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马教授【前期文章索引】

学生问题速问速答—武林篇〉 张文亮 2013.03.10

学生问:「面对武林第一飞刀手,要怎么办?」
我说:「不要与他比飞刀。」

杜鹃教我爱的本质〉 张文亮 2013.03.03

大地上的生命,各有其活动的周期,大都不是人所能预测,更非符合人的需求。

上帝啊,请给我的国家多一点温柔〉 张文亮 2013.02.24

台湾是温柔的地方,只有心存温柔的人,才能承受地土。

什么是好妻子?〉 张文亮 2013.02.03

爸爸,我长大了以后要像谁呢?

论二十一世纪的新好男人〉 张文亮 2013.01.27

箴言有第32章吗?

穆勒与驱蚊植物〉 张文亮 2013.01.20

他的父亲染上肺结核,吃了许多偏方后病逝,他在父亲的葬礼时,决心要成为一个药剂学家。要进大学前他的母亲也因肺结核病逝。...他进入基尔的药剂学系,他写道:「我将一天当作三十六小时,比别人更多时间读书。」

酬劳、贿赂与祝福〉 张文亮 2013.01.13

我是个基督徒,做事情不只要对得起良心,还有对得起上帝,他察看一切事。

学生宿舍的教育意义〉 张文亮 2013.01.06

我们的「喜好」,不是「欲望」的方便之门,否则会成欲望的中毒者。喜好必须与真理同路,喜好要与学习同行,不是一时的刺激,不为短暂的兴奋,否则喜好会引人走上歧路。

美丽与战争的植物 — 阿勃勒〉 张文亮 2012.12.09

「听说是种有毒植物,校园里为何要种有毒植物呢?」有学生补充道。「谁说校园不能种植有毒植物?植物的毒性与药用性,端在使用的多寡而定。」我静静的说道。

植物探险家肯宁汉〉 张文亮 2012.12.02

他前往纽西兰探险,寻访未知植物。他也将探险的过程,写成文章介绍给孩子。例如他写道:「我曾经赤脚爬过一座山,路上满了泥巴,我想这是最软的山。」

« 前一页 | 12/1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