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者Ⅰ漢彌爾頓的邀請

【作者:李佑生信望愛小說 2021.10.03



圖片提供/123RF


生於1911年的富豪路易士‧漢彌爾頓(Lewis Hamilton)離世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已經占據各大媒體版面近一個月有餘。

享年97歲的老富翁,一生充滿了傳奇。他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振興家道中落的家族,又領導全球百大企業克利斯集團轉型,成就斐然。

然而,相較於漢彌爾頓商場上的風光,他的私人境遇卻令人唏噓不已。他的幾位至親、手足,皆被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凡爾登會戰和索姆河戰役這兩台絞肉機吞噬,魂斷壕溝,無一倖免。

30年後,另一場世界大戰將漢彌爾頓帶到了歐洲戰場。沒想到,當他凱旋歸國,迎接他的卻是愛妻、獨子在不列顛空戰中過世的惡耗。這位返回英倫的男人傷心欲絕,終身未再續弦,全心投入企業經營及公餘的興趣。

漢彌爾頓實在太長壽了,爾後近一甲子時間裡,知心好友、合作夥伴陸續先他而去,每逢參加葬禮,他都感傷莫名,彷彿下葬的應該是自己。而今,漢彌爾頓自己終於成了葬禮的主角,被葬在蘇格蘭的家族墓地。

正當媒體熱度稍有消退,數封發自「安奇律師事務所」的邀請函靜悄悄地寄出,邀請了一群人前往漢彌爾頓位在天空島(Isle of Skye)的古堡莊園一聚。

相會天空島

屬於蘇格蘭群島的天空島,擁有廣闊草原、岩石山峰、豐富生態,以及可追溯至13世紀的歷史遺跡。漢彌爾頓的莊園是興建於中世紀的古堡,線條古樸簡潔,正符合漢彌爾頓作風。

受邀的共有七位人士,侍者們陸續引領他們進到古堡寬敞的大廳。他們多半互不相識,生活圈也顯然有別。

穿著鐵灰色亞曼尼西裝的豪斯‧唐諾,是克利斯集團最大合作企業的總裁。他精明地打量著其他人,除了先前有一面之緣的納許‧漢彌爾頓,坐在角落身著廉價成衣的年輕人看起來也有幾分眼熟。細想之下,終於記起在路易士最喜歡的哥瓦帝斯餐廳吃飯時,都是這個年輕人來服務,好像叫約翰‧華茲,他為何出現在這裡?但相較於華茲,一旁穿著蘇格蘭襯衫、微禿的壯漢更令他感到突兀。

彷彿感覺到唐諾犀利的眼光,原本就侷促不安的牧羊人喬澤‧丹恩瑟縮了一下。老先生喜歡園藝,他先前來送羊奶、菜蔬時,多半和他在花園裡邊做邊聊,聊上個把小時也沒問題,這還是第一次這麼正經坐在客廳裡。

聖心堂牧師馬提斯‧方瞿則是惴惴間又帶點揭開謎底的期待。自從接到邀請函,他就開始琢磨漢彌爾頓生前和他的對話,甚至在禱告中求神啟示,雖有模糊的猜測,但來到現場看到其他出席者,更加疑惑了。

穿著黑色典雅洋裝的小學教師羅絲‧泰勒與克利斯企業資深工程師瑪奇‧萊娜,是在場唯二的女性。她們自然地攀談起來,但也無法從對方提供的資訊猜到彼此受邀的原因。

一身藍色高級訂製西裝的納許‧漢彌爾頓姿態高傲地坐在醒目位置,戒備地環視其他人。路易士是他遠房堂叔,但叔叔對他很吝嗇,幾次借錢都吃了閉門羮。好不容易等到叔叔過世了,他樂得乖乖按照邀請函的指示別上家徽來了,也覺得這樣比較體面,但看到在場還有各色人馬,他開始覺得疑問,心裡有不祥的預感……。



