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振中译本、中英文圣经时间轴,上架

【作者:陈凤翔编辑案头 2020.01.26


华人教会惯用且奉之为权威的和合本圣经,去年出版满一百周年,各地圣经机构皆举办庆祝活动。信望爱亦与教会、神学院合办了三场讲座(注),宣导圣经阅读的重要,鼓励信徒关心圣经与宣教事工。另外,也让信徒知道,和合本圣经并非唯一的中文圣经,圣经也并非都是团体翻译,也有不少个人翻译的作品,如
1929年,朱宝惠与赛兆祥(A. Sydenstriker)合译的「新约全书」。
1933年,王宣忱的「新约全书」。
1939年,郑寿麟、陆亨理(H. Ruck)合译的「国语新旧库译本」。
1967年,萧铁笛的「新约全书」。
1970年,吕振中的「新旧约全书」。

其中最为人知的就是吕振中译本。他是以英国牛津大学苏德尔所编之希腊文新约(Alexander Souter掇 Novum Testamentum Graece,1910)为蓝本。多年前我们已将吕振中译本翻拍数位典藏,之后打字数位化,再找人校阅,终于等到今年吕振中译本满五十年,超过着作权法保护年限,信望爱网站可以将之上架供众信徒使用。

信望爱计画将珍贵的中文圣经翻拍影像档一一打成文字档,不仅保存这些辛苦的翻译成果,并赋予生机,以利使用者搜寻、研究。而同一时间,联合圣经公会全球翻译顾问黄锡木博士有着同样感动,四年前双方见面,一拍即合。见《古中文圣经数字化》https://www.fhl.net/main/announce/announce423159.html

因此,双方协议不要做同样的事情,浪费国度资源,由联合圣经公会的数字圣经图书库Digital Bible Library主导,黄博士负责。今年度,信望爱编列预算,向联合圣经公会取得这些做好的文字档案授权即可,以下共计有15部译本。
(1) ChPeking《北京译本》
(2) ChCUMand《官话和合译本》
(3) ChCUWen《深文理和合译本》
(4) ChCUWenE《浅文理和合译本》
(5) ChWang《王宣忱新约》
(6) ChONTPs《俄罗斯正教译本》
(7) ChBasset《白日升新约》(不完整)
(8) ChMorMil《神天圣书》
(9) ChDV《委办译本》
(10) ChJSSchW《施约瑟浅文理译本》
(11) 《马殊曼、拉沙译本》,文言(1822)
(12) 《高德、罗尔梯译本》,文言(新约,1853/1873;旧约,1866)
(13) 《粦为仁译本》,文言(新约,1870)
(14) 《郭实腊译本》,文言(新约,1839;旧约,1855)
(15) 《太平天国译本》,文言(部分旧约/新约,1853)

华人不再倚靠外国宣教士自行翻译中文圣经,表示华人基督徒整体原文圣经阅读能力水准,已到熟成的阶段。黄锡木博士的「中英文圣经时间轴」https://bible.fhl.net/new/bibletime/,可供我们一窥中文圣经的翻译历史,以及各译本的特色。透过这些中文圣经译本的故事,你我可以觉察神对华人得救的心意。







(1)2019年3月22-23日新竹胜利堂【中文和合本圣经翻译百周年讲座】
「拿起圣灵的宝剑」,讲员陈凤翔执行长。

(2)2019年6月30日与高雄圣光神学院合办【中文和合本圣经翻译百周年讲座—中文圣经的翻译故事】
「中文圣经翻译过程的特色」、「早期翻译过程的三大争议、协商及成果」、「《和合本》的出现和成功原因」、「现今多译本发展形势的挑战及祝福」,讲员唐子明博士;「唐朝景教圣经故事番外篇—吕洞宾的宝剑」,讲员陈凤翔执行长。

(3)2019年11月17日新北市竹围信友堂【中文和合本圣经翻译百周年讲座】
「圣经翻译与宣教:现代中文译本,给予下一代幸福阅读」,讲员梁望惠博士。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