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大學教育與成功的定義 – 甜蜜的簡樸生活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一天,有一個富有從業人員所組成的團體,請我去演講,
回家後,我對妻子嘆氣說道:
「唉,我過去是不是太喜歡讀書,以致漏掉許多賺錢的機會?」
妻子看著我,回應道:
「不!幸好你過去是太喜歡讀書,以致減少許多賠錢的機會。」


有一天,我一進教室,正準備與學生分享我帶來的問題。有個同學舉手,急促地問道:「老師,什麼是成功呢?」「嗯,你聲音可以大一點,再問一次嗎?」我微笑道,用反問來爭取思考的時間。那同學又大聲問一次。「噢,你在問什麼是成功?這是個好問題。成功是環境在改變時,人不改變。會改變的,就不是成功。」

帥不會打折,領帶會打折

「這是什麼意思?」學生不解道。「我在學生時代,與現今當教授時的收入差很多,但是我現在的生活水準,與學生時代幾乎一樣。一個人生活水準,不因收入的增加而改變,就是成功。所以我現在上課時所穿的襯衫,是3-5件1,000元的貨色,夜市場的路邊攤貨。我用的領帶,是每條39元,在3條100元折價時買來的。」我宣布道。

「在哪裡,可以買到3條100元的領帶呢?」有個學生突然切入問道。「本人不做置入性的行銷,不能告訴你購買的店名。不過,你若到校園旁的汀州路,東南亞戲院對面的那一家百貨店,你就可以看到。」我說道。「老師穿那麼便宜的襯衫與領帶,看起來還是帥,彷如玉樹臨風。」有個女同學打趣道,引來全班的笑聲。「這是無庸置疑的,老師的帥,幾乎是帥字的後頭,可加最高級的est,前面再加個定冠詞the,這是師母說的。她常對我說『一個男人的帥,在他的談吐,不在服飾』因此,我穿得心安理得。聽老婆的話,也是一種成功。」我說道。

「將這種生活水準當成享受?老師是個守財奴嗎?」有個同學問道。「不!在我們家,我執行花小錢,師母執行花大錢。長期以來各有分工,相安無事。」我說明道。「所以老師存很多錢,每天還戴著39元的領帶,在校園裡逛來逛去,這叫成功?」同學依然不瞭解地問道。「是的,真正的成功是種甜蜜,沒有壓力。例如今年有人請我去演講,我講了幾次,拒絕拿演講費。後來他們大概覺得過意不去,就送給我一條法國巴黎製的領帶與領帶夾。我一看這東西來自遠東百貨的專賣店,竟要6,200元,一時喘不過氣,臨風的玉樹差點倒下來。後來,我趕快將這條領帶,放到領帶堆裡,一視同仁,繼續保持儉樸生活。」我說道。

「老師,怎麼會以這種儉樸為甜蜜呢?為何不在乎,師母將大錢花到哪裡去?」有個女同學追問道。「儉樸不是吝嗇。儉樸是以已有的為滿足,沒有的也不用與別人比較。吝嗇是以己有的不滿足,總是想與別人比較。親愛的同學,愛是『凡事相信』(believeth all things),愛裡不用去與別人比較,在比較之下永遠沒有真正的幸福。我相信我的工作與薪水是上帝給的,我享受上帝所給每塊金錢,與所帶來的東西,包括39元的領帶與6,200元的領帶。至於師母所花的,她會事先告訴我,並得到我的認可。我給大錢的時候,手會抖,她比我堅強,她的手不易抖,所以手會抖的事由她執行,我祇負責買豆漿與報紙。」

書痴的徬徨

有人繼續問:「大錢與小錢是怎麼區分的?」「給錢的數目,若讓我的心會痛,就叫大錢。心不痛,就叫小錢。」我用手按著心說道。「老師祇花小錢,從來不花大錢嗎?」學生愈問愈仔細。

「我大筆的支出,大都是用在書籍相關的費用。例如在寫『法拉第的故事』時,我們為了找第一手的資料,在倫敦住了幾天。每天的旅舍費要10,000元,那還祇是間二星級的旅舍,連廁所都要與人共用。在寫『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時,有一次就買了幾萬元的書。當時,我有一點遲疑,師母問我:『真的需要這些書嗎?』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她立刻拿出信用卡,爽快地說:『刷!』,『但是,我們的皮箱不夠裝,如何將這麼多書帶回台灣?』我還是在花大錢的事上舉棋不定。她卻很肯定地說:『很簡單,再買一個皮箱。』當年,她祇要像我那麼遲疑,現今的書店就不會有『法拉第的故事』、『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這兩本書了。」

「師母怎麼會對你,這麼大方呢?」同學繼續問道。「她知道我的一生不賭、不偷、也不搶。我每賭必輸,沒有賭贏的恩賜;想偷也偷不到,連自己的襪子也常找不到;搶也搶不過人家,心腸太軟弱。讀書是我的愛好,她在我愛好的項目,持續的支持。我每次出國買書,幾乎佔行李的一半。我也常上網訂購一些古代的珍本書,價格更貴。有時向歐洲的圖書館,借閱百年前的舊書,借一次也需2,000-3,000元的花費。花錢會痛,但讀書的喜悅,很快取代痛。我常想,將來的天國,可能會有一間永遠看不完書的圖書館。師母看我經常將書從國外搬回家,不久又將書從家搬到辦公室,後來又從辦公室搬回家,就給我一個外號,叫『張陶侃』。」

飢渴的心

「老師在什麼時候,開始愛上讀書?」有個同學問到關鍵處。「大學一年級時。親愛的同學,我不知道你們帶著什麼樣的心來念大學?我知道,我是帶著一顆深深飢渴的心,進大學之門。你念大學時,所帶的容器愈大,有一天,你帶走的就愈多;你帶的容器若小,畢業時,你帶走的就少。一顆飢渴想學習的心,是大學無法給學生的,學生必須自己攜帶而來。當你有這樣的心,你會發現你的心先在那裡,財寶就會到那裡。而非財寶先在那裡,你的心才到那裡。」我仔細地說明道。

下課的鈴聲即將響,學生沒有往下問,我喜歡結束上課前的一點安靜,讓學生思考,消化上課的內容。末了,我再說道:

「我不知道,還有多少的時間可以賺錢,
還有多少的力量可以搬書,
但是,我知道,當沒有薪水的時候,
在魚的嘴巴裡,可以找到錢,
在鳥的翅膀下,可以拿到錢,
在花朵的蕊中,總有錢放在那裡,
在石頭縫裡,藏了不少錢,
在雲彩之上,放了很多的錢,
在陽光之下,還可以照出更多的錢。
我怎麼會有如此的看見,
因為,書本會告訴我,
找到無窮金錢的途徑。」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大學教育與工作(三) – 親手作工是一種愛的實踐
台灣前途的決定,在隱藏之處的堅持
大學生使用時間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