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Ⅰ汉弥尔顿的邀请

【作者:李佑生信望爱小说 2021.10.03



图片提供/123RF


生于1911年的富豪路易士・汉弥尔顿(Lewis Hamilton)离世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已经占据各大媒体版面近一个月有余。

享年97岁的老富翁,一生充满了传奇。他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振兴家道中落的家族,又领导全球百大企业克利斯集团转型,成就斐然。

然而,相较于汉弥尔顿商场上的风光,他的私人境遇却令人唏嘘不已。他的几位至亲、手足,皆被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凡尔登会战和索姆河战役这两台绞肉机吞噬,魂断壕沟,无一幸免。

30年后,另一场世界大战将汉弥尔顿带到了欧洲战场。没想到,当他凯旋归国,迎接他的却是爱妻、独子在不列颠空战中过世的恶耗。这位返回英伦的男人伤心欲绝,终身未再续弦,全心投入企业经营及公余的兴趣。

汉弥尔顿实在太长寿了,尔后近一甲子时间里,知心好友、合作伙伴陆续先他而去,每逢参加葬礼,他都感伤莫名,彷佛下葬的应该是自己。而今,汉弥尔顿自己终于成了葬礼的主角,被葬在苏格兰的家族墓地。

正当媒体热度稍有消退,数封发自「安奇律师事务所」的邀请函静悄悄地寄出,邀请了一群人前往汉弥尔顿位在天空岛(Isle of Skye)的古堡庄园一聚。

相会天空岛

属于苏格兰群岛的天空岛,拥有广阔草原、岩石山峰、丰富生态,以及可追溯至13世纪的历史遗迹。汉弥尔顿的庄园是兴建于中世纪的古堡,线条古朴简洁,正符合汉弥尔顿作风。

受邀的共有七位人士,侍者们陆续引领他们进到古堡宽敞的大厅。他们多半互不相识,生活圈也显然有别。

穿着铁灰色亚曼尼西装的豪斯・唐诺,是克利斯集团最大合作企业的总裁。他精明地打量着其他人,除了先前有一面之缘的纳许・汉弥尔顿,坐在角落身着廉价成衣的年轻人看起来也有几分眼熟。细想之下,终于记起在路易士最喜欢的哥瓦帝斯餐厅吃饭时,都是这个年轻人来服务,好像叫约翰・华兹,他为何出现在这里?但相较于华兹,一旁穿着苏格兰衬衫、微秃的壮汉更令他感到突兀。

彷佛感觉到唐诺犀利的眼光,原本就局促不安的牧羊人乔泽・丹恩瑟缩了一下。老先生喜欢园艺,他先前来送羊奶、菜蔬时,多半和他在花园里边做边聊,聊上个把小时也没问题,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正经坐在客厅里。

圣心堂牧师马提斯・方瞿则是惴惴间又带点揭开谜底的期待。自从接到邀请函,他就开始琢磨汉弥尔顿生前和他的对话,甚至在祷告中求神启示,虽有模糊的猜测,但来到现场看到其他出席者,更加疑惑了。

穿着黑色典雅洋装的小学教师罗丝・泰勒与克利斯企业资深工程师玛奇・莱娜,是在场唯二的女性。她们自然地攀谈起来,但也无法从对方提供的资讯猜到彼此受邀的原因。

一身蓝色高级订制西装的纳许・汉弥尔顿姿态高傲地坐在醒目位置,戒备地环视其他人。路易士是他远房堂叔,但叔叔对他很吝啬,几次借钱都吃了闭门羮。好不容易等到叔叔过世了,他乐得乖乖按照邀请函的指示别上家徽来了,也觉得这样比较体面,但看到在场还有各色人马,他开始觉得疑问,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图片提供/123RF


寻人启事

众人没有疑惑太久,一位衣着得体、举止彬彬的年老男子走进客厅,向众人微微颔首:「欢迎各位贵客莅临汉弥尔顿先生的府邸。我是管家席格・安伦。我相信各位收到邀请函,都有许多疑问吧?」语毕,安伦从外套口袋抽出一封以汉弥尔顿家徽印信封缄的信函,慎重地打开信封、取出信纸,并说:「那么,接下来我便遵照汉弥尔顿先生的委托,在此宣布他的遗产处置事宜。」

「遗产?」性情鲁直的丹恩忍不住惊呼出声。事实上,除了愤愤不平的纳许及喜出望外的方瞿,众人皆不敢置信,即便是唐诺这样见惯大场面的商场巨子,也只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冷静。

原来是遗产!华兹恍然大悟。他想起报纸上那些新闻,众所注目的不外乎:汉弥尔顿先生如何处置身后庞大的遗产?因为他没有任何近亲可以继承。

气氛明显紧绷了起来,安伦缓慢而清晰地读出遗嘱:

