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急澗山嵐》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接個吻有甚麼了不起?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十八歲的凱拉來找我諮商,她已經有兩個星期沒去上課。她整夜喝龍舌蘭酒,吸大麻,直到清晨,然後整個白天都在睡覺。一開始她也搞不懂自己是怎麼回事。然而我們很快就談到大衛這位住在同一棟宿舍的男孩。他們是朋友,常跟同一群人玩。某天晚上他們開始親吻,然後就搭上了——發生性關係。這之後還跟他偶然發生過幾次性關係。然而不久後,凱拉開始面對一段並非她期待中的發展。

凱拉發現她愈常跟大衛在一起,就愈覺得需要跟他在一起。她不由自主地對他產生感情,沒辦法不去想,他到底在不在乎她。但是她沒有問過他——凱拉知道男孩子不喜歡黏人的女生。所以她跟他搭上,卻表現得若無其事。她想:大家都這樣做,我為什麼不能照辦?

然而凱拉總是在期待大衛的消息:一直在等簡訊,無法控制地不斷檢查電子信箱——期待某些彼此連結的信號、某些可以顯示她的重要性的徵兆。即使他一直都在她身邊也無濟於事,她會看著他洗衣服或一起待在餐廳裡。凱拉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大衛;她沒辦法專心思考,也不能好好睡覺,只好用酒精和大麻來讓自己放鬆。去上課變得愈來愈困難,當她情緒高昂時,就會搭上其他男孩。但她總是在想大衛。

「我就是沒有辦法,」她抱著自己的頭對我說:「我到底怎麼了?」 我們訂了一個計畫。凱拉會去跟教授連絡,同時為她濫用酒精和藥物的問題尋求協助。她會依照我的指導,調整自己的生活作息逐漸恢復正常。目前為止,都還不錯。我建議她暫時不要再搭上任何男孩:不要接吻、上床,還有任何介於兩者之間的事都不要做。她的情感還處於很脆弱的狀態。

「不要接吻?」她懷疑地問:「誰都不能親嗎?」

「接吻是一種親密行為」,我跟她說:「這件事會對你造成影響。要不要先試一個星期,妳覺得可以嗎?」

「哇!」她在衡量我的建議:「好,可是這表示我的生活型態會有很大的改變,我需要常常被提醒才行。」

常常提醒她……我桌上有條寬的橡皮圈,「拿著這個,在上面寫禁止勾搭,然後戴在手腕上別拿下來。這可以提醒你關於我們剛剛談的事,假如有人取笑你,」我開玩笑地用權威人士的口氣說:「叫他們來找我談!」

她第一次笑了出來。「謝謝你,葛醫師。」

叫病人戴著寫上忠告的橡皮圈,我在醫院實習期間並沒學過這樣的治療法。我的禁慾建言也只不過是因應凱拉所面臨的危機的權宜之計。她的高風險行為確實是一個危機:她下一次預約看診很有可能是因為懷孕,或是感染了疱疹。停止這些混亂而無意義的約會有助於使她安穩下來,或許也能為一些有意義的自我反省作好準備。

家長可能會想,這女孩有什麼毛病?我們很容易下結論說她是幼稚、不成熟、個性不穩定,或者說她根本不夠聰明。對於她怎麼會陷入這團混亂,不聰明倒是個很方便的解釋。

事實並非如此,凱拉是個聰明的年輕女孩,過去也沒有情緒問題的紀錄,她的成熟度並不遜於其他大一新生。況且,她跟大衛發生性行為時都有採取負責任的做法。那個完整的(comprehensive)性教育資源——也就是最流行的SIECUS(美國性知識與性教育委員會),建議性關係要在雙方同意、非剝削利用、誠實、愉悅且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進行。這五項條件她都作到了,凱拉很謹慎,也很注意安全。那麼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問題不在凱拉;是那些「負責的性行為」的指導原則出了問題。

● 「完整的」性教育根本不完整

根據SIECUS的《指南》:

.五歲時:「女孩和男孩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差異很少。」

.九歲,四年級時:「相信所有相同性別的人都應該有同樣的行為模式,這就叫做刻板印象。」

.中學時期:「有些家庭和文化對於男性和女性的性實踐有不同的期待與規則」,而且「接受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可能會限制一個人的人生。」

