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巨觀看同婚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社區晨跑看到木質地板上貼著一張「護木漆未乾」的警語,我本能地跳過那張紙沒有踩到,心裡還滿慶幸地。八九步後又看到另一張紙,同樣跳過去沒有踩到,跑了三圈之後,這次遠遠看見那塊被三邊共七張警示紙包圍的木質地板。原來我很慶幸以為跳過去的一張紙,只是在畫出一片我不應跳進來的區域。我太太只用五個字就描述了這件糗事「見樹不見林」。

這糗事是怎麼發生的?是因為我只單獨看一張的意思,卻沒有把這七張紙連在一起想,所以我以為需要避開的區域只是那張紙,而不是那七張紙包圍著的區域。解析個別片段的現象是微觀,從大範圍多個現象間的關連性,得到整體的圖像,就是巨觀。

同婚議題雙方論述,常像我犯的上面錯誤,大家在爭論的只是一個小片段,可是若不從巨觀的角度看,就會看錯問題的意義。巨觀的角度就是我們先放下「同性婚姻」對或錯的問題,先去看什麼團體在推動、推動的目的是什麼、在他們的巨觀結構裡婚姻的意義是什麼、他們有沒有更巨觀的其他目的。有了巨觀的輪廓,就很容易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台灣的同志運動師承美國,70年代公認最具影響力的男同志解放文件是卡爾‧魏特曼(Carl Wittman)所寫的男同志宣言,裡面談到婚姻清楚說道:「婚姻是充滿角色扮演的直建構最主要的例子。傳統婚姻是一個腐敗壓迫人的建構。我們當中一些曾在異性婚姻中太久的人將婚姻的破碎歸咎於我們的男同志特性(gayness)。不!它們破碎是因為婚姻是一個悶死雙方、否定需要、賦予雙方不可能要求的合約。…,男同志必須停止以他們模仿直婚姻多好來衡量他們的自尊。」,這裡的「直」是男同志用來稱呼異性關係的名詞。宣言又說:接受「找一個體面的配偶安定下來,秀給世界看『我們和你們就是一樣啊』,是在迴避真正的問題,是一種自我憎惡的表現。」

雖然否定傳統婚姻,但宣言也肯定人性的基本需要「人們為了很多好理由而結婚雖然婚姻不常達到他們的需要或欲求。我們都在尋找安全、愛的交流以及歸屬感和被需要的感覺。」,既然直婚姻那麼不好,宣言中就提了婚姻替代方案,首先指出要避開的一些事項:

「...1. 專一性:以財產化的態度對待彼此,以相互的盟約來對抗其餘的世界。2. 對未來的承諾:這是我們沒有權利做的也是阻止我們(或使我們覺得有罪惡感)成長的。3沒有彈性的角色:那種無法反應當下的我們而是從模仿中繼承的角色,並且在定義平等關係上的無能」,用簡單的話來說,他們要「安全、愛的交流以及歸屬感和被需要的感覺」,但不要一對一,也不要有承諾(請注意「當下」二字)。於是宣言提出了理想中的婚姻:「我們必須為自己定義一個新而多元、沒有角色的社會架構。它必需能夠包含讓人可以單獨生活、短暫共同生活、長久共同生活(成對或成群)的自由與物理空間;而且當我們需求改變時,能夠在這些狀態中輕易轉換。」,這裡你應該看到了多元成家的發源地。

經過20年的演進,尤其是當愛滋病在1980首先在同志圈爆發,同志運動越變越激烈,蛻變成後來的酷兒運動。酷兒是英文Queer的翻譯,原本的意思是怪(恰如怪叔叔的用法),要知道什麼是酷兒,最好的方法也是讓他們自己說,中央大學教授卡維波(本名甯應斌)《酷兒是什麼?》(以下簡稱卡文)一文說的很清楚:「‘Queer’在英美是個驚世駭俗的運動策略、也是指一些挑釁與桀傲不馴的實踐(例如酷兒們在高級購物中心的人潮前公然集體同性接吻),以高亢的聲調肯定自我,拒絕被主流社會同化,這種運動實踐路線截然有別於美國傳統同性戀運動的融入主流社會路線。」

