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溫柔」來護教

【作者:魏樂德越過急澗山嵐 2019.08.11


大多數熟悉「護教學」這個詞的人,一聽到很可能就會聯想到「爭論」、「 證據」、「 理由」或是「捍衛」等的詞彙。然而,很少人想要把「溫柔」加在這個清單裡。

出現以上的情況,是因為「護教學」這個詞,最早出於希臘的法律制度,形容一個人在面對原告的挑戰,如何為自己辯護。那裡當然不是一個適合溫柔的情境。不過,使徒保羅和新約作者選擇了這個詞彙,使護教學變成用來描述基督徒如何向其他人辯護或解釋信仰。這也是今日教會之所以會使用這個詞的緣由。

舉例來說,因為四福音的寫作目的,是為了要讓人明白耶穌是誰,了解祂的教導和祂所做的事情,福音書的作者稱為護教者,一如今天教會也用這個詞來形容那些捍衛基督教、抵抗各種批評的人。隨著科學和理性主義興起,加上愈來愈多環繞著教會對於超自然看法的爭辯,護教學成了一門與理性辯論很有關係的學問。

原則上而言,這並沒有錯。既然護教學一定會牽連到觀念、知識、理性,護教者當然也要參與各種理性思辨與爭論。然而,假如你我真的想用耶穌的方式來護教的話,在進行討論和思辨的時候,傲慢和敵對是最不合適的態度。的確,溫柔的態度,才會讓護教的理性思辨更有成效。

每一次進行護教的時候,我們都要記得自己是耶穌的門徒。換言之,我們應該要用耶穌的方式來做這件事。畢竟,我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幫助那些想要被幫助的人。這正是聖經對於耶穌事工特色的描寫。護教理當是一種幫助人的事奉。

在彼得前書三章8∼17節我們看到,委身良善的事的門徒,卻因此受逼迫。然而,他們的反應,就像耶穌教導過他們的,是「歡喜快樂」的。於是,看到的人便想知道,身處那樣的景況,門徒為什麼還能歡喜快樂,依然滿有盼望?特別在一個憤怒、沒有盼望,也缺乏喜樂的世界,更會產生這樣的問題。因此,彼得才吩咐門徒說:「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存著無虧的良心。」(彼得前書三章 15∼16節)

當我們把這樣的解釋,也就是護教,當作是以「溫柔、敬虔的心」來愛鄰舍的一種行為,就會發現,耶穌是如何教導我們要「靈巧像蛇」並且「馴良像鴿子」(馬太福音十章16節)。蛇的靈巧智慧,來自於對環境適時的觀察;鴿子的馴良,則是指牠們完全沒有詭詐,也不會故意誤導別人。我們也該如此。

對人的愛幫助我們合宜地觀察他們,而不會想操控他們;同時,我們依然渴望他們能夠認識耶穌基督這位宇宙萬物的主宰,並且為此祈禱。

那麼,擁有溫柔的特質究竟意味著什麼?

一開始,這代表了謙卑。愛將幫助我們清除任何只是想贏的渴望,不致成為一個自以為義的知識分子,對他人的意見和能力充滿輕蔑。「謙卑的心」(tapeinop-hrosunen),是每一位想要為基督辯護的人,必須具備的特質。這也是新約中最有活力的一個概念,單靠「謙卑」這兩個字,其實很難捕捉。

因此,「給出盼望緣由」的呼召,從一開始,便不是要強迫毫無意願的人,在理智上屈服;反之,我們要先成為有需要者的僕人,特別是去服事那些往往因為社會環境、深陷知識驕傲而自以為義的人。

其次,我們應該以真理的僕人這個身分來護教。耶穌說,祂來是為了「給真理作見證」(約翰福音十八章37節),祂也被稱為「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啟示錄三章14節)。這是為什麼,我們要以敬畏的心(或者,恐懼的心,KJV)來給出盼望的緣由。真理揭露了真實,而所謂的「真實實體」(reality),就是你我犯錯的時候,想要逃往的地方,也是人類永遠都打不贏的對手。

在跟生命、跟神,以及跟靈魂有關的事情上犯錯,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因此,護教的工作格外重要;我們要以愛心說誠實話(以弗所書四章15節),並且盡一切的可能,說得清楚又合理。我們必須倚靠真理的靈,方能完成這個超過我們能力範圍的任務。

尋找真正的真理,是我們可以與所有人類共享的參照點。沒有人可以在缺乏真理的情況下活著。儘管對於某些事情是真還是假,我們不盡同意,忠於真理─不管那是什麼樣的真理─卻讓我們能夠以一個誠實諮詢者的身分,在每個人身邊陪伴。我們的態度,不再是「我們和他們」,而是全都成了「我們」;不只是教導,更是大家一起來學習。

所以,如果有可能,我們應該要在相互諮詢的氛圍中,以慷慨的愛來「給出我們盼望的緣由」。不管信念有多堅定,我們都不應該變得專橫、輕蔑、敵對和充滿戒心。我們很清楚,耶穌自己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這樣的方式幫不了別人。祂不需要這樣做,我們也不需要。

畢竟,護教也與其他每件事情一樣,耶穌都是我們的主人與榜樣;我們要完完全全地信靠祂。正如聖經所說的:「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彼得前書三章15節)在護教這關鍵的工作上,我們的心中始 終都為祂保留一個「特別的位置」。

因此,我們的護教必須以溫柔為特徵。像耶穌一樣,我們以謙卑的態度,把愛伸展出去,沒有任何的強迫。實現目標的惟一方法,就是以溫柔來辯護,用耶穌的樣式在愛裡給人幫助。

—摘自《溫柔護教學》序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