圖片提供/123RF


尋人啟事

眾人沒有疑惑太久,一位衣著得體、舉止彬彬的年老男子走進客廳,向眾人微微頷首:「歡迎各位貴客蒞臨漢彌爾頓先生的府邸。我是管家席格‧安倫。我相信各位收到邀請函,都有許多疑問吧?」語畢,安倫從外套口袋抽出一封以漢彌爾頓家徽印信封緘的信函,慎重地打開信封、取出信紙,並說:「那麼,接下來我便遵照漢彌爾頓先生的委託,在此宣布他的遺產處置事宜。」

「遺產?」性情魯直的丹恩忍不住驚呼出聲。事實上,除了憤憤不平的納許及喜出望外的方瞿,眾人皆不敢置信,即便是唐諾這樣見慣大場面的商場鉅子,也只能勉強維持表面的冷靜。

原來是遺產!華茲恍然大悟。他想起報紙上那些新聞,眾所注目的不外乎:漢彌爾頓先生如何處置身後龐大的遺產?因為他沒有任何近親可以繼承。

氣氛明顯緊繃了起來,安倫緩慢而清晰地讀出遺囑:

原本,本人微薄的財產,不該在將死之人的掛念之列,但想到這些財產或許可以帶給一些人幫助,所以本人仍善盡責任安排。

鑒於這些財產乃是神所恩賜,本人屬意找到能明白道理的人來繼承,讓這份產業獲得合適的運用。相關的細節,將由我委託的公正人士說明。

你們的朋友路易士‧漢彌爾頓


這樣的說明幾乎等於沒有說明,眾人聞畢只能面面相覷,安倫接著說:「漢彌爾頓先生尋找繼承人的意思很明確,我相信各位已經清楚了。但各位可能不明白細節、方式是什麼,這點各位毋須著急,稍候將可以親身體會。我在這裡只想提醒各位三點:首先,財產對於漢彌爾頓先生而言,已是身外之物,他重視的,是他的理念、觀點可否延續。第二,在場受邀請的每一位,皆是有資格繼承遺產的候選人,但最後結果如何,端視各人是否可以理解並延續漢彌爾頓先生的想法。最後,滿足上述條件的,不限一人。」

「什……什麼啊?叔叔的遺產不是應該給家族的人嗎?」納許終於忍不住提高嗓門說出心中的質疑。

「若沒有遺囑,確實如此,但漢彌爾頓先生已經立了遺囑。」安倫緩聲卻透著威嚴說:「您既然已經受邀,表示您仍是漢彌爾頓先生心中可能的人選。」

想到叔叔對此人的倚重,納許只得按捺不滿,不敢再造次。

三種權威

有疑問的不只納許,只是其他人一時之間也不知從何問起。安倫見沒有人再發聲,便帶領眾人往地下室走,通過長長的樓梯後,迎來一間左、中、右各有一道門的房間。「為了挑選繼承者,漢彌爾頓先生改建了這座城堡的地窟,設置了一系列的關卡……」

「竟然用闖關方式來決定遺產由誰繼承?叔叔未免太兒戲了!」納許搶話。其他人面面相覷,也有類似疑問。

「呵,我倒覺得這很像老先生會做的事呢!」泰勒笑著對眾人說:「老先生不只捐了很多錢給學校,還隱姓埋名到學校當志工,和孩子們打成一片,是一個童心未泯、很可愛的老人。」

安倫感謝地向泰勒點點頭,接著說:「那麼,我解說一下怎麼進行第一關『權威』。這裡有三道門,每道門上都有一個鎖,需要一個英文字母和四個數字組成的密碼才能打開,每道門皆有提示。比較特別的是,這個房間需要各位群策群力,因為三道密碼鎖必須全部解開,三道門才會開啟。屆時各人可隨意選擇進入的門,不過,就像人生一樣,選擇了其中之一,勢必要放棄其他兩個,而且門是單向的,只能通過,不能回來。」