.高中時期:「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對男人或女人都可能造成問題,例如:不好的身體形象、志向抱負低、工作薪資低、關係衝突、罹患與壓力相關的疾病、對性行為表現有焦慮、性騷擾、約會強暴。」

從幼稚園到高中三年級,我們的孩子學到,男性特質或女性特質都是文化強加於人的概念,如果認同這些概念,可能會毀掉整個人生。

現在思考一下基礎生物學。你知道……細胞、器官、荷爾蒙和病毒嗎?儘管性保健的目標無所不包,SIECUS也不斷重述所提供的資訊是最新且正確的醫學資料,但值得注意的是,《指南》缺少技術與最先進的專業資訊。整份指南有112頁,當中卻只有一頁篇幅的「生殖與性的解剖學與生理學」可算是生物學的範圍,但完全稱不上完整,反倒很強調性慾的部分:「男女雙方的身體都有些部位摸起來會感覺很舒服」,卻輕輕帶過解剖學與生理學。

事實上,《指南》所遺漏的內容比涵蓋的更加重要——亦即強調男性腦與女性腦之間差異性的研究資料,說明凱拉的神經連結有最精巧的反應回饋,並且是獨特的女性模式。她的腦浸潤在雌激素、黃體激素和催產素的混合液裡面,影響到她的知覺、思想、感受、夢想。在無聲無息而覺察不到的情況下,她的身體以各種方式在回應大衛;註記著、回應著他的氣味和觸碰。總歸一句話:她身體裡所有細胞的第二條X染色體,為她創造出女性特質。在此特質中,感受較為敏銳,因此比較脆弱而易受傷害。

跟一九六○以及一九七○年代的計畫不同的是,二十一世紀的性教育其實有能力也應該立基於細胞及分子的運作層次。過去二十多年來的研究成果,提供我們豐富的洞見。那些都是客觀的事實,孩子們有知的權利,我們也有義務提供這些資訊。

● 男人的體味

賓州大學有十八位女性自願參與一個研究計畫,是有關「自然萃取」的體味,及其對女性荷爾蒙的影響。

第一個月,每天早上測量、記錄基礎體溫以及驗尿,測定排卵期。第二個月開始,每位女性都要花十二個鐘頭待在研究中心,每兩個鐘頭一次,把加了一滴「萃取液」的棉片,放在上唇和鼻子之間嗅聞。有些女性塗的是控制組物質(比如:水),其他人用的是實驗物質。然後抽血檢驗,每個人都要記錄自己的情緒狀態。第三個月的實驗則跟第一個月一樣做測量記錄。

實驗結果:萃取液會縮短實驗對象的月經週期,加速排卵期的到來,而控制組的物質卻不會。氣味也會改變情緒:女性聞過以後會感到比較放鬆。

令人驚奇的是,這神祕的靈藥既不是薰衣草也不是香草,而是男性的汗液。這是六位男性的汗水混合液,一個月都不用體香劑,以棉片收集來的腋下分泌物。實驗室製造萃取液,並且加以偽裝。一直到實驗結束都沒有任何一位女性能辨識出它的來源。

研究者的結論是男性的腋下會產生某種費洛蒙。費洛蒙是在意識思維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於大腦發揮作用的微細分子。研究指出,吸入這些男性費洛蒙的女性會有兩種反應:一、與生殖相關的荷爾蒙會發生變化,影響到排卵;二、緊張的程度會降低。

讓我們再回到凱拉和大衛。他只是接近她(可能只要在一起一個晚上就夠了),就會向她的大腦傳遞訊息:放輕鬆,準備繁殖後代。

凱拉最不可能去設想的就是小嬰兒的事了。但是別誤解了,這項科學研究的重點不在大衛的體味會使懷孕的可能性提高,而在於知道凱拉的女性生理構造特別複雜精細。潛藏在表面底下的是錯綜複雜的作用,幾乎深不可測。除了教她使用保險套和其他「安全措施」,凱拉有權知道,縱使有避孕藥丸、避孕貼片、子宮帽和保險套,那些與大衛共渡的夜晚,可能以她想像不到的方式對她產生影響。

性教育應該討論到女性對費洛蒙的敏感度(特別是對男性費洛蒙)。在這樣的過程中,凱拉或許就能對她在進入親密關係時,所觸發的腦神經精密的天生迴路,發展出一種尊敬,甚至是敬畏的態度。

