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傳承是一點一滴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好友的兒子推甄上大學電機系,做母親的擔心兒子整個暑假廢在家裡。因為她的先生是功力很強的電腦工程師,我就提議讓爸爸教孩子寫程式或管站,在爸爸的帶領下「做中學、學中做」,擔任技術組義工。(信望愛是全義工組織)

  我問那孩子,「你看得懂電腦規格嗎?甚麼叫做i7四核獨顯?固態硬碟SSD?」

  那孩子搖搖頭,他完全不懂。這讓我十分驚訝。我魯班門前弄大斧,「你先把電腦硬體搞懂,有些基本技術,暑假就可以去電腦街打工。總比去加油站打工來的好。做與自己專業無關的打工,會浪費時間。電腦技術有困難、有簡單,你先從簡單的開始,不要害怕。」

  我一邊說,一邊想到自己的兒子,他國中二年級,喜歡電腦,喜歡玩網路遊戲(我們家規定只有周六晚上可以玩)。他常會在我煮菜的時候,站在一旁跟我分享他連線遊戲的電腦心得。

  好比「卡機」,我還以為只有玩家自己會很不爽。但兒子說,跟你一起玩的人也會受不了。因為他們會看到你瞬間移動,閃來閃去。然後可能瞬間一堆子彈迎面炸來,自己就掛了。

  我以前是電腦室助教,管過50幾台電腦。漸漸淡出電腦領域,為要跟我先生分工,兩人有一個懂就好了。我全心全意寫文章、讀神學,但一些電腦概念還有。所以,我就一邊拿著鍋鏟炒菜,一邊跟兒子推測背後原因。但我功力已經大退,就會有點火大,覺得這應該是爸爸的事吧?

  每每如此就會跟我先生發牢騷,「去教兒子寫程式啦!」他總是要兒子把英文學好才要教他寫程式。起初我也覺得很有道理。但,講了幾年,兒子在學校的英文成績還是很爛。換過兩間英文補習班還是爛。我突然轉念想,甚麼叫做英文學好?好到何種程度?寫程式難道要通過英檢中級嗎?

  終於忍不住,自己來教。我帶著兒子上pchome看電腦規格。我也帶他上網去看台灣linux教父-鳥哥的linux語法介紹。

  我跟兒子說,「你學校的英文要繼續努力,但基本的電腦英文沒那麼難。你有空把鳥哥的指令說明一個一個試過去。」剛好最近信望愛分站壞掉,我就讓兒子站在旁邊看爸爸處理。ping過去檢查那一段壞掉,螢幕所顯示的英文訊息,證明電腦英文一點也不難。幫兒子建立信心。

  兒子邏輯很好,幼稚園就愛上象棋,沒有上象棋補習班,就是跟著外公下棋娛樂。但外公每周才來一天,不夠過癮,他想跟鄰居老人們下棋,但沒人理他。到他小學一年級,我幫他報名象棋比賽,他抱回一個獎杯後,我要他拿給老爺爺們看,他們馬上就跟他下。越下越好,四年級一開學便拿到冠軍獎盃和上段證書。這就是天生的寫程式者。

  雖然教育理論建議要等孩子有十足的強烈動機才教,「不憤不啟,不悱不發;」但問題是受教者的動機要到多強烈,施教者才出手呢?

  我在想,如果當年我沒有刻意帶兒子去高雄市比賽象棋(台南市沒有象棋比賽),他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象棋能力還不錯。如果我沒有鼓勵生性靦腆的兒子拿獎盃給老爺爺們看,他可能就沒有機會與外人切磋對弈。有些孩子主動積極,但有些孩子個性內向害羞。

  後來,外公和老人們一個個都相繼離世。兒子就沒有機會再與人下象棋,象棋生涯在四年級就結束了。他上國中,我曾建議他拿一疊獎狀去學校,詢問是否可以成立象棋社?老師說不行,因為怕他們賭博。於是我深深體會到城鄉差距,知道一切都是恩典。他的獎盃是上帝賞賜智慧,是外公、是老爺爺們造就。一個有資質的孩子,還需要其他因素的配合。

  技術的傳承與信仰的傳承一樣,都是一點一滴。兒子的電腦生涯剛開始。我鼓勵兒子不要只當個消費者,而能當個生產者。不要只會玩網路遊戲,要立志有能力寫網路程式。我禱告他能跟他爸爸一樣,用上帝所賜的恩賜、才幹、專業來服事主、服事這一代的人。

好友的兒子就要離家去外地讀大學,這是最後一個爸爸能教兒子的暑假。而我的兒子還剩四年多上大學。閒暇有空時,親子分享交流電腦心得(非學校課業)將會是美好回憶。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同手同腳
轉系的思慮
紓解大學生活中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