「意思是說,只要三個密碼鎖都解開,即使沒參與解謎也可以通過,只是需要選擇哪一道門?」萊娜詫異地問,得到安倫肯定的答覆。

右側之門
提示一:在漢彌爾頓家族中,漢彌爾頓先生在他那一輩排行最小。
提示二:因為某些緣故,漢彌爾頓先生成為唯一繼承人。
提示三:漢彌爾頓家族的榮耀。


中間之門
提示一:據報導,漢彌爾頓旗下的企業,以克利斯規模最大,知名度最高。
提示二:克利斯本來的主業是建築,在漢彌爾頓主導的變革之下,改為生產齒輪、 螺絲等高精度零件,後也投入電動機具研發。
提示三:第一台研發成功電動機具。


左側之門
提示一:我是路易士‧漢彌爾頓。
提示二:祂被稱為洛格斯。
提示三:H & G


華茲注意到左側之門告示上寫著「H &G」,眉頭不禁深鎖,彷彿在哪個地方看過。納許走近一瞧,忍不住嘀咕:「這個簽名確實寫著叔叔的名字,可是怎麼那麼多種筆跡?假的吧?」的確,那段「我是路易士‧漢彌爾頓」文字混雜不同筆跡,像是好幾個人所簽,雖不至於無法辨識,但讓人感到彆扭怪異。

納許看不出什麼端倪,轉身到右側之門,那裡的訊息讓他感到親近許多,突然發現前兩個提示沒有特別困難,意思很清楚。納許本有意藏私,但想到三組密碼都要解開,逼不得已揚聲說:「這兩段敘述都是事實,叔叔排行最小,因其他長輩和兄長都早他過世,所以叔叔成為唯一的繼承人。」這種家族史的事,根本是為納許預備的,他禁不住得意起來,覺得叔叔的遺產志在必得。不過這兩個提示如何轉換成密碼,他卻一點頭緒也無。

「你說明了前兩個提示,但提示三是什麼意思呢?這些訊息都和漢彌爾頓家族有關,會不會是將能夠代表家族的事物轉換成密碼呢?這種模式我好像見過呢……」泰勒很快進入狀況,她對這個場景並不陌生,因為漢彌爾頓先生在學校打造了一座真人密室逃脫遊戲,熱愛推理的她也因此和老先生熟識。她搜尋著周遭的事物,突而瞄到納許胸口的家徽寫著「1528」,於是問:「家徽上的1528指的是什麼?」

納許低頭看了看胸口的家徽,頓時心虛了起來,支吾地說:「這是……家族起始的年代啦!」

方瞿卻若有所感,想起從漢彌爾頓口中得知的家族信仰歷史,連忙說:「不、不,那是宗教改革開始之後,支持改教的蘇格蘭貴族派翠克‧漢密爾頓殉道的那一年啊!」

聽聞此言,泰勒興奮地說:「那就對了!」於是把密碼撥到「H1528」,果然聽到一陣齒輪轉動聲音傳來,第一道密碼解開了。原來沒那麼難啊!大夥兒精神為之一振。

對各大企業發展沿革瞭若指掌的唐諾,注意到中間之門的告示和企業有密切關係。「第一台電動機具,那應該是沖床機ZB406吧?」唐諾沉吟。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泰勒信心大增:「ZB406幾乎可以直接轉成密碼,只有B不容易解釋……」忽地她看到這個字母轉盤不一樣,都是小寫,靈光一閃:「是『6』!形似小寫的『b』!」果不其然,當輪盤撥到「z6406」時,門後又傳來一陣齒輪轉動的聲音。

「那麼只剩下左邊這道謎題了。」方瞿看著上頭的提示:「第二個提示並不難,在基督教歷史中,『洛格斯』(λόγος)是早期教父用來指稱耶穌基督的,可是第三個……難道漢彌爾頓先生也接觸過嗎?」

