玩樂的慾望等刻苦的方式以及施捨、禱告等,反省自己的罪並期待著復活節的來臨。

大齋首日(又名聖灰星期三、聖灰日,Ash Wednesday),是基督宗教的教會年曆節期大齋期(四旬期)之始。過去教會會舉行塗灰禮,把去年棕枝主日祝聖過的棕枝燒成灰,在禮儀中塗在弟兄姐妹的額頭上,作為悔改的象徵,所以又稱為「聖灰日」。這個四旬節期特別禱告會,我大概無法全程參加了,因為其間計畫回美國學校一趟,米蟲妹又要來韓國玩耍一個星期,我大概會當全陪。不過,今天還是好好地起床、著裝,前往教會禱告,讓今年的四旬節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如果基督徒每天每夜、隨時隨地都可以禱告,那麼到底為什麼要特別去到教會參加清晨禱告會呢?為什麼不能有午夜禱告會?為什麼不能自己在家禱告就好了?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這個社會對於早睡早起者的讚揚是不公平的。早起者可以堂而皇之在公園放大音樂音量跳舞做早操,晚睡者卻不能在深夜這麼作,會被當作是噪音擾民;早鳥型的人可以相對容易地去參加清晨禱告會,夜鶯型的人卻必須大大地調整生活作息,努力再努力,才有辦法做到,所以,之前我一直抗拒著清晨禱告會這種活動。

然而自從來到這個教會之後,發現除了幾乎全年無休的清晨禱告會之外,連新春禮拜都在一大清早七點就舉行;如果要參加這些教會的活動,不努力早起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其實我自認還蠻具有自我學習與成長的精神,對於不同的事務與生活型態,都想試試看究竟箇中滋味如何,也想努力在靈命與信仰生活上更多地操練與成長。因此,參加清晨禱告會成為我最近一段時間的努力操練目標。

不過,必須有更多的理由,才能真的讓我心服口服;所以,我開始詢問每個參加清晨禱告會的人參加清晨禱告會的理由。(作者是人類學博士,找出原因是她的職業習慣)。

最近問到教會裡一個年輕的首爾大學教授,他的回答讓我覺得還蠻有說服力的。他說,身為一個首爾大的教授,很容易就變得驕傲,因為首爾大在韓國真的享有一種其實不太合理的、至高無上的地位。所以,對他來說,參加清晨禱告會時,可以在一天開始之前,在神面前謙卑自己,因而也能在一天裡,能更謙卑地待人。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好理由,畢竟再怎麼晚睡晚起的人,都必須在一天當中面對其他人;而且,就算我不是有著這麼崇高地位的首爾大教授,還是常常犯了太過驕傲的毛病。與其這樣,訓練早起,並有一段安靜的時間,在神面前謙卑等候,真的會是一天裡一個好的開始。

對我來說,去參加清晨禱告會還有一些很好的「副作用」。在韓國教會裡,有很多弟兄姊妹在敬虔的操練上,真是很好的榜樣。我現在的室友,從少女時期就開始跟著母親參加清晨禱告會;現在每天凌晨四點半起床,簡單準備之後就去參加凌晨五點的禱告會。每天六點左右,當我聽到她禱告完回來開關大門的聲音,就知道是我該起床的時間了。

我曾問過她,為何一定非去五點的禱告會不可?參加五點禱告會的人寥寥無幾,據說甚至有時候只有帶領者與一位固定參加五點禱告會的執事(那位早鳥型的執事據說每天固定晚上九點多上床、四點多起床),既然如此,教會為何不乾脆就只要一場六點半的禱告會就好了?

室友笑著回答說,有時候六點多就已經快要天亮了,那就不叫作「清晨」 (새벽) 禱告會,而是「上午」(아침)禱告會了,因為韓語裡「清晨」(새벽)意謂著天將亮但還未亮時。雖然我不盡然同意這樣的論點,不過,這樣的精神倒是很讓人敬佩的,而且很接近米蟲爸的論點。

我曾問過米蟲爸,到底掙扎著早起去參加禱告會值不值得、有沒有意義?米蟲爸回答說,這是一種心意,向上帝表明想要親近祂的決心,所以上帝並不是看到底有沒有全勤去禱告會,而是看中我們表達決心的這種行動。我覺得,這樣的說法也是很能說服我的。

雖然偶爾我會體力不支、在各自禱告時陷入睡眠之中(好在大家也看不出來,韓國人禱告跟打瞌睡看起來很像,都是眼睛閉著、身體微傾、點頭如搗蒜),不過,每次看到弟兄姊妹這麼認真地早起、禱告、敬拜神、等候神,多少自己也會被感動,然後就更加增了操練自己屬靈生活的決心。果然,信仰生活還是多少需要進入群體之中,在群體中,互相提醒、扶持、見證。要不是我的室友這麼認真規律地早起參加禱告會,我大概撐不了多久就又敗退了。

現在,我每天也固定鼓勵住在隔壁的小妹,每天凌晨在門口集合,一起去教會禱告。這種有伴同奔天路的感覺,真好。當然,要不是住在教會附近,要這麼早起去教會禱告還真是相當困難的,特別是上班族。所以,有些韓國教會組織也在市區辦公室很集中的區域,包下附近的咖啡廳,提供免費的咖啡與麵包,讓附近的上班族能在清晨一起聚集禱告。

除了漸漸適應早睡早起、建立還蠻規律的生活習慣之外,我也在清晨禱告會中學習,在一天的開始之前,安靜地等候神、尋求神,希望神的旨意向我更多地彰顯出來,等候聖靈更多的充滿,活出更討神歡心的生命。

【延伸閱讀】:
      我讀陳文珊「墮胎倫理的爭議」(上)
      舊傷 ── 為二二八而作
      蒙恩年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