那麼他們怎麼怎麼看待婚姻呢?卡文說:「酷兒發現同性戀的壓迫是整個性網絡中多重路徑的壓迫中的一種,而這個性壓迫網絡並非只是異性戀制度而已;還包含了情慾的一對一制度(monogamy)、性的生殖模式,以及以這三者(異性戀、一對一、生殖模式)為基礎的婚姻家庭制度。」,由此可知婚姻家庭制度是同運要反抗的制度,而反抗的原因與同志宣言一脈相承是因為它的基礎是異性戀、一對一、生殖模式。

既然推動同婚的人這麼痛恨婚姻制度,那麼為什麼還要千方百計的推動「同性婚姻」呢?這也讓他們自己回答吧。

在2012/10/26苦勞網上的報導「要婚姻平權,還是革命?──當同性婚姻爭取合法」(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234)中,引述許秀雯理事長的話說:「允許多元成家是毀家廢婚的一種方式,在政治上實作是要允許多元成家,改變家庭跟婚姻的意義,毀掉父權的婚姻、家庭。」、「如果很單純地談概念性的毀家廢婚,在政治上沒有支力點」、「毀家廢婚派不是對立面,相同點大於相異點,最大的相異點在於,運動上正面擴大制度的包容力,而不是在理論面提倡毀家廢婚。選擇開放選擇,酷兒自由進入家庭、婚姻,可能就會改變家庭、婚姻的風貌」。

放大範圍去看,就會越明白這些行動正在圈住一個很大的區域,例如卡文還有這段話:「在目前台灣的性戰場上顯然有三個戰略高地,...第一, 青少年的性權。酷兒必須堅持『性』(包括同性戀)是正面的好事,是值得做的、有價值的好事,故而青少年情慾也當然應該被鼓勵。...青少年的性自主權,也就是青少年有權(和成人一樣)與同性異性發生性愛關係;青少年性權也包括了使用色情材料的自由,還應該包括使青少年情慾成為青少年愉悅且得力壯大的資源和學習機會──這至少意味著性教育和同性戀性別教育都將是戰場之一。」,看了這段你應該知道原來青春水樣等等教材的源流在這裡,廢除刑法227條(對於與14歲以下、14-16歲間之男女性交者的刑罰規定)也發源於此。

繼續看吧:「第二, 性工作的除罪化、尊名化、自然化...終究目標是要使性工作自然化(naturalized),普及擴散到日常生活的全面,...現代家庭制度乃是藉著剝削無酬的性勞動而成為可能的,...性勞動的普遍有酬,也就是性工作的發達與自然化,亦將帶來瓦解現代家庭制度的矛盾力量。這主要是因為婚姻中的性勞動經常連結了現代的浪漫愛,但是帶有商品性質的性工作之普及化也將會改變這種浪漫愛在文化中的主流位置。而現代一夫一妻家庭制的瓦解則是酷兒(也是婦運)的重要運動目標。」。

「第三, 從『多次婚姻家庭』到『多元婚姻家庭』。很多人均同意婦女解放的目標是推翻現行婚姻家庭霸權,但是往往卻從事「葉公好龍」式的婦運策略,拼命補強現存家庭單位與親子關係的凝聚。如前所述,現行的婚姻家庭制的瓦解並不是依靠從天而降的巨變革命,而是依靠著在現實中已經存在、和現行婚姻家庭霸權形成衝突、包含了多元婚姻家庭所需的資源,但卻被視為『社會亂象、違反大多數人的性道德、無法被大眾接受的性別混亂、對青少年造成傷害』的一些實踐和因素。」

把這些論述連綴在一起,你看到了這將會是一個影響到多大範圍的風暴嗎?那麼你可以自己回答當用什麼去回應同性婚姻支不支持的問題了。

【延伸閱讀】:
      上帝家裡的人
      「堅持信仰價值」與「同理同志處境」
      用心讕言—讀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