● 凱拉的大腦

可以說在出生前,凱拉的大腦結構就已經與大衛有顯著的差異。她的大腦比較擅長溝通、觀察以及處理情緒。跟男性不同的是,她善於由臉部表情和說話音調收集資訊。並且,與大衛不同,她比較會從這些資訊推論出與她的自我價值相關的意義。從生命初期開始,與他人連結並獲得別人的認可,就是她最重要的事。

接著來到青春期,凱拉的大腦成熟了,變得更「女性化」、更有直覺力,且更討厭人際衝突。當她的雌激素激升時,人際連結就很活躍:和朋友出去玩、用電話和朋友聊上幾個小時、整天掛網或傳簡訊。這就是她獨特的「女孩本質」(girl reality)。

睪固酮(Testosterone)是掌管性衝動的荷爾蒙:不是用來與人擁抱及連結,而是用來釋放性衝動——還儘可能常常與很多不同的人發生性行為。當凱拉進入青春期,她體內的睪固酮會有些許升高,大衛卻是一下子激增達到原來的二十五倍。如同某位專家所作的說明:「睪固酮的激增……將男孩子的大腦……浸泡其中……使男孩對性和肉體的追逐變得異常沉迷。」

對照大衛的情況來說,凱拉的荷爾蒙不停的變化。她的大腦結構每天、每週都在改變。她可能會感到愛交際或是有自信,也可能感到易怒和肥胖,完全根據她的月經週期當時到那個階段而定。凱拉的強烈依附、害怕爭執以及上下起伏的情緒最終會造成什麼結果呢?每週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時,極度戲劇化的表現。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好奇,SIECUS(別忘了這是美國性知識與性教育委員會的縮寫)要怎麼把女權主義者所以為:「性別差異是社會所建構的」,這類胡言亂語,矇混入從五歲開始的各種教育層級中?他們還卡在一九七○年代,沒有進步。事實上,心理學家預測,根據兩性大腦的結構與功能的顯著差異,我們很快就會採用不同的方式,來治療男性或女性的憂鬱症以及精神分裂症。

我們的孩子必須在他們開始「探索」以及「實驗」性行為之前,知道關於費洛蒙和荷爾蒙的事,也必須知道神經科學已經教導我們,觸摸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 催產素:「擁抱荷爾蒙」(The Cuddle Hormone)

「別讓男孩子擁抱你,除非你打算信賴他。」說這句話的是醫學博士布哲婷(LouAnn Brizendin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神經精神醫學專家。她說的是當真的擁抱:至少持續二十秒以上的那種。假如你覺得不解,即使是在雙方同意、非剝削利用、誠實、愉悅而且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的擁抱,她的建議還是一樣有效。這是因為實行「比較安全的性行為」也不能阻礙費洛蒙發揮作用,有些人稱之為「擁抱荷爾蒙」。

擁抱能出什麼錯?就算抱很久又怎樣?醫生如此建議是基於催產素的威力,這是一種在一百年前就被發現、會在腦中發揮作用的荷爾蒙,有助於生產分娩與哺乳。今天我們已經知道它還有很多其他功用,科學研究也認為任何與性行為相關的重要檢查,尤其是女性性行為方面,一定要把催產素的檢驗包含在內。

如同費洛蒙,催產素也是精密結構的一部分,它牽涉到很多神經化學訊息、特化的細胞和受器、微妙的回饋系統以及其他控制機制。我向你保證,紐約地下鐵系統與之相比,還要遜色得多。這個概念值得我們花一點時間討論:我們的身體結構與功能,其錯綜複雜的程度,超過我們觀察與理解的能力所及,至少到目前為止仍然如此。然而,在我們承認過度簡化所可能冒的風險時,此處還是可以聚焦在少數幾個要點上。

催產素促進社會連結。我們起初是在一種名叫草原田鼠(prairie vole)的可愛小動物身上發現到這一點。這些體型與老鼠差不多大的囓齒類動物,住在美國中西部,因為牠們不尋常的配偶型態而引起科學家的注意:一輩子都一夫一妻。一對繁殖下一代的田鼠會共享一個窩,大半時間都坐在一起彼此倚靠。不論雄鼠雌鼠都會攻擊外來的入侵者。即使把牠們分開長達數週之久,牠們還是寧願選擇原來的配偶勝過其他的伴侶。如果另一半死亡,留下來的那一隻草原田鼠接受新配偶的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不論性別雌雄,都會主動擔負育兒工作,新生幼鼠迫切需要與父母保持接觸。相愛的田鼠研究替新的研究領域提供了初步資料:新領域就是依附生化學。

