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無神論者

【作者:柯志明會思想的蘆葦 2017.08.20


近日忽然想起可敬的Lubac,閱讀時,研究所時代濃烈的歐陸無神論批判熱情油然而生。

上帝在整本聖經中都與祂的僕人、先知、使徒、百姓、兒女、門徒,甚至那些悖逆沈淪之子在具體的情境中互動交談;有時藉由意外事件,有時藉由自然事物,有時藉由一生經歷,有時藉由神蹟奇事,有時藉由隱密思想,有時藉由一連串的公共事件,等等。

聖經的上帝從來不是作為一個必須被論證才存在的觀念,也不是一個只存在於人的思想與講論中的知識。不,聖經的那位上帝是真實存在於聖經之外活生生的、無限的、絕對的、有情有義的自有永有者,真實地與祂的兒女同在。

但你的上帝呢?你確實遇見過上帝嗎?你清楚經歷過上帝嗎?你曾與上帝有具體的交談互動嗎?無論你經歷的方式為何。我說的是那位聖經所記創造天地萬有的上帝,那位關乎普世萬民之生死的上帝,那位歷世歷代以來不斷差遣祂的僕人向人啟示祂自己且最後道成肉身成為人又叫耶穌從死裡復活的上帝,而不是無據傳說、飄忽不定、虛幻不實的什麼「神靈」。

如果你未曾親身經驗過這位上帝,那麼你信的是什麼呢?你又憑什麼信呢?對,唯獨信心,但你信心的根據是什麼?使你能一直相信的根據又是什麼?當然,你或許會說是根據聖經,可能再加上歷代信經、信條、教理問答或數不盡的神學作品。但你的信心難道只是你根據聖經以及這些文獻而有的想法或信念而已嗎?你從未在你的一生中有真實而不可置疑的上帝經驗嗎?如果聖經所說的上帝是真實可信的,那麼你豈不應真真實實地經歷這位創造天地萬有的自有永有者嗎?倘若你未曾真實經歷,你又憑什麼相信祂呢?你所信的難道不可能只是你個人虛構的意念嗎?你的上帝難道不可能只是你自己慾望或需要的投射嗎?即便這虛構與投射也受聖經的啟發。

我知道,你或許不屑Comte, Feuerbach, Marx, Nietzsche, Freud等等這些現代無神論大師以及比他們更加可惡的徒子徒孫們,但他們錯了嗎?你憑什麼肯定你信的不是他們所說的「神」呢?就算聖經的上帝是真實可信的,就算你是滿有聖經知識與神學思想的神學專家、聖經博士、基督教哲學家、傳道人、基督徒,但你所信的仍可能是這些現代無神論者所否定與批判的「神」,不是嗎?如果連上帝的兒子都曾在十字架上喊著「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太27:46; 可15:34),那麼你究竟是憑什麼認定你確實認識那位聖經的上帝又信祂真是深愛你的天父呢?

無神論者固然高傲自大,但他們卻常也是誠實的,甚至比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更誠實。他們說他們不相信有上帝,因為他們真地不相信有上帝,並確實如無神般地生活著。但你說你是基督徒,而你卻完全沒有任何確實可靠的上帝經驗,未曾遇見基督的父上帝,未曾如真相信有上帝那般地活著,反而活像個無法無天的無神論者。

其實,你根本不相信上帝,那位聖經的上帝,你信的只是你出於自己私慾所虛構的「金牛犢」。這麼說吧,無論你表演得如何逼真,你終究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基督教無神論者」而已。這是你永遠必須面對的終極可能性,也就最後審判的主「當那日」將言「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做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3)的這個可能性。

啊,世俗無神論者是公開可知的,也多是高傲自大的,卻也常是誠實無偽的;但「基督教無神論者」則是隱密難知的,虛偽詭詐的,自欺欺人的,他們以傳揚上帝來否定上帝,以奉上帝之名來褻瀆上帝。這是最高形式的無神論。


圖為Nicolas Poussin的畫作「膜拜金牛犢」(1633年)。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