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毛摸

【作者:細拉碎碎念 2014.04.13


過農曆年前,和兩位姐妹淘開車遠征,去多倫多市參加特會。臨行前,老公囑咐要我好好照顧自己身體,他曉得我這個人認床,出門在外不容易睡得安穩,再加上北極渦旋的原因,天氣特別冷,要我多注意保暖,不要著涼了。我自信滿滿地告訴老公,一起去的這兩位加籍姐妹比我大上十多歲,細心照顧人是出了名的,更何況我們之間可不是普通交情。

我們一路平安到達。到了晚上睡覺,分派床位,讓最年長的祥娜睡一床,我則和希拉睡一床。我看著那層薄薄的毯子,內心暗暗不安,心想要同蓋一床被,可是不容易的事。

睡前,希拉還細心地調好室溫的空調。她們才躺下,馬上呼呼大睡,連平日睡眠品質不好的祥娜,沒幾分鐘都一動也不動。然而,最讓我驚愕的是,希拉人一滾,把整條毯子捲上身,我試著拉回一點點,但蓋不到全身,不想使用蠻力拉回毯子,壞人好夢,只能自己冷得發抖。最後,才想到起床,穿上短大衣再上床。

此時,希拉已經把整條被子牢牢地捲上身。我和衣睡覺,但不知怎麼搞的,房間溫度愈來愈冷。我被凍著整夜睡不著。好不容易熬到早晨起床,希拉快樂地問大家睡得如何?

祥娜微微笑,回答:「一覺到天亮。」我們都曉得這對祥娜是罕有的。而我回答,「希拉你搶了全部的毯子,我整夜挨凍。」誰知希拉和祥娜笑嘻嘻地同聲回答,「那你要搶毯子啊!」我忖度著,她們的反應真是莫名其妙,也沒有基本歉意,該不會是說笑吧!於是,回答:「我絕對不搶。」心想,因著友誼,我絕對不會搶。

到了下午,室溫一直很低,希拉才發現她昨天忘了按鈕,所以暖氣沒轉。我想補眠,爬上祥娜的床,告訴她們我要小睡一下。但希拉卻仍拉大嗓門說話,而祥娜盡可能壓下聲量說話,也提醒了希拉,但希拉沒過一分鐘,又拉大嗓門。希拉本來就健談,我用被子摀住耳朵還是沒用,只好忍耐,我曉得希拉耳朵重聽,大嗓門是沒法子的事。

當晚,我們各有了一床薄毯子,再加上共同的毯子,室溫也暖了不少,應當就沒事。但是,一層薄毯不夠。而希拉又是沒兩分鐘就呼呼大睡,並且把共同的毯子又全捲上身,想必她也覺得冷。

就這樣連著三天,我天天不夠暖,睡眠品質很差,而每天早上的對話,都是我微笑(心裡有些無奈)的回答,「希拉,你又搶毯子啦!」,而希拉和祥娜又都異口同聲說:「那你要搶毯子啊!」

我曉得自己感冒了,但沒說,就是忍著。直到最後一晚,我發現希拉半夜起床時,把被子蓋到我身上。心想:「終於!」

返家時大雪,高速公路有些地段封鎖了,車子不但要繞道,並且由於風雪大,必須慢速前進。希拉是很好的駕駛,祥娜一旁為她看路,而我安心坐在後座休息。忍不住思索這幾天的搶毯子風波。希拉和祥娜一向是體貼的可人兒,怎麼會不理會我沒毯子蓋,理所當然般要我搶毯子,而不是睡覺時要注意他人的權益呢?

想著想著,突然靈光一現,全懂了。我的觀念是,禮讓朋友;而祥娜和希拉的觀念則是,朋友交情深,就不要拘禮。我恍然大悟,這是文化養成所造成的差異!忍不住嘆口氣,白挨凍,早想通,就搶啦!平常和老公搶被子,不都是我搶贏嗎?