原本,本人微薄的财产,不该在将死之人的挂念之列,但想到这些财产或许可以带给一些人帮助,所以本人仍善尽责任安排。

鉴于这些财产乃是神所恩赐,本人属意找到能明白道理的人来继承,让这份产业获得合适的运用。相关的细节,将由我委托的公正人士说明。

你们的朋友路易士・汉弥尔顿


这样的说明几乎等于没有说明,众人闻毕只能面面相觑,安伦接着说:「汉弥尔顿先生寻找继承人的意思很明确,我相信各位已经清楚了。但各位可能不明白细节、方式是什么,这点各位毋须着急,稍候将可以亲身体会。我在这里只想提醒各位三点:首先,财产对于汉弥尔顿先生而言,已是身外之物,他重视的,是他的理念、观点可否延续。第二,在场受邀请的每一位,皆是有资格继承遗产的候选人,但最后结果如何,端视各人是否可以理解并延续汉弥尔顿先生的想法。最后,满足上述条件的,不限一人。」

「什……什么啊?叔叔的遗产不是应该给家族的人吗?」纳许终于忍不住提高嗓门说出心中的质疑。

「若没有遗嘱,确实如此,但汉弥尔顿先生已经立了遗嘱。」安伦缓声却透着威严说:「您既然已经受邀,表示您仍是汉弥尔顿先生心中可能的人选。」

想到叔叔对此人的倚重,纳许只得按捺不满,不敢再造次。

三种权威

有疑问的不只纳许,只是其他人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问起。安伦见没有人再发声,便带领众人往地下室走,通过长长的楼梯后,迎来一间左、中、右各有一道门的房间。「为了挑选继承者,汉弥尔顿先生改建了这座城堡的地窟,设置了一系列的关卡……」

「竟然用闯关方式来决定遗产由谁继承?叔叔未免太儿戏了!」纳许抢话。其他人面面相觑,也有类似疑问。

「呵,我倒觉得这很像老先生会做的事呢!」泰勒笑着对众人说:「老先生不只捐了很多钱给学校,还隐姓埋名到学校当志工,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是一个童心未泯、很可爱的老人。」

安伦感谢地向泰勒点点头,接着说:「那么,我解说一下怎么进行第一关『权威』。这里有三道门,每道门上都有一个锁,需要一个英文字母和四个数字组成的密码才能打开,每道门皆有提示。比较特别的是,这个房间需要各位群策群力,因为三道密码锁必须全部解开,三道门才会开启。届时各人可随意选择进入的门,不过,就像人生一样,选择了其中之一,势必要放弃其他两个,而且门是单向的,只能通过,不能回来。」

「意思是说,只要三个密码锁都解开,即使没参与解谜也可以通过,只是需要选择哪一道门?」莱娜诧异地问,得到安伦肯定的答覆。

右侧之门
提示一:在汉弥尔顿家族中,汉弥尔顿先生在他那一辈排行最小。
提示二:因为某些缘故,汉弥尔顿先生成为唯一继承人。
提示三:汉弥尔顿家族的荣耀。


中间之门
提示一:据报导,汉弥尔顿旗下的企业,以克利斯规模最大,知名度最高。
提示二:克利斯本来的主业是建筑,在汉弥尔顿主导的变革之下,改为生产齿轮、 螺丝等高精度零件,后也投入电动机具研发。
提示三:第一台研发成功电动机具。


左侧之门
提示一:我是路易士・汉弥尔顿。
提示二:他被称为洛格斯。
提示三:H & G


华兹注意到左侧之门告示上写着「H &G」,眉头不禁深锁,彷佛在哪个地方看过。纳许走近一瞧,忍不住嘀咕:「这个签名确实写着叔叔的名字,可是怎么那么多种笔迹?假的吧?」的确,那段「我是路易士・汉弥尔顿」文字混杂不同笔迹,像是好几个人所签,虽不至于无法辨识,但让人感到别扭怪异。

纳许看不出什么端倪,转身到右侧之门,那里的讯息让他感到亲近许多,突然发现前两个提示没有特别困难,意思很清楚。纳许本有意藏私,但想到三组密码都要解开,逼不得已扬声说:「这两段叙述都是事实,叔叔排行最小,因其他长辈和兄长都早他过世,所以叔叔成为唯一的继承人。」这种家族史的事,根本是为纳许预备的,他禁不住得意起来,觉得叔叔的遗产志在必得。不过这两个提示如何转换成密码,他却一点头绪也无。

「你说明了前两个提示,但提示三是什么意思呢?这些讯息都和汉弥尔顿家族有关,会不会是将能够代表家族的事物转换成密码呢?这种模式我好像见过呢……」泰勒很快进入状况,她对这个场景并不陌生,因为汉弥尔顿先生在学校打造了一座真人密室逃脱游戏,热爱推理的她也因此和老先生熟识。她搜寻着周遭的事物,突而瞄到纳许胸口的家徽写着「1528」,于是问:「家徽上的1528指的是什么?」

