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重大的決定」之後

【作者:胡維華越過急澗山嵐 2019.06.30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從以色列人中數點一個月以外、凡頭生的男子,把他們的名字記下。我是耶和華。你要揀選利未人歸我,代替以色列人所有頭生的,也取利未人的牲畜代替以色列所有頭生的牲畜。」(民數記三40~41)

傅禮特跟你我一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人。他是個房仲業的經紀,有天中午,他外出午餐,卻再也沒回來。那天下午跟他約好打高爾夫的朋友,沒等到球伴;他的妻子、孩子,從此不知他的下落。

傅禮特的失蹤其實有個道理。那天他走在人行道上,突然有塊鋼板從天而降,落在離他只有數十公分的地方。突如其來的驚嚇,使得他無法動彈,直到臉上的刺痛喚醒呆若木雞的他,原來從水泥地面彈起的碎片劃過他的臉,鮮血直流。傅禮特摀著臉走回車上,內心仍然非常激動:「如果我稍微走快一點……如果水泥碎片彈起的角度稍微低一點,劃過的就是我的喉嚨……如果……如果生命就僅僅是一連串的如果……」傅禮特發動引擎,踩著油門,車子飛奔而出,他決定將一切平凡拋之腦後,未來一定得為僅僅是一連串「如果」的生命,增添些色彩。

傅禮特經過了一個又一個城鎮,各有特色,只是他不確定要把得回的生命投注在哪裡。似乎每一個選項都還不錯,但當他問自己:「這真的值得嗎?」他又躊躇不前了。於是他上路,再度前行。終於有一天,傅禮特累了,找到一個汽車旅館,倒頭大睡了不知多久。起來後,他想,還是先找個工作暫時安頓下來,再做打算。

幾年之後,消息傳回到傅禮特的家鄉,說在幾百公里外,有個與他極為神似的人。傅禮特夫人於是委託了私家偵探前往一探究竟。結果發現,那個人是個推銷汽車的業務員,生活簡單,惟一的嗜好是跟朋友打打高爾夫。他已經結婚,妻子也沒什麼特別,也許值得一提的是喜歡收集食譜,跟傅禮特夫人一樣。

這故事的原作者在故事結尾淡淡地加了一句評論。他說,當鋼板從天而降,傅禮特因應的方式是改變;當鋼板不再從天而降,傅禮特的因應方式則是不再改變。

這個故事,某種程度可以適用在教會的全職同工身上。當上帝的呼召臨到,彷彿鋼板從天而降,為此我們做了重大的決定:辭去工作,進入神學院,從基礎的事工開始學習事奉,每天忙進忙出,日子飛也似地過去。但這故事指出,全職事奉者有一個危險,就是在那個「重大的決定」之後,我們往往又回到老我;徒有全職的名號,價值觀、行為舉止卻是完全世俗的。

民數記第三章指出,事奉的本質在於揀選與代替。事奉,就人與上帝的關係而言,在乎的不是事奉者的敬虔,而是上帝的揀選,是恩典的體現;就人與人的關係而言,在乎的不是事奉者的超卓,而是替補的人上陣,這是謙卑的自我分際。換言之,人之所以承接職分,不但是外力的作用,是他者的介入,更是需要天天提醒自己成為陌生的他者,好活出「代替」的實質。事奉者須天天活在「鋼板從天而降」的提醒中,只有如此,老我的怠惰、驕傲,對權力、財富的貪婪,才不會從內在侵蝕我們。也惟有如此,教會中「全職同工」與「帶職信徒」的張力也才有紓緩的可能。

(摘自老摩西的牧養學:從民數記談21世紀教會領導〈第三章 事奉:揀選與代替〉)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