類似的文化教養差異,往往也是夫妻爭執的肇因。記得結婚前幾年,我們夫妻常常吵架。平日早說好,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但是一吵起架來,再美好的約定都全拋腦後。還記得有時,婆婆看著我們吵架,就拉著兒子的小手禱告。

印象中,因著我們的吵架,婆婆說過兩次饒有深意的話。一次是,在我們吵架後,雨過天青,婆婆嘆說:「你們吵架和好沒事,我心情還跟不上!」這是指儘管我們夫妻倆吵架,說風是風,說雨是雨,鬥完嘴,就立即和好,但我們的吵架卻已影響到身邊的人。

還有一次,就是婆婆私下對我說,「要順著老公的毛摸。」請別誤會我婆婆要我委屈自己、順服老公,我家的公婆是出了名的好相處、體諒兒女的夫妻。婆婆曾經為我老公態度不好,向我道歉過(其實,我也有錯,但她沒說我)。這樣的婆婆並不多;並且她也會指導我老公怎樣增進夫妻情感,諸如:送花,遲回家時,要打電話報行蹤等。

所以,當場我曉得她在傳授我制服老公絕招:「順著毛摸」,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不過,事後想了好久就是摸不到頭緒。吵架時,還是絕不遲疑,一拍即上火。

☆☆☆

這招「順著毛摸」是等到生了老三才懂。那時,我一直鬱鬱寡歡;回想起來,可能當時有輕微的憂鬱症。每天就等著老公回家管孩子,飯後,就一個人躺在漆黑的房間裡,掉眼淚。而老公,就是無怨無悔,下班就趕回家,照顧孩子,常常做家事到半夜,一倒床上,就累得呼呼大睡。

有一天,我告訴他:「我的愛情存款簿是赤字,走不下去了。」表白自己已經無力維護夫妻情感;而他以穩定的口吻告訴我:「我還有存款,讓我來!」我很感動,但也不覺有路可走。搞不懂,兩人都愛主,感情怎麼會走到這步田地?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讀到婚姻專家蓋瑞‧巧門寫的《愛之語》(Five Love Languages)。他指出,向人說愛,當然要用對方愛的語言,才有效用;而每個人的愛的語言是由五項愛的語言組合,其中有一或二項是主要的愛的語言。這五項愛的語言分別是:肯定話語、精心時間、會心禮物、愛的服事、親密接觸。

讀了這本書,我們開始去了解自己和對方主要的愛的語言,發現彼此之間有很大的差距。譬如說,愛的服事是我老公的愛的語言,而精心時間,聊天談心,則是我的愛的語言。

我才明白原來我老公用他所知的方式,拼命做家事,來向我表達愛,每天都累到一躺床上就呼呼大睡,根本沒有談心時間。而我,就覺得被冷淡,覺得他根本不愛我;而他一聽我抱怨他不愛我,就火冒三丈地說:「你還要我怎樣嘛!」這樣惡性循環之下,因著錯誤假設對方表達感情的方式和自己一樣,我們的抵觸不和愈來愈尖銳。

於是,我們達成共識,家事他可以少做,我會多做,但他要每天省些體力,陪我聊天談心;並且,我也盡可能在他累或工作壓力重時,用做家事向他表達他最能領受的愛意。不但如此,肯定的話語也是老公的愛的語言,我也開始學習在生活中肯定他。我這才稍稍領悟到,這就是我婆婆當年說「順著他的毛摸」的智慧。

話說回來,要能以對方愛之語說愛,並不是一、兩天能速成的。最挑戰也是最重要的一環就是,要跳出自我中心,不要強迫對方照我們喜歡的方式來愛我們,並且要將心比心,學習照對方喜歡的方式來愛對方。

說到將心比心,我們往往會認為對方想法和作法就跟自己一樣,進而要求對方要照我們的需求對待我們,就是將心比心;殊不知這樣自以為是的態度,往往切斷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像我和希拉的搶毯子風波就是最好的寫照。

然而,要能夠跳出自己的「我要」、看見對方的「他要」的最佳方式,就是主動詢問與觀察,並且在不為自己辯護與不為自己爭取權益的前提下,真正去聆聽對方的需要。記得蘇景星牧師說的一段縈繞人心的婚姻建言:「你待妻子像皇后,你就是國王;你待妻子像公主,你就是王子;你待妻子像保姆,你就是保安;你待妻子像婢女,你就是太監。」高貴的你,你的皇后(國王)喜歡有怎樣的尊榮對待?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