纳许低头看了看胸口的家徽,顿时心虚了起来,支吾地说:「这是……家族起始的年代啦!」

方瞿却若有所感,想起从汉弥尔顿口中得知的家族信仰历史,连忙说:「不、不,那是宗教改革开始之后,支持改教的苏格兰贵族派翠克・汉密尔顿殉道的那一年啊!」

听闻此言,泰勒兴奋地说:「那就对了!」于是把密码拨到「H1528」,果然听到一阵齿轮转动声音传来,第一道密码解开了。原来没那么难啊!大伙儿精神为之一振。

对各大企业发展沿革了若指掌的唐诺,注意到中间之门的告示和企业有密切关系。「第一台电动机具,那应该是冲床机ZB406吧?」唐诺沉吟。

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泰勒信心大增:「ZB406几乎可以直接转成密码,只有B不容易解释……」忽地她看到这个字母转盘不一样,都是小写,灵光一闪:「是『6』!形似小写的『b』!」果不其然,当轮盘拨到「z6406」时,门后又传来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

「那么只剩下左边这道谜题了。」方瞿看着上头的提示:「第二个提示并不难,在基督教历史中,『洛格斯』(λόγος)是早期教父用来指称耶稣基督的,可是第三个……难道汉弥尔顿先生也接触过吗?」

华兹听了,总算想起在哪里看过「H&G」,赶紧趋前说:「呃……牧师?」方瞿回头望向华兹:「我是马提斯・方瞿。」华兹说出他的想法:「方瞿牧师,汉弥尔顿先生之前给我看过一本特别版本的圣经,文字下方都有一个数字。汉弥尔顿先生说那是史特朗字词索引(Strong's Concordance),H是指旧约圣经使用的希伯来文,G是新约使用的希腊文。」

「果然如此啊!」方瞿牧师将密码拨到「G3056」,伴随着齿轮转动声,他解释着:「G3056就是洛格斯的原文编号,汉弥尔顿先生真是博学多闻哪!」随着三道谜题解开,三道门同时打开,露出门后的走道。

「恭喜各位,三道谜题都已解开,现在各位可以选择要进哪一道门。」安伦说道。兴奋不已的众人意识到,测验才刚开始而已。部分缘于方才解题的关联性,部分纯粹凭运气猜测,纳许和泰勒走进了右侧之门,唐诺选择中间的入口,其余人则进入左侧之门。

三道门之后皆是一道长廊,尽头皆连接一个小房间,有侍者迎接。右侧之门的房间里,「欢迎你们,这里是一些汉弥尔顿先生准备给各位的物品。」纳许打开收到的册子,不禁纳闷:「这不是家谱及家族史?」见泰勒也得到相同的物件,顿时疑窦丛生。

「汉弥尔顿先生说,选择这条代表家族、血缘的路,理应得到相对应的物品。若没有其他疑问,可前往下一间房间。」搞不清楚现状的纳许只得打开门,进到下一个房间。

「你们也来了?」诧异的声音响起,纳许转头一看,正是唐诺,他手上也有册子。「这是克利斯集团的产品型录。」唐诺边翻阅边说:「我发现我之前误会了,那台冲床机不是ZB406,而是ZE406,应该是当时报导误植,就一直积非成是了。」

殊途同归

华兹等人抵达的左侧之门休息室,与其他两间并无二致,只是他们各拿到一本精装圣经,外壳不尽相同,每行经文下方都有数个数字对应。

「这……是汉弥尔顿先生之前给我看过的圣经啊!」华兹不禁颤声说。

「汉弥尔顿先生晚年的兴趣之一便是研究美国牧师詹姆斯・史特朗(James Strong,1822~1894年)编撰的史特朗字词索引,透过编码,找到对应的原文,从而认识圣经原文的用字遣词。因此他准备了几本这样的工具书给到访这间房间的人,作为纪念。」尾随其后的安伦说。

「这个封面不太像一般的圣经呢!」莱娜抚摸着封面,体会着手上的触感。

「莱娜女士,您真是有眼光,这是克利斯的工业风,结合高精密度零件制作的封面。汉弥尔顿先生曾有商品化的想法,不过市场回应不太理想,所以这个想法就胎死腹中了。」安伦还记得老人当时略感挫折的神情。

「安伦先生,坦白说,我还是不明白为何汉弥尔顿先生的签名如此怪异?」方瞿迟疑地说出他的疑惑。

华兹还以为大家已经忘记了这个问题,听到有人提出,忍不住兴奋地说出搁在心里好一会的答案:「方瞿牧师,这是汉弥尔顿先生的习惯!我常看他在候餐时练习用不同的笔迹写同样一段话,他说这样可以体会不同人书写同样内容时的心境。」

方瞿想到方才借华兹之力确认了史特朗字词索引,开始意识到汉弥尔顿与这个年轻人之间交情不一般,于是对他有点介意了起来。他微微颔首,缘于一种关于信仰相关事物莫名的优越感,他不想让年轻人专美于前。

「我大胆猜一下汉弥尔顿先生的想法吧!他应该是仿效圣经作者,圣经66卷虽由40多位作者写成,但都是神无谬无误的话,讲述救赎历史的演进。所以,这一关才考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权威』吧!」方瞿自信地说。(待续)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