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閱讀》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基督徒真正的醫治和安慰—《三個國王的故事》譯者序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三個國王的故事》是我信主不久以後讀到的。當時覺得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於是很快就翻譯了出來,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的人。但問了一兩個出版社以後,因為種種原因,都沒有能出版,就擱下了。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江登興弟兄發現了它,於是積極推動出版。現在幾經周折,終於可以由青橄欖文化出版,心中非常感恩,也很高興。在此也謝謝參與出版過程的所有朋友,特別是江登興、張慶棠等弟兄的熱心相助。

翻譯此書是多年前的事情,現在再讀,雖然發現它也並非盡善盡美,特別在一些細節上或許可以處理得更好,但總的來說,覺得仍然很有幫助。因為正如書中所說,我們每個人裏面都有一個掃羅/押沙龍,而神往往借助外面(我們以為)的掃羅或押沙龍來對付我們裏面的那個掃羅或押沙龍。這本書正是在這一點上給我很多幫助,不管是那時還是現在。

這裏所關注的不是神義論的問題。它更不可能被理解為在講神作惡以成善。粗略地說,它要講的可以說是信徒如何面對生活中的痛苦和不公。而且僅就這一點來說,它也不是要做全方位的考察,而只是把焦點放在信徒自己內在生命的成長上。更具體來說,它的教導——至少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可以歸結為:在去掉弟兄眼中的刺之前,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太7:3-5)。這對年輕氣盛、尚不太能分清血氣的熱情和聖靈裏的火熱的我來說,不啻一劑良方。

但就是這一點,我現在更深地認識到,這本書也不是在抽象地談論,而是在一個有具體權柄結構的情景下說的。換句話說,它處理的問題還不是一般的弟兄對弟兄的關係,或者我要挑一個普通弟兄的刺時應該如何做,而是我要挑一個權柄在我之上的弟兄的刺時,應該如何做。這就帶出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話題,就是基督徒對權柄的看法。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這本書的重點不是教導人無條件地順服權柄——雖然這可能是很多人對該書的誤解。這本書基本上就是重述了幾段聖經所記載的故事,雖然有一點藝術加工,但總的精神還是相當忠於聖經的。因此,誤以為這本書在教導無條件順服的人,大多也會同樣誤解聖經。但這顯然不是聖經全面的看法。事實上,就聖經整體而言,順服以認識真理和公義為前提。離開了這一點,順服就不再是聖經意義上的順服,而變成了做盲目的奴才——而這也正是書中所強烈反對的,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明確提到,該書是為極權運動中的受害者而作。讓深受極權之害的人繼續安於極權,就好像讓中毒的人繼續喝(同一味)毒藥一樣,怎麼能是醫治和安慰呢?這絕對不是基督教對苦難和不公的回應。

以公義面對不公,這是普世之人良心的聲音,也是基督教回應苦難和不公的基本出發點。但基督教與眾不同的最基本一點,可以說是她的超驗維度。換句話說,在人們理解公義都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基本出發點時,基督教指出,人與神的關係才是更基本的出發點。因此,當世人在我和他的關係中面臨權柄和公義的兩難時——我是順服他還是不順服他,這是致命的問題——,基督教提醒我們,先應該省察自己的問題,或者說,我和祂的關係問題。這就是“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再去掉弟兄眼中的刺”的精義。這也就是大衛在面臨掃羅和押沙龍時,首先問的問題。

大衛面對掃羅時,首先得出的結論不是“掃羅是我的王”,而是“掃羅是神所膏抹的”。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細節。換句話說,大衛順服掃羅,不是因為大衛順服掃羅,而是因為大衛順服神。大衛發現自己和掃羅同在神的掌管之下。但在那個具體的歷史階段,神對大衛和掃羅的掌管不同,具體體現在把他們放在各自不同的位置上。而神將來要審判他們各自在自己的位置上是否盡忠。因此,大衛的順服不是盲目沒有盼望的,而是以神為終極的盼望。這從書中提到的大衛的詩歌就可以清楚看到。當然,這本書中本身沒有轉錄大衛的詩歌。有興趣的讀者只能自己找聖經中的《詩篇》來看了。

同樣,當大衛面對押沙龍時,首先得出的結論不是“我的權柄受到了威脅”,而是“神的國度是否不需要我了”這樣的問題。大衛在這裏同樣先處理的是自己與神的關係問題,而且現在這個問題比前面更微妙。在之前,“掃羅是神所膏抹的”這個命題沒有任何疑問——雖然書中一再提醒讀者,就我們自己的處境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常常不清楚。但當大衛面臨押沙龍時,他也面臨沒有立即答案的問題了。因此他選擇出走,不能被理解為對押沙龍的屈服,而只能被理解為等候神的時間。再一次地,大衛的終極盼望在於神。

面對邪惡,神永遠沈默嗎?基督徒的盼望只是一種心理寄託嗎?基督教對此的回答是一個斷然的“否”!正如書中所一再暗示的那樣,大衛的經歷不過是預表另外一位“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2:8)的。他的順服不是無條件的順服——事實上,他常常和權貴起衝突,直斥他們的不義和虛妄。他也因此被送上十字架。但他的盼望沒有落空:“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來12:2),“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來5:7)

但最常被我們忽略、卻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神回應基督的禱告,不是讓他免於死亡,而是讓他經歷死亡而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17:31)。基督徒所相信的神,是真真實實在歷史中與人互動、回應人的禱告的神。正像書中提到的摩西的例子,神最終聽了摩西的禱告,說話了。如果我們回到聖經繼續追溯《三個國王的故事》對大衛的故事沒有講完的地方,可以發現,神最終也聽了大衛的禱告,說話了。但這些都不如神對基督所說、也透過基督的復活對我們所說的話。那就是福音。它不僅啟示出我們所信的神斷不以有罪為無罪,必要追討人的罪,按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有絕對的聖潔和公義;它還啟示出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神透過基督的十字架所彰顯出來的那種測不透的赦免之愛。這才是基督徒真正的醫治和安慰。

全國各地基督教書房一覽表

【延伸閱讀】:
跟隨耶穌的婦女們
復活的靈修學
基督徒的理性省思 ── 《認識苦難的奧秘》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