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马教授》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大学生与跷课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学校园里有一个问题,
许多学生一进校园,就有「热心」的学长,
告诉他们,哪一门课的老师,
上课不点名、不抽考、不点数出席的人数,
课程也容易过,
所以「跷课」也无所谓。
这种教导,看似很聪明,
其实,使他们的学弟妹没有学习到,
当选择一门课时,
必须学习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在德川家康建立幕府的时代,东瀛最着名的忍者叫「雾隐才藏」(Kirigakure Saigo),他是伊贺流的忍者,由于支持丰臣秀吉的遗族,经常与德川家康作对。即使德川幕府布下天罗地网捕捉他,他仍然来去自如。他的名言是:「一个忍者无论多么的危险,就是要完成任务;明知单独一人对抗德川是场打不赢的战争,自己也要坚持下去,彷佛是最后的一个反抗者。」因此,他被称为最具斗志的武士。


缠斗到最后的武士

他在与敌人对决时,总是与对手缠斗到最后,除非将他打倒,否则他始终不放弃。他的战法先采用「正手刀」法,以手正握刀柄,从上往下劈。对决到力量渐散时,他为节省体力,改用「反手刀法」,让刀近身,近身攻击,将刀自下向上扬,以给对方致命的一击。后来日本漫画中的「假面骑士」、「牙王」等,都是以他为版本。

近代,许多大学生喜爱看的漫画常与他有关。我在捷运车上、咖啡店里,经常看到学生捧他的小说研读。在大学系馆的置物柜里,或是在教室的窗橱里,总有成排提到他的画册。学生看久了,应该学到一些他的坚毅精神,即使体力用尽,也不放弃战斗。一个人能将体力延伸到尽限,仍能忠于所付的任务,是忍者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喜爱雾隐才藏的书迷,应该在课堂上表现出惊人的上课毅力。可是,事实却非如此。雾隐才藏如果现今来校园,看到他的读者若翘课,可能会难过吧!

个性的培育

大学教育主要传授的地方是在课堂上,跷课学生最大的损失,失去学习的机会。请学生不要随意将自己不上课的原因,归诸于老师不会教,老师上课之前最起码比学生多读教材一遍,光凭这一遍,也值得学生坐下来听。也不要将跷课的原因,归于对课程不感兴趣,一个人在不懂之前,不配下感不感兴趣的断言,懂了之后才会产生兴趣。

跷课的缺点是学生在课后,将要加倍的时间去读,或担心教师上课突然抽考,或讲什么重点,自己不知道。经常性的跷课,不只使学生的成绩低落,失去学习的信心,更会养成一种逃避责任的习惯。自己一不喜欢,或是身体有点疲惫,就想出去玩,想多睡一些…就不去上课,代表自己在使用时间、体力没有节制。上课不只是为了知识,更在培养一个人坚毅的个性。

小事上忠心

不应该跷「必修课」,因为进入那一个科系就读,是自己选的;不应跷「选修课」,因为是自己选修的。一个成熟的人应该学习,将自己的选择视为承诺,在选择的事上尽责,才是忠诚与负责任的表现。一个人在小事上忠心,才会有机会承受更大的事。

高大的建筑物若在不大的地震中倾倒,经常是在一根柱子的接头失准、或是一个转角处偷工减料;飞机会在飞翔中忽然发生意外,可能来自一颗螺丝没有上紧。人的一生不在做事多么辉煌,而在事事忠心,尽力而为。这要从什么地方学起?从学生时代学习不跷课开始。

学生跷课的原因

探讨跷课的原因,是教育学上非常有趣的题目,这现象在学术上称为「学学懈怠」(absenteeism)。跷课只是教室里多一个空位,空位的背后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原因。学生进大学的主要目的,是为学习而来,为何入学之后会不肯学习,跷课而去?大学是一个人一生中重要的阶段,为什么会拒绝学习,轻忽学习的机会?这是有迹可循的,例如愈是大班的课,学生跷课的比率愈高,他们参与意愿薄弱,所以要鼓励自己在班上提问题,增加参与。

愈是后段的学校,学生学习的意愿较弱,学习的态度若差,就容易跷课。因此,提高学生的学习意愿,改善他们的学习态度,比教导他们课程的内容更重要。早上较早的课程,学生如果没有学习安排时间,也会跷课。学生若将时间填得太满,有过多社团活动、校外活动、家教打工、上网聊天等,也容易先牺牲上课的时间。

上课方式的改善

上课时间太久,一些学生也会选在最后一堂缺席,所以最好的上课时间是每次上一小时,顶多两小时,以免学生注意力涣散。上课空间太小,空气不流通,或是座位太挤,也会导致学生需要走出教室透透气。上课的内容太简单,或是老调重谈,也会使学生想都知道了,而离席。许多学生并非经由听或看的方式学习,而是藉由用手操作,或是用言语讨论而学习,容易以演讲式的上课,学不到什么,离席而去。

更重要的是,学生的心灵会反映在听课的行为,尤其是来自单亲的家庭,在18-22岁的时期,父母在他们的成长中缺席,他们容易以缺席表达自己受伤的情绪。有些学生的父亲有施暴倾向(包括语言上的施暴,或对孩子冷淡),这种孩子成长的过程,必须紧紧包装自己的心,以免与外在接触,再受伤害,以后他们也是紧紧地将心包装,离群索居,或是沉湎在自己的世界里,远离众人所在之处,以为反对老师就是反抗权威,如教室。

受伤的心灵

近代离婚的比率很高,这种学生愈来愈多,他们经常不来学校,在外游荡,或关在房内,与外隔绝。日后他们年纪愈大,除非自己想振作,他们低度的生产力,将成为社会的负担,末后走上游民,或是自残、自杀的路。要帮助这种学生,非常不容易,老师可能要成为跷课型的老师,出去寻找迷失的羊。

跷课的孩子啊,你若喜爱雾隐才藏的漫画或小说,你可知道雾隐才藏也是来自一个单亲家庭。他的父亲终日沉迷于研制炸弹,后来死于爆炸意外。所以他才给自己取名叫雾隐才藏,才藏是他的名字,雾隐(Hidden in Mist)代表他的虚空,来的像雾,去的也像雾。他只能在短暂如雾的时光中,寻找自己可以躲藏的一点空间。他日后的勇敢,多次刺杀德川,竟然是来自背后的痛苦。

如雾散去,重见光明

1615年,他才体会「乱世之时,一个刺客想与不智慧的君王同死,是愚昧的事。」他回到自己所爱的女子身边,重建家庭,不再出现江湖,如雾散去。

欢迎参观作者的网站:河马教授的网站

【延伸阅读】:
台湾前途的决定,在隐藏之处的坚持
台湾父母也一起「林来疯」!
校园的蝙蝠与老建筑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