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大學教育與工作(三) – 親手作工是一種愛的實踐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是一種熟練的手法,
才能將糯米,粉迅速地裝入一個木製的模具裡,
然後放入少許的芝麻粉,或是花生粉,
再裝入幾個小匙的糯米粉,直到模具口。
而後蓋上一個木製的小蓋,就將模具放在一個噴氣口上,
噴口下是一個沸騰的鍋子。
只要5-7秒鐘,
他就將蒸熟的糯米糕倒出來,
放在盒子內,冷卻。
又重新製造下一個,
這麼多動作,祇需23-28秒鐘就可以完成。
這種糯米糕又稱為「狀元糕」,一個賣10元。
我站在巷口,如同欣賞藝術的觀看,
久久不忍離去。
後來,我向他買一盒,
用比手的方式問他:「為什麼,不在鍋子上開兩個噴氣口,
一次做兩個,不是比較有效率嗎?」
他以比手的方式,給我一個出乎意外的答案。



作狀元糕的老闆,是個聾啞人士,約七十幾歲,經常在學校附近的巷子,推著攤子賣狀元糕。可能還要避免警察取締,他每隔一陣,就會換個地方。狀元糕是台灣的傳統小點心,現今的都市裡已經很少見。我起初向他買狀元糕,是懷念小時吃過的味道。買了幾次後,發現他的手法不只熟練,操作的頻率如同音符起伏,有一種特殊的美感。他常用比手的動作,與顧客溝通,我看久了,就用相同的方式,向他建議在鍋蓋上開兩個噴氣口,以增加生產效率。


工作的最佳頻率

他搖搖手,表示這不可行。他捲起右手的袖子,給我看他的手臂有一道燙傷的疤塊,又將衣擺翻上,他的肚腹上也有一處燙傷。我露出訝異,沒有想到熟練者,也會有這些傷痕。他坦然地微笑,繼續用手比劃,向我解釋,原來他以前客人很多,為了怕客人等太久,他在鍋蓋上開了數個口,一次可以蒸數個狀元糕。沒想到動作太快就容易亂了節奏,結果就被蒸氣高溫噴到手臂,有一次作得太累,又被鍋子燙到。

因此,他減少蒸氣噴口的數目,最後只剩一個。他寧願少賺些錢,身體安全最重要。不管客人排了好幾個,他仍照自己的頻率來操作。不耐煩的客人離開,就讓他們離開,他也不道歉。他對我用手講解時,我很不好意思,因為在我後面排的人愈來愈多,他也不管,甚至放下製造狀元糕,一直反覆用手說明,即使我一直點頭,表示已經懂了,他還是不肯放我走。後來,我要離開時,他又多放幾粒狀元糕到我盒子裡,我要再給錢,他堅持不收。我想那一天是否穿著,可能有點衣衫襤褸,讓他誤以為我是流浪漢、落魄秀士,或是清寒書生。


親手努力的好處

我經常稀奇,工作多年,在社會上接觸的人也多,為何幫助我,讓我獲得啟發,體會深刻的,經常是來自市井小民,或是勞動階層的人。反之,我與國家政治高層人士,企業人士也有接觸,所看所聽幾乎與流行財經雜誌的所述,如出一轍,了無創意。

工作的通稱是work,這字的拉丁字源是ergon,令人訝異的是ergon後來也成為energy (能量)的字源。可見很早以前,就有人認為無論是親自勞力,或是用腦力思考,都與利、能量有關。甚至在物理學上,作功的能量,也是用work(簡稱為W)表示。無論作工或施力,工作的存在,沒有負面的意思。人需要工作,不祇能夠維持生計,更是上帝對人的保守,免得人游手好閒,就容易犯罪。


做與說是一體兩面

有些大學生嫌上課很無聊,作業沒創意,考試太八股,體育沒興趣,嫌這嫌那,終日擺出一張麻木的臉。本以為他們另有雄才大略、偉大理想,在校園內有志難伸,不肯委身於科系框架之內。與他們進一步接觸之後,才發現他們有的落在情色漫畫中,或是有偷窺性的愛好,或是留戀於低級暴力網路的遊戲,或是迷上賭博,或是終日想入非非等。其實,努力讀書是避免思想渙散的好方法,保持頭腦作工,並非無益的浪費,而是醫治惡習的特效藥。

Work的另一個古字源是wordam,這字也是word(言語)的字源,可見工作也是一種語言的表達。親愛的同學,不要羨慕那些很會講話,而不愛做事的人;不要聽信喜好作頭,而不願親自作卑下工作的人。好的領袖,是先作眾人的僕人,樂意在默默之處幫助人。不要以為在媒體上,站出來講話就是勇氣;坐下來,靜靜地去改革,需要更大的勇氣。不要以為在眾人之處,叫啊、喊啊、手舞足蹈是熱心支持的表現;回到自己的地方,關上門,在自己的本份上持續向前,可能才是值得信賴的人。


正確的工作是學習不要作無效的工

狀元糕的師傅,教我三件事。第一,做任何事情,一件、一件的來,不要一件事情還沒有做完,就接著做另一件事情,以致後來一事無成。第二,做事不要管周圍的需要有多大,而是知道自己的有限,照自己能做,一步、一步地完成。第三,賺錢不是工作的第一優先,必要時還可以休息一下,與人談一談。

事隔多年,我仍然佩服他。我有太多次,因著一時的熱心,接了太多工作,如同在熱鍋上開太多噴氣口,以致後來受到傷害。有時看到周圍的需要,忽略自己的有限,給了過多的承諾,以致後來自己與別人,都受到虧損。有時因著爭取的研究計劃錢多,而太得意;研究計畫沒有通過,而長期焦慮。當情緒受到波動太大,想的儘是空轉,作的全是無效的工,還使家人、助理、與學生,連帶受到負面的影響。我到現在,還在學習。


上帝是我們一生工作價值的認定

我漸體會,工作是幫我體會愛的真諦──「愛是不自誇」(charity vaunts not itself)。一個在工作上流露愛的人,不會以自己成就什麼來自誇,不會討好眾人而急於表現。愛使人願意屈於副手,或是排在隊伍的後面。我願意一生低調的,默默的,完成上帝交給我該盡的責任。


不管是在巷口賣狀元糕,或是在課堂上當個教授。只要盡職,應該沒有太大的差別吧?!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大學教育與工作(二) 紅豆物語
大學教育對工作的意義
愛使黃土變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