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中藏有信仰的感动

【作者:陈小小麻辣姊妹 2015.10.25


毛茸茸大尾巴的松鼠一溜烟的爬上树,夜鹭伸长脖子优哉游哉在草地上找虫吃,花心鲜黄欲滴的缅栀花掉落满地,那栋长方形巴西利卡式的建物传来悠扬的女高音,把下课十分钟的我给吸引了过去。

我轻步走入礼拜堂,想起晚上是神学院音乐系声乐组的毕业表演。一位原住民同学用台语唱着萧泰然作曲的〈爱的真谛〉,「仁爱是善宽容慈悲,仁爱是善宽容慈悲,仁爱是无怨妒,仁爱是无夸口,…」 我悄悄地站在后方幽暗一角聆听,全身被人神交会的氛围所包裹,上帝的话语以不疾不徐的优雅女声向我说话,从双耳滑入脑袋,继而盈满全身,如此美妙。肢体语言按耐不住的想要回应这股神圣,手臂延伸,腿已拉直,舞动的渴求在裏头翻腾着,多么想以柔软的舞姿表达心底的觉醒,人性中的阴影如何因光明而重生。

我很喜欢跳舞,小时候学过几年芭蕾,因经济和升学压力而放弃。发呆做白日梦,常幻想在自己婚礼跳着高难度的天鹅湖三十二大回旋献给来宾。以为上了大学便可以参加舞蹈社团跳个过瘾,但那时遇到比跳舞更重要的事,就是参加大学团契,读圣经、认识上帝。直到结婚、孩子都上小学,我才重拾跳舞的梦想,享受流汗的畅快。

对我而言,跳舞不只是运动,因她蕴含着文字所难以描述的激情与感动。随着舞姿的旋转与肢体的延展,多变复杂的情绪被召唤出,再透过肢体语言出去给旁人。圣经里也有舞蹈的元素,我在跳舞的时候常想起大卫。他身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和以色列全家在耶和华面前,用琴、瑟、鼓、钹、锣各样乐器作乐跳舞迎约柜。究竟那是怎样的一种激昂热烈的敬拜舞蹈阿?真希望有朝一日,有哪个基督徒舞蹈家可以重现那种敬拜之舞,让会众同沐于那种超越声音语言的言说,传递对造物上帝的感激。

每周我有个2-3个早上,一个小时的跳舞运动。舞蹈教室的各样设备,地板、钢琴或音响设备…,我认为长达5公尺以上的整面镜墙最为重要。若没有镜子,我也会藉机透过落地窗的玻璃反射照看自己,以了解自己的姿态与动作到底是甚么样子,跟预期中是否一模样?舞若跳得不好,大半出于没有看过镜中的自己,并加以调整。很多人把心力放在强记舞序,却丝毫不照看镜子,这样只能做到舞步流畅,可是身段姿态就不怎样。

  雅各书1:22-25说道,「你们应该作行道的人,不要单作听道的人,自己欺骗自己;因为人若只作听道的人,不作行道的人,他就像一个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貌,看过走开以后,马上就忘记自己的样子。唯有详细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备的律法,并且时常遵守的人,他不是听了就忘记,而是实行出来,就必因自己所作的蒙福。」(新译本)

舞者对着镜子看到自己本来的面目,一一细心地修身段,摆首、投足、踢脚、下巴要抬得多高、眼神要放在哪里,切实调整到位,自然就可以舞出美丽的灵魂。信仰更是如此。圣经,是我们身心灵的镜子。不常阅读圣经,就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景况到底如何?看了圣经,听了道,却没有去行道,就好像舞者看了镜中自己的丑态,却没有花时间、花力气去修身段。这样,即使跳上几十年,也不会有任何进步。

有牧者分享,「听道和行道之间只有一个字,就是pain痛苦。」,真是深有同感。单单听讲道、看圣经是不会带给人痛苦的,但行道不简单。要控制老我,成为他的主人,叫他乖乖顺服听话,遇到不合理的对待,要能违反人的本性,以忍耐、恩慈、良善的神性回应。而练舞也是,No pain, no gain.,要让肢体照着自己的想法去行,是要极度耗费强大的身体能量,附上辛苦流汗的代价。肉体还真是不好对付。

然而跳舞会随着年纪递增,肌肉、关节退化,考验着身体技术与体力,想要身随意走,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至于,对付老我,只要懂得倚靠圣灵,懂得跟随耶稣,生命终像千锤百炼后,能行云流水自然反应,我们胜卷在握。这种情况正如圣经所言,「所以,我们并不沮丧,我们外面的人虽然渐渐朽坏,但里面的人却日日更新,」

这些年,我遇过几位舞蹈老师。每个老师都各有擅长,或明朗轻快、或活泼有力、或优雅妩媚,或神秘庄严。跟着老师跳啊跳,舞姿自然不知不觉中就越像老师。我发现老师是否拥有对跳舞的充沛热情,对我影响最大。毕竟运动是蛮累的,有时忙碌、或懒散、或遭逢人生重大变故,不想继续下去,拥有强大舞蹈灵魂的老师往往是最后会令人自动归队的主要因素。

  保罗则是我信仰里很重要的老师,他对上帝的强烈的爱,通过圣经文字穿越数千年,影响各世代的信徒,多少人依然被深深感动。他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他总是效法基督,也要信徒们如此效法。效法耶稣的秘诀,就是我们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好让耶稣的生也在我们的身上显明出来。把动作尽量调整到和教舞者相同,一直修正到自己的线条接近老师那样优雅流畅为止。信主二十多年,仍存在许多生命的缺陷与软弱要矫正对付,但我越来越尝到保罗所说的「基督在我里面活」一步步的蜕变成熟。

 上帝赐给基督徒丰沛的恩典,实在超过想像得多,舞动中竟藏有饱满的信仰感动。信仰让我对跳舞有着另一层次的体会,跳舞让我对圣经有着更丰富的领受,生命与信仰交结互引、盘互相错。

◎刊登于华福中心《今日华人教会》双月刊


图片提供/123RF

about 陈小小

about 华子

about 飞飞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