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圖像的抉擇—在蜘蛛人與牧羊人之間

【作者:莊信德會思想的蘆葦 2002.10.27


近期相當受到年輕人矚目的電影,要算是「蜘蛛人」。在電影中,男主角原本是一個平凡的書呆子高中生,當他被一隻具有放射線的蜘蛛咬到後,他開始展現出各種超能力:在影片中自然的得到了所有打擊敵人的超能力,以及贏得所有觀眾的注意力。這類的英雄式電影之所以長期享有廣大的市場,不外乎在劇情的主題設計上,扣緊每一個企望瞬間擁有超能力的夢想。但是如果將這樣的電影人生觀帶入教會生活當中,那麼,我們將意外地發現一個極為相似的信仰態度,就是我們在生命的深處渴望得著格外的能力,一種足以扭轉劣勢的超能力。

蜘蛛人式的信仰,是一種渴望藉由超能力的獲得,來扭轉劣勢的信仰;蜘蛛人式的信仰,是一種冀望藉由能力找到自身價值的信仰。蜘蛛人式的信仰,也是一個活在等候機會當中的信仰。這樣的信仰,重點是超能力、價值感以及偶然性。然而,基督教的信仰圖畫,卻常常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形象。

牧羊人式的信仰,少了喝采的群眾,也沒有突然產生的特殊能力,更不是忽然臨到的偶然機會。但是卻提供一個漫長的成長時間和空間!在舊約聖經的敘事當中,我們清楚地看一位偉大的君王:大衛王!但是這一位君王,卻不是一開始就是一位引人矚目的偉大人物,他的渺小甚至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差一點忘記。當撒母耳奉上帝的命令前往耶西的家中,膏抹以色列的新領袖時,接連七個英俊挺拔的兄長一一走過撒母耳面前,卻沒有一人是上帝所揀選的,正當耶西感到沮喪的同時,撒母耳對耶西的詢問,讓這位父親憶起他還有一位尚在牧羊的么兒:大衛。在受人忽略的曠野歷程中,大衛沒有絲毫輕視這個牧羊人的身份,這個必需與獅子、野熊搏鬥的艱苦差事,磨鍊出大衛一擊中的打倒巨人歌利亞的能力。在沒有掌聲的曠野歷程中,大衛始終沒有放棄這個牧羊人的身份,堅持直到生命在上帝眼中預備好了之後。大衛終於來到一個扭轉民族歷史的關鍵點上。

大衛的特殊能力,來自於他忠於託付所逐漸累積起來的過程;大衛的獨特價值,來自於上帝恩典的揀選,而不是任何外在的條件,大衛的「成功」並非來自於歷史發生的偶然性,而是一段漫長生命的果實。

蜘蛛人式的信仰是一種強大的誘惑,誘惑著我們渴望經歷「成功」的心,而忘記牧羊人的十字架;它誘惑著我們依靠「超能力」的心,而無視於操練屬靈能力所需要的漫長時間。如此一來,當我們的教會間越來越多爬滿蜘蛛人式的信仰,我們就經常看見選擇講台的現象,因為蜘蛛人式的信仰不在乎隨時更換捕食的場所,他等候的不是一段成長的時間,而是忽然臨到的超能力;因為蜘蛛人式的信仰不要求委身,只看重美麗的信仰果實。

牧羊人式的信仰在哪裡,哪裡便有合神心意的大衛。這個大衛將掙扎於人數稀少的主日學教學,這個大衛或許得陪伴一群長不大調皮青少年,這個大衛或許沒有機會參與敬拜中風光的服事,這個大衛卻必需投入整個暑假乏人問津的營會輔導、短宣隊員。就在蜘蛛人與牧羊人之間、在能力與委身之間,什麼是我們最終的抉擇?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