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 Ⅱ 是否相信他?

【作者:李佑生信望爱小说 2021.10.10



图片提供/123RF


众人拿到各自的书册,离开休息室后再次会合在一个房间里。只见房间中心有座石坛,另一端则有一道古老的木门,等候他们的安伦指着木门说:「这是『义之门』,通过的方式并没有上一关复杂。」接着他指向石坛说:「这里有三个选项,按下按钮便可以选择,每个按钮都可以打开这道门。不过门后有机关,不同按钮会开启门后不同的走道,得到不同的结果。」

义 之 门
选项一:凭靠信心,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一切,不需要做任何事,直接进来吧!
选项二:签订合约,成为克利斯企业的成员或是结盟,才有进门的资格。
选项三:立下誓言,效法汉弥尔顿先生成为慈善家。



看着石坛上的三个选项,众人一阵嘀咕,确实如安伦所言,选择本身看似不复杂,但问题是,哪一个才是正确答案呢?选项二、三还好理解,选项一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沉不住气的纳许不客气地评论:「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不用做任何事……有这么简单?不会是混淆视听吧?这可是关系到一大笔遗产!」

「汉弥尔顿先生对教会的奉献向来很大方,应该会希望继承者将财产用来回馈社会,热心公益。这个社会需要帮助的人不可胜数呢!」方瞿道貌岸然地说,脑海里浮现一长串需要赞助的社福机构名单,若是他们能有汉弥尔顿先生遗产的挹注,那将是何等的甘霖啊!当然,若是能由圣心堂主持这项善举,也有助于圣心堂的发展,思及此,他不由得嘴角微扬。

方瞿的话打动了泰勒的心坎,在她的教学生涯中,需要帮助的学生可不少,这么看来,选项三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凭着她玩密室逃脱游戏的经验,又觉得应该不是这么理所当然的答案,犹豫再三之后,她忍不住在心里轻叹:「唉,如果沃森老师在场就好了!」沃森老师是学校密室逃脱游戏的主持人,总是那么聪明、机智,如果他在场,一定知道怎么做。

「牧师您的想法很感人,但身为一位业界人士,我有一点想法想要说说。」身为英国绅士,即使唐诺对方瞿的想法嗤之以鼻,还是尽可能委婉地表达:「我们不应忽略汉弥尔顿先生的本业,他仍是一位企业家。若想要长久发展慈善事业,能够有稳定而足够的金援,自然是一大美事。若这里是单选题,在主从次序上,我想应该还是以企业经营为优先。」

信从所言

「我……我相信汉弥尔顿先生说的话。」出乎众人意料的,当众人还在审度、揣摩之际,首先站出来的是一直怯生生、寡言少语的丹恩。

众人抛来讶异的目光,让丹恩讲起话来更是期期艾艾:「若我可以做什么满足老先生的愿望,那我当然去做……可是我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牧羊人,照顾好草场、羊圈和菜园,就已经很偷笑了。」这么说时,他想起老先生和他在牧场合力抓羊剪毛的情景,老先生不小心跌个四脚朝天,裤子还在屁股那地方裂开了,但他一点也不在意,还哈哈大笑……他忍不住微笑,回过神时,眼眶却红了。

见大家仍不说话,丹恩抓了抓头,接着说:「坦白说,我不知道我是凭什么条件来到这里啊!除了老先生住在城堡时,我给他送些羊奶啦、菜蔬啦,和他聊聊园艺啦,我实在不知道我对他有什么用处。所以……我只能选择相信老先生说的话,他说我可以进去,那我就直接进去吧!」

丹恩走向石坛,按下第一个选项,门打开时,加强自己的决心似地说:「如果这个选择让我得不到遗产,也没关系啦!反正本来就不是我应该拿的。」话毕,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的幽暗中,留下若有所思的人们。

丹恩的一席话,让方瞿不禁沉吟起来,他是否对故人有足够的信任?汉弥尔顿先生是圣心堂的长老,不仅热心事工,对神学更是不同于一般信徒的热情,有几次甚至和他争得面红耳赤,那次吵得最凶的是什么问题呢?……他看着选项一写的「信心」(faith),凭着「信心」进「义门」……啊!不就是「因信称义」吗?

