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扬小品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涛天巨浪下的那几个圣诞糕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北风成天呼呼地吹,震得窗户嘎嘎作响。

九岁的我,与当传道人的父母亲,由台湾迁居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小岛,去牧养一间不到几个人的小教会。

圣诞节快到了,爸爸特意订了一些圣诞糕,想为在这个小岛的第一个圣诞节,带来一点欢庆的气氛。圣诞糕,这是以往教会庆祝圣诞节时,不能免俗的一种传统,将米研磨成粉,加糖炒熟,再压制成一块块的糕饼。甜甜地一块圣诞糕,可以吃上大半天,上面又有由模型印制上「圣诞快乐」的几个字样,让人甜在口中,心里也能感受到一种愉悦的过节氛围。

只是,那一年的圣诞节,异常地冷清凄凉,来参加聚会的人,少得出奇,原本简陋窄小的教堂,显得空空荡荡。相较往年热闹滚滚的景况,以及丰富多采的庆祝节目,简直是天渊之别,这是我记事以来,一个最最无趣的圣诞节。记得那一天,除了从父亲手中得到一块圣诞糕,聊以安慰之外,我带着意兴阑珊的心情,早早上床睡觉。

轮船触礁

第二天,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整个村庄已传遍了一桩天大的事。一艘大轮船搁浅触礁的消息。据说,这是一艘由香港出发的大货轮,船舱装满了货物,途经台湾海峡,要运往法国。兴许是狂风巨浪的推波助澜,也可能是掌舵者的轻心大意。昨天夜里,在航行的途中,整艘船闪避不及,搁浅在离村庄约有几哩远的另一个小岛。

在这个遗世独立的偏远小村庄,这可是件大事。全村子的人,老老少少,几乎全跑出来看热闹。当天云层很低,疾风加上骤雨,能见度低,但极目眺望,依稀可以看到,一艘大船呈45度,倾斜在一堆乱石上,船的甲板上有许多瑟缩着身子的人群聚在一起。全村的人纷纷扬扬地议论着,有幸灾乐祸的,有见义勇为的,为那些处在危险中的人,无不感到焦虑忧心。

有人提议,组织义勇队,开船去救人,刚开始,有不少人互相推荐承让,但望着眼下波涛汹涌的巨浪,这一群成天靠海维生的讨海人,个个都噤声摇头,纷纷回家去了。

从第一天开始,每天即有许多人站在山丘上远眺观望,时不时摇头叹息或议论纷纷。但是凌厉的北风,却依然持续地吹袭着,几天下来,多架直升机一直来回穿梭盘旋,却因为风浪太大,始终无法靠近轮船,眼见船愈来愈倾斜,在甲板上的人,也愈来愈少。整个村子的人,看到这种景况,都处在一种爱莫能助的焦虑中。

旱鸭子挺身救人

到了第三天,天蒙蒙地亮,我被爸爸走动的声响吵醒,只见爸爸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大夹克,用报纸包了几块圣诞糕,急匆匆地走了。原来爸爸说服了教会几位信徒,冒着生命危险,一起开船去救人。

只见那一艘小渔船,在涛天巨浪下,如一片小叶片,忽隐忽现,危险万状。而爸爸从小就是个旱鸭子,不谙水性的他,自身都已难保,又如何能去救人呢?

我见妈妈跪在地上,迫切地为爸爸祷告,我也在等待的焦虑中,在心中默默地为爸爸祈祷。

历经几个小时之后,爸爸全身湿透,疲惫地回到家里。他等不及换掉湿衣裤,即兴奋地对我们述说整个救人的经过。

无价的圣诞糕

当他们的小渔船好不容易靠近大货轮时,瑟缩在甲板上的人如见到救星般,个个抢着要上船,他们抛绳索过去,让待援的人抓住绳索,然后拉他们上船。十几个人先后被救起,却有两位在援救的过程中,无力抓稳绳索,眼睁睁地被海浪冲走。

获救的人上船后,一个个在等待援救、担惊受怕的过程中,已濒临脱水休克的边缘,爸爸见状,从口袋里拿出所带去的圣诞糕,许多人立刻围靠过来,有人从口袋掏出大把的美金,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也有人在饿极的情况下,想用钱买圣诞糕,爸爸一一拒绝,将圣诞糕分给所有的人吃,这群饥寒交迫的人,狼吞虎咽地一扫而空,彷佛那几个圣诞糕,是一帖赖以维生的救命良药,他们吃完了之后,一个个跪在地上叩头答谢。

事隔多年,那个无趣的圣诞节,却烙印在我心里,成为我最深刻的记忆。

原来圣诞节,可以在教堂里,用许多丰富多采的节目来欢庆,同时更需要用实际的行动,去实践基督舍己的爱;圣诞节可以享受丰盛的佳肴珍馐,而那几个廉价的圣诞糕,却如同耶稣的道成肉身,在人最需要的时候,成为喂养人的生命之粮。

就是那年的圣诞节,那几个圣诞糕,教导我明白,什么是真正圣诞的意义与精神。

本专栏与传扬网站合作。

【延伸阅读】:
那个记号
寻找平安,寻找爱
如此教会,深触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