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巨观看同婚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社区晨跑看到木质地板上贴着一张「护木漆未干」的警语,我本能地跳过那张纸没有踩到,心里还满庆幸地。八九步后又看到另一张纸,同样跳过去没有踩到,跑了三圈之后,这次远远看见那块被三边共七张警示纸包围的木质地板。原来我很庆幸以为跳过去的一张纸,只是在画出一片我不应跳进来的区域。我太太只用五个字就描述了这件糗事「见树不见林」。

这糗事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我只单独看一张的意思,却没有把这七张纸连在一起想,所以我以为需要避开的区域只是那张纸,而不是那七张纸包围着的区域。解析个别片段的现象是微观,从大范围多个现象间的关连性,得到整体的图像,就是巨观。

同婚议题双方论述,常像我犯的上面错误,大家在争论的只是一个小片段,可是若不从巨观的角度看,就会看错问题的意义。巨观的角度就是我们先放下「同性婚姻」对或错的问题,先去看什么团体在推动、推动的目的是什么、在他们的巨观结构里婚姻的意义是什么、他们有没有更巨观的其他目的。有了巨观的轮廓,就很容易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台湾的同志运动师承美国,70年代公认最具影响力的男同志解放文件是卡尔・魏特曼(Carl Wittman)所写的男同志宣言,里面谈到婚姻清楚说道:「婚姻是充满角色扮演的直建构最主要的例子。传统婚姻是一个腐败压迫人的建构。我们当中一些曾在异性婚姻中太久的人将婚姻的破碎归咎于我们的男同志特性(gayness)。不!它们破碎是因为婚姻是一个闷死双方、否定需要、赋予双方不可能要求的合约。…,男同志必须停止以他们模仿直婚姻多好来衡量他们的自尊。」,这里的「直」是男同志用来称呼异性关系的名词。宣言又说:接受「找一个体面的配偶安定下来,秀给世界看『我们和你们就是一样啊』,是在回避真正的问题,是一种自我憎恶的表现。」

虽然否定传统婚姻,但宣言也肯定人性的基本需要「人们为了很多好理由而结婚虽然婚姻不常达到他们的需要或欲求。我们都在寻找安全、爱的交流以及归属感和被需要的感觉。」,既然直婚姻那么不好,宣言中就提了婚姻替代方案,首先指出要避开的一些事项:

「...1. 专一性:以财产化的态度对待彼此,以相互的盟约来对抗其余的世界。2. 对未来的承诺:这是我们没有权利做的也是阻止我们(或使我们觉得有罪恶感)成长的。3没有弹性的角色:那种无法反应当下的我们而是从模仿中继承的角色,并且在定义平等关系上的无能」,用简单的话来说,他们要「安全、爱的交流以及归属感和被需要的感觉」,但不要一对一,也不要有承诺(请注意「当下」二字)。于是宣言提出了理想中的婚姻:「我们必须为自己定义一个新而多元、没有角色的社会架构。它必需能够包含让人可以单独生活、短暂共同生活、长久共同生活(成对或成群)的自由与物理空间;而且当我们需求改变时,能够在这些状态中轻易转换。」,这里你应该看到了多元成家的发源地。

经过20年的演进,尤其是当爱滋病在1980首先在同志圈爆发,同志运动越变越激烈,蜕变成后来的酷儿运动。酷儿是英文Queer的翻译,原本的意思是怪(恰如怪叔叔的用法),要知道什么是酷儿,最好的方法也是让他们自己说,中央大学教授卡维波(本名宁应斌)《酷儿是什么?》(以下简称卡文)一文说的很清楚:「‘Queer’在英美是个惊世骇俗的运动策略、也是指一些挑衅与桀傲不驯的实践(例如酷儿们在高级购物中心的人潮前公然集体同性接吻),以高亢的声调肯定自我,拒绝被主流社会同化,这种运动实践路线截然有别于美国传统同性恋运动的融入主流社会路线。」

那么他们怎么怎么看待婚姻呢?卡文说:「酷儿发现同性恋的压迫是整个性网络中多重路径的压迫中的一种,而这个性压迫网络并非只是异性恋制度而已;还包含了情欲的一对一制度(monogamy)、性的生殖模式,以及以这三者(异性恋、一对一、生殖模式)为基础的婚姻家庭制度。」,由此可知婚姻家庭制度是同运要反抗的制度,而反抗的原因与同志宣言一脉相承是因为它的基础是异性恋、一对一、生殖模式。

既然推动同婚的人这么痛恨婚姻制度,那么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的推动「同性婚姻」呢?这也让他们自己回答吧。

在2012/10/26苦劳网上的报导「要婚姻平权,还是革命?――当同性婚姻争取合法」(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234)中,引述许秀雯理事长的话说:「允许多元成家是毁家废婚的一种方式,在政治上实作是要允许多元成家,改变家庭跟婚姻的意义,毁掉父权的婚姻、家庭。」、「如果很单纯地谈概念性的毁家废婚,在政治上没有支力点」、「毁家废婚派不是对立面,相同点大于相异点,最大的相异点在于,运动上正面扩大制度的包容力,而不是在理论面提倡毁家废婚。选择开放选择,酷儿自由进入家庭、婚姻,可能就会改变家庭、婚姻的风貌」。

放大范围去看,就会越明白这些行动正在圈住一个很大的区域,例如卡文还有这段话:「在目前台湾的性战场上显然有三个战略高地,...第一, 青少年的性权。酷儿必须坚持『性』(包括同性恋)是正面的好事,是值得做的、有价值的好事,故而青少年情欲也当然应该被鼓励。...青少年的性自主权,也就是青少年有权(和成人一样)与同性异性发生性爱关系;青少年性权也包括了使用色情材料的自由,还应该包括使青少年情欲成为青少年愉悦且得力壮大的资源和学习机会――这至少意味着性教育和同性恋性别教育都将是战场之一。」,看了这段你应该知道原来青春水样等等教材的源流在这里,废除刑法227条(对于与14岁以下、14-16岁间之男女性交者的刑罚规定)也发源于此。

继续看吧:「第二, 性工作的除罪化、尊名化、自然化...终究目标是要使性工作自然化(naturalized),普及扩散到日常生活的全面,...现代家庭制度乃是藉着剥削无酬的性劳动而成为可能的,...性劳动的普遍有酬,也就是性工作的发达与自然化,亦将带来瓦解现代家庭制度的矛盾力量。这主要是因为婚姻中的性劳动经常连结了现代的浪漫爱,但是带有商品性质的性工作之普及化也将会改变这种浪漫爱在文化中的主流位置。而现代一夫一妻家庭制的瓦解则是酷儿(也是妇运)的重要运动目标。」。

「第三, 从『多次婚姻家庭』到『多元婚姻家庭』。很多人均同意妇女解放的目标是推翻现行婚姻家庭霸权,但是往往却从事「叶公好龙」式的妇运策略,拼命补强现存家庭单位与亲子关系的凝聚。如前所述,现行的婚姻家庭制的瓦解并不是依靠从天而降的巨变革命,而是依靠着在现实中已经存在、和现行婚姻家庭霸权形成冲突、包含了多元婚姻家庭所需的资源,但却被视为『社会乱象、违反大多数人的性道德、无法被大众接受的性别混乱、对青少年造成伤害』的一些实践和因素。」

把这些论述连缀在一起,你看到了这将会是一个影响到多大范围的风暴吗?那么你可以自己回答当用什么去回应同性婚姻支不支持的问题了。

【延伸阅读】:
      上帝家里的人
      「坚持信仰价值」与「同理同志处境」
      用心谰言—读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748号解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