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與社會的對話》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林鴻信《忘我神學:基督信仰與中西思潮》引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林鴻信寫的《忘我神學:基督信仰與中西思潮》,期待這本大作已經很久很久了。

在這本書第一章導讀的地方,作者林鴻信就以「人生有如拼圖」的比喻指出,人生的體驗有如在拼圖小塊與全圖,亦即在部分和整體之間來回擺盪;我們很想趕快知道全貌是甚麼樣子,但這個全貌卻通常是在一邊拼湊的過程中,才能慢慢浮現出來。

特別是在基督信仰裡,每一塊拼圖的主人都不是自己,而是屬於上帝完整畫面中的一小塊。如果它自行其是,永遠都不會完整,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反之,如果它能放棄以自我為中心,讓它的主人開始拼湊它,尋尋覓覓,必將成為偉大瑰麗畫面中的一小塊。

對整體畫面而言,盡管它是不足為奇的一小塊,似乎並不重要,但事實上卻又是整體畫面所不可或缺的,因為少了那麼一塊的話,整個畫面就會有一處空白,造成缺損而不完整。

林鴻信用「落葉隨風」的畫面,來闡述這個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他說,表面上來看風彷彿是主動的上帝,而葉子則是被動的人;可是當人越能放下自我中心或有限的理性計算能力,就越可能隨著無窮無盡風的吹拂與帶領,自由翱翔在超越時間與空間界線的永恆之際。換言之,融入大風的落葉不是被風限制,而是隨著風的無限自由而行。

反之,當我們越是執著於某些財富、權力或聲望,抱持著「我擁有,故我在」的立場,或是堅持所有人生一定只能根據理性計算所得的確定感來做生涯判斷,就永遠會被侷限在「所見的有限」或是「可計算的範圍」,而無法進入「所不見」或是「無價的」的無限自由境界。

也正如存在主義哲學家齊克果所說的,人必須停止一切人為的理性計算,擱置有限時間與空間脈絡下可理解的道德或倫理,才可能憑著信心「躍入未知的信仰」,也就是進入「落葉隨風」的「忘我」境界,享有永恆無限的自由。放下有限的自由,才能享受無限的自由;犧牲短暫生命的,才能擁有永恆的生命。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閱讀】:
      生命的結束還是生命
       逍遙忘我人生行 --讀林鴻信老師《忘我之域》系列
      誰可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