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教授》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親愛的,你的生命是何等珍貴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天,我下課後,趕到台北火車站
疲憊地靠在鄰近鐵道的牆邊休息,
等一下,要到南部排解一個家庭糾紛,
明知成功的機會渺茫,
唉!只想快快的去,快快的回。
汽笛響起,自強號的火車,已經入站,
忽然,站在左邊的一個女人,衝向鐵軌。
我本能的反應,迅速伸手去抓,
只抓到她的衣袖,又滑開,
對方的手受到碰撞,身體一傾,稍微轉向,
另一名女性,迅速自後方對她環抱,火車已經接近,
我躍過去,將她拉離,
在那一瞬間,火車開過去。
她大聲哭叫:「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我盯著她,大聲說:「妳的生命是貴重的,生命是貴重的…」
不久,工作人員趕到,將她帶走,
我坐上火車,心裡有點茫然,
上帝竟然在我沮喪疲憊時,
讓我參與一場幫助人,免於自殺的工作。
這使我的心歸於安穩,
雖然不知道前面會如何,
只要作正確的事情,
結果在上帝的手中。


「什麼人會自殺?」上課時,我向學生問道。「沮喪的人」、「沒有希望的人」、「失望的人」、「焦慮的人」、「受傷的人」、「情緒不穩定的人」、「孤獨的人」…學生說出很多的可能。「哦,有這麼多的可能性。可見,每一個人都可能是自殺的候選人嘛。我們的人生,是否像是航行在陌生之海上的小舟,風平浪靜的時候,每艘船都沒有事,起大風颳大浪,就是考驗。所以,在討論這個主題之前,我們並不是比那些經不起考驗,沉下去的船要強。祇是要與大家思考,為什麼有些小舟會往下沉,有些小舟經過一場、場無情的風暴,卻沒有往下沉?」我說道。

自殺不是意外

「但是,每次有人自殺,報章雜誌常報導這是『意外』。」有個同學回應道。「自殺是『意外』?世界上,每天都有年輕人自殺,不斷重複發生的事情,怎麼會是意外?」我大聲地反問道。「會不會有人,本來就不適應這個世界,根據優勝劣敗,自殺是不是一種生物學自我淘汰的程序?讓社會自動去除一些劣等人種呢?或是如同高緯度的旅鼠,在天氣異常時,牠們就成群跳入水中,淹死在水內?」有個同學反問道。

「親愛的同學,我期待你們年紀愈大,就愈慈祥;知識愈多,就愈有愛心;成績愈好,就愈溫柔。人自殺的原因有很多,自殺的人是精神狀態、情緒狀態、或是心靈狀態有病,他們是一群病人。我們不能認為病人是社會上的軟弱人群、劣等人種,或是重病的人祇是社會、家庭的負擔,最好安樂死等了。不!『病人』這個名稱,在強調他們是個『人』,不是他們的『病』。」

心靈良醫

「人是尊貴的,使尊貴的人受苦,所以需要治療。同理,自殺雖是個行為,自殺的背後是顆受苦的心,他們也是有病的人,何況,他們的苦與病,有時是社會、家庭造成的,不能用優勝劣敗來歸結。我們也不該用某些野生動物的行為,來類比人類的行為。何況,現今科學對旅鼠跳海的原因仍不瞭解,請不要將仍有爭議的科學論點,強套在人類身上,成為定論。」我仔細地說明道。

「一般的病有診斷的方法,有藥可吃,或是開刀處理。但是精神有病的人,要怎麼處理?他們看起來正常,忽然就自殺了,實在難以診斷。如果心靈有病,不是更無藥可吃,無刀可開嗎?」另一個同學繼續問。「溝通是診斷,關懷是醫藥,陪伴是治療。尤其心靈有病的人,他們康健之道是非線式的,不是提供什麼妙方,他們就會愈來愈好。他們的醫治,是個人心裡的力量要剛強,才能站起來。任何人想用外在的方式,去作他們內心的支撐,終將累垮。我們頂多提供外在的符合人性的氛圍,期待他心靈的力量有重新剛強的一天,而不會讓他提早放棄。」我說明道。

「那要等多久呢?」同學問道。「我不知道。我們總是想留在自己熟悉的領域,照自己慣用的思想思考,很不想轉個方向,換條路徑,去想事情。許多自殺的人曾是成功,或聰明的人,但是他們太自信,不肯相信還有另一條路可走,而非絕路;他們太主觀,不肯接受現今的遭遇,長遠來看並非不好,而是美好。當遇到生命的撞牆處,不要像隻野牛一直去撞,以為撞到自己頭破血流,將會撞倒牆,其實繞一個彎,就過了那道牆。」我微笑道。

老師的真諦

「老師,也有遇到撞牆的時候嗎?」同學問道。「所謂的老師,就是『老在撞牆的大師』,老師在感情、課業、事業等都撞過頭。其實,適度的撞撞牆也不錯,祇是撞牆的時間不要太長,力道不要太大,偶而撞牆也能有益身心,幫助成長。一個到處撞牆的人,還有一個好處,看到別人在撞牆,會少點批評,多點寬容;少點優勝劣敗的看法,多點對人的同情安慰。」

「好吧,讓我們今天的課程,用喊口號的方式結束。」我說道,並舉手大喊:

「同是天涯撞頭人,」

「同是天涯撞頭人,」學生大概覺得新奇,也喊道。

「相逢何必曾相識。」我繼續喊道,

「相逢何必曾相識。」學生的呼應頗熱切。

「走到牆前可轉彎,」我又喊道,

「走到牆前可轉彎,」學生繼續大叫道。

「切莫成為自殺人。」我再喊道,

「切莫成為自殺人。」學生喊得真有勁。

歡迎參觀作者的網站: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
從莫札特效應談起
教育新酒需要新皮袋
台灣父母也一起「林來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