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大學生活與網路交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你在那一頭,我在這一方,
你看不見我的表情,我看不見你的臉,
只要這條網路的線,
你的意思,我知道,
我的意思,你知道。
全然不管周遭,幾億個資訊在串流,
在這裡,是屬你、我的空間,
你需,是我要,
我需,是你要。
我講你的好,你講我的妙。
日,進出我的書房;夜,出入我的臥室,
管你是東山的阿花,還是催情花,
管我是西山的阿郎,還是老色狼,
祇要有條網路線,
你是我可愛的一枝花,我是你迷人的阿郎。
多危險!多危險!



網路是把刀,握住刀柄很有用,握到刀刃傷自己,例如網路溝通,吸引孤獨的人,讓他們容易聯絡外在的世界;吸引沉默的人,讓他們在那裡為所欲言。網路如同外來的能量,能將位於穩定階的心,激發到游離態;網路也能降低感情的活化能,催化男女關係有效的碰撞。網路溝通的頻率愈高,激發愈多感情;互通的次數加多,感情會熱炙。


網路交友的第一個風險─看不清楚對方

過去千年,人類總想讓自己的言語,傳得快、傳得遠。網路,已經達到這個功效。文字的世界變化無窮,藉用簡單的名詞、動詞、形容詞與副詞,能夠述說多少內心的事。網路讓文字世界的影響更大,產生瞬間的感動,能夠讓陌生人成為朋友,朋友成為知己。網路交友雖然快,快就不易看清楚。男女交往之時,是能夠看到對方的表情、肢體的語言,對方做人處事的方法,對待朋友與長輩的態度。如同以多參數的資料彙整,來作抉擇較穩當。

一般網路的文字求短,影片求快,照片求美,並非高品質溝通的呈現。只有幾行字,怎能產生高品質的友誼?沒有高品質的友誼,怎能貿然接受邀約?網路交友常是單因子,作決定會偏頗。

網路交友的第二個風險─容易激動


網路易迷糊人的眼目,錯認對方是網路之海中的小小島,拼命游去,方能免沉溺;人際沙漠中,唯一的綠洲,盡力爬去,方能免飢渴。這種太快提升的感情,何等需要有別人的檢定;太快加溫的戀情,也需要有父母、師長的校正。否則感動變激動,激動變衝動,衝動變亂動,亂動就難收拾,將添日後的悔恨。若要上網路,最好有把剪刀,有罐滅火器。對方激動,用滅火器降溫;對方衝動,用剪刀去連結;對方亂動,電腦關機。

許多人以為網路,只是中性的溝通工具,但是你怎知在網路的催化下,對方可能已經不是你所熟悉的人,或是無法掌控的對象。網路可以變成強迫性的工具,快速的搜尋,讓你無所遁形;掌握隱私,你如同透明魚缸內的小魚。你手上的滑鼠,可能引來黑暗中的餓貓。


網路交友的第三個風險─缺失警告的標示

網路雖然方便,仍有許多進步的空間;即使億萬人在使用,系統仍有缺失──能夠快速傳送、儲存、搜尋資料,卻無法鑑定資料品質的優劣。網路搜尋像是怪異餐廳的菜單,上面有美食,也有垃圾。想吃美食者,可能吃到垃圾;愛吃垃圾者,會糟蹋美食。老闆不懂標示,無法警告;不具環境清潔車,難將垃圾清走。網路垃圾若愈積愈多,許多孩子吃不下學校課本,就來撿垃圾吃,逐漸變成逃避學業的流浪狗,或流浪貓,搞得老師教學之餘,還要出去抓貓、狗。

今日的網路,也是普世色情主要的交易站,特殊性癖好勾引人犯罪的園地。他們最喜愛單親家庭的孩子、叛逆的青少、在外住宿的學生,低成就感的年輕人,愛情的懶惰族,或壓力太大的沉悶者等為對象。


網路交友的第四個風險─失去自己專屬的空間

e-mail(電子郵件)不是easy-mail(容易郵件),在網路上不要容易憤怒、容易攻擊、容易詆毀、容易發情、容易承諾。不要與「零忍耐」(patience zero)的人做網友,以免落入強迫者的手中。

親愛的同學,要給自己的生命保留一點空間,與高品味的愛,不要讓網路填塞你所有的空間,甚至成為與真實世界溝通的阻礙。網路交友有危險,我們沒有過度反應,要求孩子剪去一切的連結。僅提醒「少年人要謹守」(young men likewise exhort to be sober minded),進入網路的世界,請攜帶剪刀,與滅火器。


親愛的,如果你是一座城,
願意為你挖一條護城河;
如果你是一口井,
願意為你做個井蓋;
如果你是荒野的一間小房,
願意是你安全的夥伴;
如果你是網路之海的一條小魚,
請小心保護自己,要與真實世界
愛你的人同行。
我,雖然年長一些,
在網路世界也帶著剪刀與滅火器。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大學教育與工作(三) – 親手作工是一種愛的實踐
當理髮店小姐關上窗簾時…
高等教育與人性關懷 -- 柯西的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