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課堂是忍者的訓練場嗎?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是公元四世紀,中國的一種武學,
存在於下級武士之間,
於困難的環境中忍耐求生,於艱難的情況下致勝。
而後,流傳到東瀛,
傳說中傑出劍客的武者至尊(Yamato Takeru)即會使用忍術,
在決鬥中利用環境,佔到有利的一方。
十五世紀,日本進入戰國時期,
來自上野「伊賀流」的忍者服部半藏(Hattori Hanzou Masanari),
成為德川家康的十六大武將之一,
來自信濃的甲賀流的忍者猿飛佐助(Sarutobi Sasube),
成為真田幸村(Sanada Yukimura)軍的十大武將之一,
雙方無情的戰鬥,
發展的情節,
迄今,仍然成為許多學生耳熟能詳的軼事。
其實,忍者的功夫不一定使用在戰場,
教室裡也可以使用;
忍者的訓練也不一定要在荒川郊野,
在上課的地方也可以學習。



近代的大學生與早期的忍者,有許多相似性,例如忍者都來自農家,他們身強力壯,刻苦耐勞,這是成為忍者的基本條件;許多大學生也來自農家,他們善於運動,耐操耐磨,才能在國、高中各種的考試中,殺出重圍。東瀛的忍者沒有成為正統武士的機會,祇有藉由學習忍術才能參加戰鬥;現今的社會,年輕人不易升上社會高階,祇好忍耐地吸收更多知識,來獲取升遷的良機。高明的忍者擅長單打獨鬥,又能團隊行動,現代的企業也要員工要能單兵作戰,也能與團體合作。以前的忍者有許多獨特的工具,便於攀牆、跳躍、隱身與藏伏等,現代年輕一代也善用GPS、Facebook、HTC、Twitter等工具。

忍者的操練場

但是不知什麼理由,許多學生看過與忍者有關的漫畫、小說或科幻電影,似乎未能將忍者的功夫應用到課堂。以致他們在課堂疲累時打瞌睡,飢餓時吃雞排,無聊時上網路,聽不懂時看漫畫,一下子就被老師看出來,甚至常被媒體記者拍到,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笑談。

許多學生喜歡忍者龜、海賊王、犬夜叉、火影忍者、科學小飛俠等,也許大學裡應該請些老忍者(或稱為上忍)來開課,教導學生如何結合漫畫與上課,成為一流的忍者,日後能在職場殺戮中,謀取生存之道,或是在壓力四佈的競爭環境中,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很少大學生知道大學的課堂,是個修習忍術的地方,與勤練忍者功夫的所在。我當過多年的學生,成為老師也要經常要去開一些很無聊的會議,這些會議耗時冗長,主題芝麻,而且經常「開而不決,決而不議,議而不用,用而不行。為何不行?再來開會」。我為了不浪費時間,又不影響情緒,祇好在開會的地方學習當忍者,以免被錯誤的人為制度所犧牲。

江湖的武學

親愛的同學,學習作個忍者是我們一生有趣的功課。在此,我身為一個老忍者,有些武學絕技,可以傳授,但是為怕引起江湖搶奪武學秘冊的血腥風雲(武俠小說常是這麼寫的),祇在本課公開。

第一招,坐的要挺,站的要正。因為保持上半身挺直,才能使胸膛擴大,肋骨肌肉(intercostal muscle)較易伸張,幫助肺部呼吸,獲取較大的呼吸量。如果坐姿側彎,站姿前屈,肋骨肌肉難以挺起胸部呼吸,呼吸量就不足。呼吸量不足,血液內氧氣運輸量就不夠,輸送到腦部的氧氣量若不夠,將遲緩大腦對外界的反應,使得眼皮變重,耳朵發沉,嘴唇漸開,這時脈膊漸緩,頸脖肌肉漸麻,無法抵抗重力的影響,頭先垂下,不久流下口水,繼而上半身趴下。

成為忍者型的學生,即使要睡,身體仍是直的,頭部仍是挺的,眼睛也是開的,呼吸的速率,呼吸的頻率,與呼吸的深度都是恆定。連老師在講笑話時,嘴角的肌肉,也會適時向上不斷地抽動。這種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出,需要學生不斷在課程上,以高度的節制來操練。

所以上課想睡覺時,
不要責怪老師不會教,
再爛的老師,
上課之前已將課本的內容,至少比你多看一遍。
不要怪教科書寫的不好,
再差的書本,
總有幾頁內容、圖表、或參考文獻,值得品讀。
不要怪教室的空氣悶,祇要幾次深呼吸,
會發現空氣總是足夠你使用。
因此,不要怪上課聽不懂,因為學習的責任
總在自己,不在其他人。


一招變化千百式

如果實在忍不住的想睡覺,坐到教室的第一排,那裡的空氣最流通。拿起筆來作筆記,保持頭腦有東西想。將腳板盡量往上提,增加末肢血液的流暢。將腳趾、手指轉一轉,以增加血液的流通。保持目視老師,老師走到那裡就看他到那裡,不讓眼皮垂下。或是舉手問老師問題,讓胸部隨著舉手而挺起。至於問什麼問題,那不是頂重要。親愛的同學,也許你會稀奇,怎麼一個老忍者祇會抬頭挺胸這一招呢?

因為學成這一招,你就可以成為闖江湖的忍者。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金錢的價值
台灣前途的決定,在隱藏之處的堅持
讓自己的一生,從事一場有價值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