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草莓‧恩典

【作者:吳蔓玲碎碎念 2014.07.20


前一段時間,透過臉書看到了一則新聞:有人因看見一個小學生打翻架上麵包,麵包掉出塑膠袋,滾落在地上;而身旁的母親居然叫小孩把麵包塞回塑膠袋裏,當著沒事,拿著同款麵包去結帳。那人對此事路見不平,就把那個髒了的麵包拿到櫃檯,告知店家「有客人不小心掉在地上,請回收。」店員笑瞇瞇道謝後拿走。

這位路見不平者描述自己的心情,看著裝作一切「不關他們事」的那對母子,決心把一邊的母親當空氣,總要有人跟她的孩子說清楚。他說:「弟弟, 如果你東西不小心掉地上了,你可以告訴店裡的阿姨們,她們會處理。也不會跟你收錢的。不用害怕!但是你這樣放回去,下一個不知道的客人吃到了怎麼辦?」

路見不平者指出,這事發生在北大特區的幾分甜麵包店,顯然家長住豪宅。我心想,就算不住豪宅,能有經濟能力上幾分甜麵包店買麵包,應有足夠能力多付那弄髒的麵包。

***

這事件讓我不禁想起廿五年前,自己也遭遇類似的情景,只是那時我們是靠助學金養家的學生,每週的家用都要精打細算,在超市算帳時才發現兒子坐在我們的土司上,把土司壓成一塊平板。我和丈夫當時面面相覷,再看那不成條的扁平土司,忍不住大笑,而心裡盤算著付了帳,回家後怎樣才能把這條壓扁的土司變成可吃的食物?

我們笑笑地把那條壓扁的土司交給算帳服務員,她大笑,對我們說,再去拿一條土司。我們吃驚地看著她,回答:「是我們的兒子壓扁的。」她聳聳肩,又說:「沒關係,再去拿一條。」那天,我們嘗到了恩典的滋味,雖然就只是一條土司。

這兩起麵包事件,促使我反思前些日子發生的另一起類似事件。

那一天的場景也是發生在超市。我和女兒坐在超市的二樓吃東西,所坐的角度可望盡超市蔬果攤位。

那時,我和女兒同時遠遠看見一位只有點頭之交的朋友,帶著兩個幼兒買菜,朋友的孩子不小心打翻一盒草莓,只見母親匆匆地拾起滾落地上的草莓,放回盒子裏,然後將草莓擺回攤位上,趕緊推著孩子離開。

只見女兒不以為然的表情,對我說:「你看見了嗎?」

我心頭一揪,嘴裏只能吐出一句:「她家境很不好,先生靠領殘障輔助金過日子。」

我曉得若是她從一週買菜金抽出買了這盒摔在地上的草莓,絕對會捉襟見肘的;但若是我再向孩子繼續解釋,是否暗示孩子,誠實是可因時因地因情況改變標準的?

從小我就鼓勵女兒們要有「說實話」的勇氣,也一再向他們強調—說實話才是真正勇者。

從小每當她們隱瞞過錯,後果就是就會受到加倍懲罰;而勇於認錯,會得到嘉獎。我儘可能減低孩子闖禍的後果,或是與他們有難同當,讓他們曉得認錯有時仍要付出錯誤的代價,但是卻是大大值得的。所以,在孩子的心裏,「誠實」是絕對必要的德性。

然而,當時女兒那自以為義的表情卻讓我感到深深不安,反思著自己在教養孩子誠實與勇氣時,是否少了些什麼?後來,我恍然大悟:對自己要求誠實,是一回事;批判他人不誠實,又是另一回事。我才領悟到原來我少教了孩子,學習更有恩典和憐憫心,看待身邊的人事物。

反思稍前才讀的故事,我為那路見不平的勇者喝采,但忍不住思考,不曉得當時路見不平者的口氣如何?孩子會不會覺得很羞辱,甚至會瞧不起自己的母親?而那位母親會不會也覺得羞辱,無言以對?

再進一步想,若是路見不平者能夠帶著微笑,以同理心,向那對母子解釋:「不用擔心,把弄髒的麵包拿去櫃檯,不會有事的!」是否會更好?

這麼一來,那對母子會承認自己行為的錯誤(至少在心裏),但不會有羞辱,母親也不會在孩子面前失去尊嚴,並且下回類似情況,他們必會更有勇氣承擔錯誤,因為在這件事上他們嘗到了恩典。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