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车

巴西有一阵子风行火车飙车,很多年青人因此丧生,也曾经引起国际媒体的注意,飙车族清一色地来自贫民窟,很显然的,他们在寻求自我肯定和尊敬。


没有圣经怎么活?

上帝通常会在清晨叫醒我,我就灵修、读圣经、听诗歌,写下从上帝而来的领受,随着信仰历程开始转移重点,查验上帝的旨意与带领。日日、月月、年年,我都在学习观察神工作的韵律。


「追剧、打game」来防疫?

一场疫情暴露出许多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单调。一旦不能逛街,不能吃美食,只能宅在家,现代人的心灵疲乏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下就被打开了。


饶恕,是心灵的仰卧起坐

饶恕犹如「心灵的仰卧起坐」;让自己学会真正的释怀,不但不会「内伤」,反而可以「让心灵更加健壮」!


洛城街友提琴手传奇

记者把这段邂逅写成长篇连载,后来许多人捐出珍藏多年、却不再弹奏的小提琴、大提琴、钢琴,交织成触动人心的故事。人性的爱与光辉激发人以积极态度去面对疾病,使人重新产生盼望与新生。


「父亲」是一个呼召

近来许多妈妈投入教养成为全职妈妈,这是非常值得感恩的事,然而尽管妻子是全职妈妈,也不能减少任何一点父亲的责任;上帝将孩子同时托付给父亲和母亲。


《偶然发现的一天》谈觉醒

同样漫画人物上演,一个故事代表一个轮回。殷端午、一天、李道华……等漫画人物的觉醒,就有了「我」的意念,产生「我的」概念,而会有「执着」。


谁先定义发烧是确诊病毒感染?

科学史上,订下用人体的「发烧」现象,来确定瘟疫感染的第一人,是牛津大学医学讲座迈德(Richard Mead,1673-1754)。


走慢一点,才来得及

我觉得台湾各方面都太着急。文化界也在着急,着急写,着急出版;这样做法,很容易变成在平原上骑马绕圈子,弄得人马皆惫,而毫无进境。


默想祷告的「赛先生」vs.狂热的科学怪人?

「费先生」(Faith)与「赛先生」(Science)的关系,在历史上究竟走过哪些阶段呢?在开始探究其他现场之前,我们需要先意识到过去走过的路,是如何走到我们现今时代的,方知赛先生其实可能也会默想祷告。


编辑案头



订阅每周电子报 FHL-epaper2020.04.05


























活动快讯