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當理髮店小姐關上窗簾時…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是一個水手,擁有一艘小舟,
國小時,這艘小舟很容易駕駛,
在平靜的水面上輕划幾下,小舟就可以平穩向前。
中學時期,水面波浪漸起,
帶來一些顛簸,
我尚可控制這艘小舟,不過我發現,
小舟後方還有一個空位,划艘小舟,怎麼還需另一個夥伴?
上大學後,波浪轉為洶湧的波濤,
我盡力的控制小舟,
卻在一個又一個漩渦中自轉,
我冷靜的尋找出路,
卻又遇到一道又一道地激流,
激流帶我衝向天空,又帶我沈入波底。
上帝啊!我要幫助,
一次又一次的向祂吶喊,
但我的小舟,卻激盪的瘋狂。
我想到那個空位,
開始會偷瞧一下,舟外的女性,
我漸知道,
有的女孩已經與別人約好,要去別人的船,
有的女孩看上我的小舟,但是也同時看上另艘大船,
有的看不起這艘小舟,她在等大船,
有的可能想幫忙,但是浪水將我沖向別一旁,
有的告訴我,她祇想單獨去划船。
我該怎麼辦?


「教授,你第一次喜歡的女性是什麼樣子?」有個學生舉手問道。「你是在問,我與我母親的關係嗎?」我反問道,引來全班的笑聲。

第一道安全防線的被突破

「不是啦,指女朋友啦。」他問的很自然。「哦,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現今想起,又彷彿發生在昨日。她是除我母親之外,第一個最接近我的女性。」。「她是誰呢?」他繼續問道。「她是一個理髮店的小姐。」我說道。這下子全班的笑聲,幾乎傳到大門的警衛室。「怎麼了,你們不認為理髮店的小姐,沒有被愛的權利嗎?」我反問道。「教授怎麼會選她作為初戀的女友?」學生接著問。

「那不是我的初戀,祇是有一點迷戀。我沒有選她,祇是去理髮時剛好遇到她。她看起來很年輕,有一點打扮,還噴一些香水。」我說道。「哇,人家身上噴香水,教授都可以聞到。」同學又起哄。我舉手叫,大家就安靜。我想安靜還不夠,我叫大家冷靜。「我沒有故意去聞,她實在離我太近了。她叫我低頭,我就低頭。她叫我稍傾斜一下,我的頭就稍傾斜一下。我一直很乖,但感覺到她在我身邊時,她的身體會輕微碰到我的身體,實在令人很緊張。」

性荷爾蒙的作用

「然後呢?」同學們問道。「然後,頭髮就剪好了,我付了錢,低著頭出去。幾個禮拜後,又低著頭進來,給她理頭髮。」我說道。「為什麼祇給她理呢?」「那個理髮店祇有她一個人。」

「為什麼不去找別的店呢?」同學們愈問愈起勁。「那間理髮店在巷子裡,卻有某種力量,吸引我前去。」「那是什麼力量?」有位女同學問道。「輕微一觸的力量。」我淡淡地說道。「在那輕微一觸後,教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嗎?」有個同學怪叫。「既有輕觸的作用力,就有反作用。」我像是在講物理。

窗內的真相

「後來呢,教授有向對方告白嗎?」有位女同學問,她問的時候,臉還會有點紅。「理髮店有一扇大窗,窗戶的下半有一白色的簾布,大部分時間是拉上的,窗戶的上半部有另一道簾布,大部分時間敞開著。平常我經常走過那理髮店,稍微跳一下,高過下方窗簾,就可以看到她。」我邊說還邊示範,跳給大家看。「哇,感人。」學生齊聲道,也許現在網路上已經沒有這麼單純的故事。

「有一晚,我又在老地點彈跳,卻看到她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她可能察覺了什麼,走過來,將窗戶上半部的窗簾全都放下來,還用手拉一下,把最後的一條縫隙,也關上。我學生時代的第一個感情,就這樣關上了。」我說道。「你怎麼沒有衝進去,向對方問明白?」同學追問道。「我應該尊重她有不想被人看見的軟弱或是隱私,或是不得已的處境。」「後來呢?」同學追問道。「我學習到幻想式的迷戀,與真正愛情的區分。以後,我沒有再去那理髮店了。但是想起她,祈望她的感情有美好的著落。」我下結論道。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愛情、美麗與性誘惑
愛使黃土變黃金
大學生的感情教育 – 戀愛是人生的一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