華茲聽了,總算想起在哪裡看過「H&G」,趕緊趨前說:「呃……牧師?」方瞿回頭望向華茲:「我是馬提斯‧方瞿。」華茲說出他的想法:「方瞿牧師,漢彌爾頓先生之前給我看過一本特別版本的聖經,文字下方都有一個數字。漢彌爾頓先生說那是史特朗字詞索引(Strong's Concordance),H是指舊約聖經使用的希伯來文,G是新約使用的希臘文。」

「果然如此啊!」方瞿牧師將密碼撥到「G3056」,伴隨著齒輪轉動聲,他解釋著:「G3056就是洛格斯的原文編號,漢彌爾頓先生真是博學多聞哪!」隨著三道謎題解開,三道門同時打開,露出門後的走道。

「恭喜各位,三道謎題都已解開,現在各位可以選擇要進哪一道門。」安倫說道。興奮不已的眾人意識到,測驗才剛開始而已。部分緣於方才解題的關聯性,部分純粹憑運氣猜測,納許和泰勒走進了右側之門,唐諾選擇中間的入口,其餘人則進入左側之門。

三道門之後皆是一道長廊,盡頭皆連接一個小房間,有侍者迎接。右側之門的房間裡,「歡迎你們,這裡是一些漢彌爾頓先生準備給各位的物品。」納許打開收到的冊子,不禁納悶:「這不是家譜及家族史?」見泰勒也得到相同的物件,頓時疑竇叢生。

「漢彌爾頓先生說,選擇這條代表家族、血緣的路,理應得到相對應的物品。若沒有其他疑問,可前往下一間房間。」搞不清楚現狀的納許只得打開門,進到下一個房間。

「你們也來了?」詫異的聲音響起,納許轉頭一看,正是唐諾,他手上也有冊子。「這是克利斯集團的產品型錄。」唐諾邊翻閱邊說:「我發現我之前誤會了,那台沖床機不是ZB406,而是ZE406,應該是當時報導誤植,就一直積非成是了。」

殊途同歸

華茲等人抵達的左側之門休息室,與其他兩間並無二致,只是他們各拿到一本精裝聖經,外殼不盡相同,每行經文下方都有數個數字對應。

「這……是漢彌爾頓先生之前給我看過的聖經啊!」華茲不禁顫聲說。

「漢彌爾頓先生晚年的興趣之一便是研究美國牧師詹姆斯‧史特朗(James Strong,1822~1894年)編撰的史特朗字詞索引,透過編碼,找到對應的原文,從而認識聖經原文的用字遣詞。因此他準備了幾本這樣的工具書給到訪這間房間的人,作為紀念。」尾隨其後的安倫說。

「這個封面不太像一般的聖經呢!」萊娜撫摸著封面,體會著手上的觸感。

「萊娜女士,您真是有眼光,這是克利斯的工業風,結合高精密度零件製作的封面。漢彌爾頓先生曾有商品化的想法,不過市場回應不太理想,所以這個想法就胎死腹中了。」安倫還記得老人當時略感挫折的神情。

「安倫先生,坦白說,我還是不明白為何漢彌爾頓先生的簽名如此怪異?」方瞿遲疑地說出他的疑惑。

華茲還以為大家已經忘記了這個問題,聽到有人提出,忍不住興奮地說出擱在心裡好一會的答案:「方瞿牧師,這是漢彌爾頓先生的習慣!我常看他在候餐時練習用不同的筆跡寫同樣一段話,他說這樣可以體會不同人書寫同樣內容時的心境。」

方瞿想到方才借華茲之力確認了史特朗字詞索引,開始意識到漢彌爾頓與這個年輕人之間交情不一般,於是對他有點介意了起來。他微微頷首,緣於一種關於信仰相關事物莫名的優越感,他不想讓年輕人專美於前。

「我大膽猜一下漢彌爾頓先生的想法吧!他應該是仿傚聖經作者,聖經66卷雖由40多位作者寫成,但都是神無謬無誤的話,講述救贖歷史的演進。所以,這一關才考我們什麼是真正的『權威』吧!」方瞿自信地說。(待續)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