是了,就是这个!方瞿狂喜,仔细回忆当时争论的内容。方瞿认为,救恩虽然是神的恩典,但人若没有选择相信,最后还是无法得救,所以人至少做了「相信」这件事。但汉尔尔顿坚持,人已经全然败坏,连相信的能力都没有,之所以能够相信,是因为圣灵先使人灵性重生,所以,连相信也是恩典,不是人自己做的。「就像一个聋子得先恢复听觉,才听得到上帝呼召的声音嘛!聋子怎么可能恢复自己的听觉呢?」当时已经有点重听的汉弥尔顿指着自己的耳朵,大声地说:「所以人一点功劳也没有!」

「汉弥尔顿虽然会做生意,但说到神学,怎么可能比我正确呢?」方瞿暗忖。虽然不认同汉弥尔顿的看法,但他知道汉弥尔顿的答案是什么,所以自信满满地按下选项一。

凭靠行为

「我不相信有这种事!这世界所有事情都是努力争取来的。」纳许口头虽然这么说,内心却颇为矛盾。

其实,纳许很想相信叔叔的话。在所有亲族中,叔叔虽然严格,却是少数对他公平的人,从未以鄙夷的态度对他,而且向来言而有信,所以他对叔叔是既敬又畏。但伴随可能失去遗产的风险,他实在没办法像丹恩那么洒脱,毕竟,这可能是他人生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了……他低头看着家徽,彷佛千斤重般压在胸口,深吸口气,毅然决然按下第二个选项。

华兹看着纳许隐没在门后的背影,心里其实颇认同他的话,甚至觉得他还说得太容易了。「这世界,很多事是努力也争取不来的啊!」他想起前两个礼拜刚举行过的领班考试,已经是他第十次败北了。

华兹热爱服务生这份工作,这些年他服务的细心、耐心赢得不少客户肯定,常当选最受客户信赖服务员,汉弥尔顿先生每次上门更是指定他服务。餐厅的领班考试极为严苛,动作、笑容稍有不对都可能被刷下来,但他持之以恒针对问题一一改进。

最近这一次晋升考试,华兹以为胜券在握,却败在「导览」――偶尔会有客人好奇餐厅摆设的名贵瓷器,服务生必须介绍瓷器家背景、创作历史,这些他已倒背如流,自然没有遗漏,但主考官仍在他的名字画下红杠,理由竟是「眼神不好」!他忍不住叹道:「唉!我多么希望可以直接通过啊!」于是他按下选项一的按钮。


图片提供/123RF


不计成败

唐诺看到现场剩下他和泰勒、莱娜,微微欠身说:「女士优先。」泰勒却已经打定主意要押后,因为她想看到所有人进门的情况,好尽可能从蛛丝马迹判断正确答案是什么。

莱娜走向前,出于工程师的职业本能,对石坛的构造好生研究了一番。确定从外观上看不出个所以然后,她坦然一笑,潇洒地说:「既来之,则安之吧!」她按下了选项一。

汉弥尔顿先生退休后,出于个人兴趣,仍继续主持一些研发案,莱娜是他指定的少数几个配合的工程师之一。或许因为两人都是圣心堂的会友,所以汉弥尔顿先生对她多了几分信任吧!和汉弥尔顿先生工作,是极为愉快而饶富趣味的时光,年岁并没有让他变得迟钝、僵化,反而增添他的创意与智慧。

最让莱娜印象最深刻的是,虽然汉弥尔顿先生过程中要求严谨,但是当结果失败时,即使是因为犯了很大的失误,汉弥尔顿却从不苛责,反而安慰大家:「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就将结果交给上帝吧!」他容错的态度,反而激发工程师们更投入「加班」而乐此不疲。「我相信先生有最好的安排!」虽不知前方等待的是什么,莱娜心里很安然自在。

由于泰勒坚持留到最后,唐诺便不再礼让,俐落地按下了选项二后走入通道,一如他在商场上的果断。

泰勒见四下已无人,开始仔细寻找线索,良久仍一无所获,不得不怀疑:「难道,汉弥尔顿先生根本不是设计密室逃脱游戏?」她垂下肩膀丧气地说:「如果我输了,沃森先生会不会对我很失望呢?」她按下了选项三。

七个人走过通道后各自进入不同的房间,无从得知其他人情况如何。

方瞿的房间里有一张桌子,桌上有电脑萤幕及十字架,他拿起十字架,狐疑地说:「不会是送我这个吧?」此时,萤幕上的相片逐渐清晰,方瞿看了神色大为骇然,失声道:「这……怎么会在这里?」 (待续)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