與此相對照的是在落磯山脈地區發現的山區田鼠(Montane vole),牠們與草原田鼠有血緣關係,但是社會生活型態迥異。山區田鼠都獨來獨往,當交配時間一到就進行雜交。牠們也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小孩:雄鼠對小孩興趣缺缺或是漠不關心,雌鼠常常在生產之後約兩週內就拋棄幼鼠。而幼鼠好像也無所謂。

使一種田鼠相愛而另一種田鼠疏離的原因是什麼?原來是這些遠親的大腦差異跟牠們行為的差距一樣大:在單一配偶的草原田鼠大腦裡面,催產素(如果是雄鼠,則是血管加壓素)對獎勵中心的影響很大,大腦的這個部位有類似古柯鹼的藥物作用,可以產生快樂的感覺。但山區田鼠的大腦獎勵中心對催產素沒有反應。草原田鼠在交配期間會分泌催產素(或血管加壓素),讓牠們經驗到,與伴侶交配時就會享有幸福感作為獎勵,而山區田鼠卻不會。這個系統讓她偏好與老公親近,而且只與這個老公親近。反過來也一樣,性行為使草原田鼠老公更緊密的連於老婆。

可是凱拉又不是田鼠。儘管如此,這些小型囓齒動物也為凱拉如何與大衛建立聯結的方式,提供了一些洞見。就像單配偶田鼠一樣,親密關係提升她的催產素濃度,啟動她的獎勵中心。短時間內,她的心情感到興奮。性行為不是絕對必要的;愉悅的觸摸就可以達到相同效果,尤其是撫摸她的手指、臉頰、嘴唇、乳頭和生殖器官。相較於身體其他部位,這些地方有大量的觸覺受器,而這些細胞會把訊息傳送給她的大腦。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告訴凱拉,接吻是親密行為。這跟找個人作伴一起打高爾夫球完全是兩回事。

當催產素激發獎勵中心,並且增強依附關係的同時,也讓凱拉大腦裡的其他部位都放慢速度。它撤銷中心傳達出負面判斷、警戒以及恐懼的能力。大腦的這些區域是用來幫助凱拉,評估大衛的意圖和可靠程度。我再重複一次:充滿在凱拉大腦的化學物質會在她跟別人「搭上」的時候,「開啟」依附功能並且「關閉」她的思辨能力。

不妨這樣想:跟大衛在一起時,凱拉的皮膚傳送的訊息充斥她的大腦:這種觸摸很不一樣,我現在跟一個很特別的人在一起;該是依附與信賴的時候了。一陣子之後,她的大腦甚至在沒有被觸摸的情況下就能回應大衛——在洗衣間或餐廳裡看著他,就足以激起那些依附的感覺。

凱拉的朋友都察覺大衛很不成熟,也不體貼,甚至並不可愛。但凱拉為什麼看不見這些?她們根本不必用這些事實來勸她,因為這些資訊無法登入她的腦袋,她已經開始依附他了。是的,雖然催產素促使人去凝視另一個人的雙眼,愛情本身卻是盲目的。這個現象現在已經可以被腦部斷層掃描所證實,但其實我們的老祖母早就知道了。
● 信賴液(Liquid Trust)

不是只有糊塗狂熱的的女孩,才會因為信任錯誤的人而遭受損失。投資人都希望因為審慎的判斷而確保他們的資金不會有任何損失。在蘇黎世經濟實證研究所的一些科學家設計了一個巧妙的實驗,讓參與者玩「信賴遊戲」,遊戲涉及真實的金錢利益。先給被實驗者吸一點催產素,接著他們就必須決定是否要信賴一個匿名的財產信託人,接受大部分人都不願承擔的高風險。吸入催產素的人明顯比接受安慰劑的人更願意信賴,更願意承受大部分人所不願接受的風險。

催產素這項荷爾蒙升高的程度,會對凱拉在關鍵時刻的決定產生重大影響。這些重要決定包括:我對這個人的觀感如何?我希望這次約會進展到什麼程度?就連SIECUS和家庭計畫協會等團體會堅守的底線:要不要戴保險套?催產素的濃度都會有重大的影響。

