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豬食與饗宴

【作者:莊信德會思想的蘆葦 2002.10.13


【契子:豬圈】

老淚縱橫•意氣風發………

當年輕人白皙孱弱的雙手,不斷餵食著飢腸轆轆的豬群時,滿天的蒼蠅蠅頭竄動,年輕人下意識地揮動方才拭汗的手臂,才一個停頓,豬群立刻發出更為激烈的搶食聲。昏花了,是累到昏花、也是餓到昏花。才短短七天下來,不僅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年輕人甚至已經倦到無法支持下去的地步,用僅存的意識在心中反覆忖量著週圍的情勢,一對原本炯炯有神善於觀色的雙眼,因為透支的體力、人情的冷暖,早已經怖滿了血絲、失去了神采。年輕人終於經受不住飢餓的煎熬,與豬爭食了起來...


浪子的故事,是一個屬於每一個當代的故事。每一個當代,悲劇性地不斷重複上演著浪子與豬爭食的荒謬情境。我們固然捨不得每一尊貴的靈魂淪落至如斯,但是環顧細想後,竟在一灘汙水中赫然發現自己的倒影。

浪子的出走•長子的盲點•慈父的等候,一直是這個敘事中不變的核心角色。然而,敘事事件的戲劇性張力,若沒有谷底的誘惑深淵,何來峰頂的瞭然大悟?若沒有探究谷底迂迴無盡的絕望疏離,就真的不容易品味出峰頂無盡豐饒的喜樂盼望。在浪子的敘事事件中,我們瞥見了生命最深刻的墮落場景: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路加十五16)

面對21世紀全傳播的世紀,我們正面臨著與豬爭食的窘境 。浮濫的影視題材,透過媒體的全傳播策略(整合行銷)運用,往往營造出許多「普遍性」的「大眾化」假象,引動四處遊走的浪子們入內享用豐盛的「豬食」 。

豬爭食,往往有許多驚心動魄的場景出現,不是萬頭竄動、賣力推擠,就是不顧一切、埋頭苦幹。這樣一場窩蜂的爭食盛況,已經逐漸地從惡臭撲鼻的豬圈,位移至一場場香味四溢傳媒饗宴。從網際網路多元邊際價值的各取所好、到各家8點檔的強力灌食;萬頭竄動的徹夜狂飆演唱,造就著一批批忠貞的徹夜守候天使;英俊美麗的韓日經驗,構築了許多心靈交流的話題。於是,話題逐漸在多元中,找到各自認同的價值群體,透過反覆的交流互動,又進一步形塑了邊緣價值主流化的乖張現象。邊緣價值主流化,是一個廣為傳播人所孰知的話題操作策略,不管這個話題是不是有代表性,也不論這個議題有沒有價值的正當性。只要這個論述能夠引起爭食群體的注意,刺激廣告商品的買氣,進而在人氣指數上不斷攀升,就是一「主流」。

愈是主流的地方,爭食的現象愈是嚴重。這個爭食的光景尖銳地返照出當代心靈對於流動性的恐慌式攫取,就以近日狂熱的購物焦點來看,抵不過強軔的好奇心驅使,冒著參與非法的共犯結構也務必擠進不完全合格的購物廣場,當群眾盲目的爭食流行價值的認同感受,缺乏道德批判價值檢視的媚俗媒體,於是就扮演著資本遊戲的推波助瀾者,將原本醜陋的爭食場景美化推銷。鋼筋水泥球體叢林,不再像動物園內的飛禽球體建築拘禁著珍禽異獸,卻是收納了許多幾近逃難而至的商品消費者。拋棄了舊有消費習慣的時限結構,讓消費的可能性伴隨著無止盡的慾望伸展出來,共同舞出一齣詭異的爭食劇碼。



這般的爭食,如此的食相,甚至跨越了時空文化的邊界,恰切地詮釋了五餅二魚神蹟之後的爭食場景。在爭食中,我們忘卻了受造生命的獨特價值,在爭食中我們忘卻了創造主宰的豐富預備。於是乎,在物質生活上我們不斷在這個世界所提供的豬食中爭食。在政治表演場中,我們也在漫天旗海、震天價響的呼喊聲中爭食於沒有牛肉的空盤子。甚至在靈性生活裡,我們也不斷展現出一種群體性的恐慌式攫取,在教會型態的覓食文化中,我們可否見到結構之外的心靈面貌?在敬拜型態的覓食文化中,我們可曾聽懂沉默無言的心靈藝語?在這般的爭食醜態底層,我們是否忘卻了豬圈上空將屆的引路晨星?是否也忘卻了僅有的「醒悟」?

迎向21世紀的我們,正身處這個爭食的美麗豬圈中。或許身邊不再是浪子當年散發惡臭的穢物與咯咯作響的豬群,但是我們卻很可能正在參與著這場不吃可惜的豬食大餐。到底我們應當如何在這場混亂的爭食場景中奮力脫身?哪裡又是我們可以尊貴進食的潔淨處所?我們真的必須靜心深思、回首凝望。透過聖靈的光照與真理的引導,描繪出正確的迎向饗宴的地圖!

在經文17節浪子迷航的轉捩點當中,我們看見兩條值得我們探尋而通往饗宴的出路:一個是父親形象的呼喚,另一就是父家經驗的呼喚。到底在我們的信仰旅程中可曾按著天父的形象來認識祂?就許多東方的心靈來說,因為父親威嚴形象的緣故,常常將神明作為一種紀律的維護者來看待 ,也因此往往無法產生一種情感性的甜蜜經驗,而這是我們需要重新領略的部份,也是信仰價值中極為寶貴卻失落的一環。浪子的回頭不是因為父親的嚴峻苛刻,當然也不是父親的責難嘲諷。對已是浪子的我們來說,不再讓「媒溺現象」的罪咎感擄掠我們的心 ,任其控告我們的怠墯與荒謬,而轉面回想天父慈愛的赦免與擁抱,才是使我們不至於深陷豬食而無法自拔的出路。另一方面,若是作為等候浪子的我們來說,我們呈現出一幅怎樣的等候圖畫?是繼續埋首田務,安養信仰的天年,還是體貼天父的心意,懷抱基督之愛地尋找遠行的浪子?在轉台器的豬食饗宴中掙扎的浪子,在滑鼠游標的豬食饗宴中徘徊的浪子,是否一一映入我們心靈的眼簾?

此外,在我們靈性群體的相交經驗當中,什麼又是留在我們回憶中的部份?對浪子來說,他的的確確經驗了充滿愛的父家經驗。在沒有輔導聲聲催逼,沒有父母耳提面命的環境中,浪子終究回到了天父甜蜜的救贖之家。是美好的靈性經驗引導浪子在此回轉父家的懷抱,反省我們的教會生活,究竟在每一個可能的浪子心靈中留下什麼樣的信仰記憶?在我們每一次會後寒暄的互動中,我們願不願意成為那個主動懷抱基督之愛的長子?還是一群人不斷埋首教會例行事務,在一個接著一個的會議場景中,浮現權力與意見的爭食危機,平白錯失了許多與浪子共同享受的饗宴?

當爭食顯象於世俗與神聖,浪子便是四處遊走於這個需要救贖的世界!何處不再供應污穢的浪子豬食?何處可以烹調寶貴的浪子饗宴?我們冀望,世俗與神聖皆不再有爭食的浪子,不再有遠行的靈魂!我們冀望遠行的浪子回轉憶起饗宴、饗宴中的長子醒悟不再爭食………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