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與社會的對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苦難與限制是創造力的根源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遇到人生難以面對的困頓時,我很習慣會透過閱讀一些書籍,希望為自己的困境分析成因、找尋出路,也期待透過與作者的生命經驗共鳴,得到一些安慰。

但隨著閱讀的數量越來越多,我發現如果沒有把書上的道理一點一滴「做」出來,就會開始陷入一種「自我催眠」的狀態,甚至與真實人生脫節。因為書中的人生道理都有其獨到之處,但它們畢竟是「理想層面」,或是別人的生命際遇,要把這個理想或他人的經驗落實到現實,還得靠自己和身旁的諸親好友們一起努力才行。

就像許多人參加家庭重塑的工作坊或成長團體,當下可能覺得熱血沸騰,彷彿自己的人生即將產生巨大轉變!!只是沒想到回到家裡,只有自己有改變的想法和勇氣;一旦感受到身旁人沒有和自己有同樣的心思與動機,結果不但會澆熄我們的熱血,更可能使對身旁的人或當下的生活狀態失望,以致加深彼此的憤怒和無力感!

於是,有些人乾脆不讀書、逃避吸取新知或成長,以免拉大自己與身旁人的價值期待與生活落差;也或許,有些人會一直閱讀與參加各類工作坊,卻不敢接觸差異之人,以免自己同溫層或理想的恆溫功能遭受破壞。

Rolle May說的一段話,我覺得十分有趣:「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將要死去,……只會整天懶洋洋地躺在奧林匹斯山上,日復一日,永無終止,每天無聊至極,只偶爾靠與人類發生戀情來打發日子」(朱侃如譯,2003:277)。

也因為這樣,Rolle May認為人類的生命中「限制」不但是無法避免的,甚至還有它的獨特價值。例如,「創造力」的產生,必然源自對於限制的奮力搏鬥;也唯有藉由限制或界線的覺察,一個人才能知道自己是誰、有何能力。就像一個餓了媽媽就趕快去餵奶的嬰兒一樣,他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界限或限制,也就無法知道自己與母親的差異。沒有界線或限制,就不可能有自我獨特性或創造力。

同樣地,所謂的「實現夢想」,並不是重複眼前看得見的或確定的現況,而是對己和所屬社群的未來,提出不可能的美好想像,並且一點一滴採取行動去落實它。所謂的「創造的勇氣」,是即使知道結果可能導致重大苦難,依然要「與恐懼同行」,勇往直前。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閱讀】:
      哀歌―為現代人寫的一卷書
      感恩季節
      苦難與揀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