孩子們一再被警告,在從事性行為時混用毒品與酒精很危險,因為毒品與酒精很可能影響人的判斷力而作出很糟的決定。性教育專家告訴女孩:如果喝下太多罐裝啤酒,你很可能會跟那個一起上歷史課的驢蛋做愛,因為他突然間變得讓你難以抗拒。所以要當心:再消費一杯酒(或是再乾一杯),就會削弱你的判斷力。然而,他們卻沒有告訴女孩子,單是選擇跟一個男人變得親密一點,就足以降低她的判斷力;她的大腦會產生可以稱之為體內毒品的化學物質,同樣會影響她的知覺、推理以及決定。他們沒說的是,不需要宿醉,她就有可能在早上起床時面臨這個困境:我昨晚到底在想什麼啊?

蘇黎世的這個實驗公諸於世之後,在美國本土,有些人從這裡嗅到了商機,於是生產了「信賴液」這種商品:容量1/4盎司的瓶裝催產素,零售價每瓶29.95美元。廣告詞說:「每天早晨淋浴後使用信賴液,本商品特別爲提升約會效果以及增強人際關係而設計。」確實會提升效果。

近來在這一種荷爾蒙研究方面的突破,已經被媒體大肆宣揚。「擁抱荷爾蒙說『相信我』」,這是路透社的報導。美聯社宣稱「科學家正在研究『瓶裝的信任』」。另外還有一些新聞來自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有線新聞頻道MSNBC……,我們的學校教育卻完全不提催產素。 為什麼性與保健的「專家」認為有必要解釋變裝癖和性虐待行為,卻不解釋男性與女性不同的荷爾蒙會為他們創造出截然不同的現實?為什麼不說:因為荷爾蒙,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確實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和感受,尤其是對性?為什麼不談到女孩的生理機能是如此能被精細的微調,以致她能對男孩的體味做出反應?為什麼不教接吻這件事……並不只有一個吻那麼簡單而已?

● 依附關係

對於性,孩子們應該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們的生理構造天生就是為了親密、持久的依附關係而設計的。

SIECUS建議我們在出生的最初幾年就開始做性教育,打從一開始就給孩子這個訊息:性是一件與身體愉悅感有關的事。科學卻指出相反的事實。科學說明,我們從嬰兒時期就對形成強烈而持久的依附關係有生物的需求,而我們進入依附關係的方式之一就是透過親密和觸摸。孩子們必須被教導,身體對於跟我們在一起的人非常敏感。擁抱某人或是爬上他們的床,會向我們的大腦傳達無聲的訊息:我現在跟一個特別的人在一起。我可以放鬆與信賴這個人。我可以愛他或她。

在兒童期,男孩女孩的敏感度是相似的,但是到了青春期,女孩的身體更精密地被調整過。親密和觸摸對她具有重大意義。這種女與男之間的差異會持續下去,直到年老。

人類學家從進化的觀點指出,女性對於婚配小心謹慎是很合理的事,因為她要甘冒風險,承擔最高的「母職的投資負擔」(parental investment burden)。講白一點,就是指噁心、嘔吐、胃灼熱、失眠、足部水腫;接著分娩生產之後,還有漲奶疼痛等等……更別提數年的哺乳期了——在這段期間女人想要繼續生產及養育其他的後代,就比男人要困難得多——另外還要擔任母職至少十幾年。別忘了,男人為生殖所做的生物性貢獻就只有提供精子而已。所以如果想要找到最適合的人,古代的姊妹們會小心翼翼地分辨,選出一個會好好待在她旁邊很長一段時間的伴侶,她們這樣做顯然很有好處。而男性就不需要這麼「挑剔」了。

社會賦予教育機構責任,必須提供「完整的」性教育給年輕的凱拉與大衛,所以他們有義務用神經生物學以及生殖生理學所提供的洞見作為性教育的根基。如果為了推廣特定的社會議題而否認自然的力量,就是犯下既不道德又危險的大錯了。

註:原標題《女孩男孩不一樣》,本文節錄自《你在教我們的孩子什麼?——從醫學看性教育》You’re Teaching My Child What?第二章,校園書房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
      我的蠻牛在哪裡?談壓力與情緒調適
      醫學喻道
      靈魂的富貴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