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草莓・恩典

【作者:吴蔓玲碎碎念 2014.07.20


前一段时间,透过脸书看到了一则新闻:有人因看见一个小学生打翻架上面包,面包掉出塑胶袋,滚落在地上;而身旁的母亲居然叫小孩把面包塞回塑胶袋裏,当着没事,拿着同款面包去结帐。那人对此事路见不平,就把那个脏了的面包拿到柜台,告知店家「有客人不小心掉在地上,请回收。」店员笑眯眯道谢后拿走。

这位路见不平者描述自己的心情,看着装作一切「不关他们事」的那对母子,决心把一边的母亲当空气,总要有人跟她的孩子说清楚。他说:「弟弟, 如果你东西不小心掉地上了,你可以告诉店里的阿姨们,她们会处理。也不会跟你收钱的。不用害怕!但是你这样放回去,下一个不知道的客人吃到了怎么办?」

路见不平者指出,这事发生在北大特区的几分甜面包店,显然家长住豪宅。我心想,就算不住豪宅,能有经济能力上几分甜面包店买面包,应有足够能力多付那弄脏的面包。

***

这事件让我不禁想起廿五年前,自己也遭遇类似的情景,只是那时我们是靠助学金养家的学生,每周的家用都要精打细算,在超市算帐时才发现儿子坐在我们的土司上,把土司压成一块平板。我和丈夫当时面面相觑,再看那不成条的扁平土司,忍不住大笑,而心里盘算着付了帐,回家后怎样才能把这条压扁的土司变成可吃的食物?

我们笑笑地把那条压扁的土司交给算帐服务员,她大笑,对我们说,再去拿一条土司。我们吃惊地看着她,回答:「是我们的儿子压扁的。」她耸耸肩,又说:「没关系,再去拿一条。」那天,我们尝到了恩典的滋味,虽然就只是一条土司。

这两起面包事件,促使我反思前些日子发生的另一起类似事件。

那一天的场景也是发生在超市。我和女儿坐在超市的二楼吃东西,所坐的角度可望尽超市蔬果摊位。

那时,我和女儿同时远远看见一位只有点头之交的朋友,带着两个幼儿买菜,朋友的孩子不小心打翻一盒草莓,只见母亲匆匆地拾起滚落地上的草莓,放回盒子裏,然后将草莓摆回摊位上,赶紧推着孩子离开。

只见女儿不以为然的表情,对我说:「你看见了吗?」

我心头一揪,嘴裏只能吐出一句:「她家境很不好,先生靠领残障辅助金过日子。」

我晓得若是她从一周买菜金抽出买了这盒摔在地上的草莓,绝对会捉襟见肘的;但若是我再向孩子继续解释,是否暗示孩子,诚实是可因时因地因情况改变标准的?

从小我就鼓励女儿们要有「说实话」的勇气,也一再向他们强调—说实话才是真正勇者。

从小每当她们隐瞒过错,后果就是就会受到加倍惩罚;而勇于认错,会得到嘉奖。我尽可能减低孩子闯祸的后果,或是与他们有难同当,让他们晓得认错有时仍要付出错误的代价,但是却是大大值得的。所以,在孩子的心裏,「诚实」是绝对必要的德性。

然而,当时女儿那自以为义的表情却让我感到深深不安,反思着自己在教养孩子诚实与勇气时,是否少了些什么?后来,我恍然大悟:对自己要求诚实,是一回事;批判他人不诚实,又是另一回事。我才领悟到原来我少教了孩子,学习更有恩典和怜悯心,看待身边的人事物。

反思稍前才读的故事,我为那路见不平的勇者喝采,但忍不住思考,不晓得当时路见不平者的口气如何?孩子会不会觉得很羞辱,甚至会瞧不起自己的母亲?而那位母亲会不会也觉得羞辱,无言以对?

再进一步想,若是路见不平者能够带着微笑,以同理心,向那对母子解释:「不用担心,把弄脏的面包拿去柜台,不会有事的!」是否会更好?

这么一来,那对母子会承认自己行为的错误(至少在心裏),但不会有羞辱,母亲也不会在孩子面前失去尊严,并且下回类似情况,他们必会更有勇气承担错误,因为在这件事上他们尝到了恩典。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